市民在各區舉辦集會和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今日下午有市民於將軍澳舉行集會和遊行,13時半於寶翠公園集合,14時半出發遊行至將軍澳單車館公園,已獲警方發不反對通知書。另外,在西環,有市民發起在17時至21時,於卑路乍灣公園集會,同樣獲發不反對通知書,至於遊行則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

將軍澳的大遊行重申民間五大訴求,包括徹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撤回暴動定性、撤銷所有抗爭者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立即實行雙普選。由於將軍澳也是被指報導親共和偏頗的無綫電視(TVB)電視城所在,遊行也將入了「反對媒體失實報導」的訴求。

警方已在將軍澳警署外架設水馬,又在將軍澳隧道進入將軍澳方向設置路障。

到晚上,將軍澳集會遊行發起人指有15萬人參與,比預期中多。警方則表示按原定遊行路線,有2萬7000人參與。

西邊:港島西集會後 示威者轉移多地

在港島西邊,4日17時至21時,港人在西環卑路乍灣公園集會,同樣獲發不反對通知書,但遊行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

不過,港人集會後遭港警釋放催淚彈驅離,大批示威者乘地鐵離開,分成多路,到銅鑼灣、灣仔等方向,繼續聚集。

警方在銅鑼灣多次發射催淚彈,驅趕示威者。

22:30

東邊:一批示威者在將軍澳寶順路聚集,堵塞馬路。大批防暴警察22時許到將軍澳寶順路往九龍方向增援,並沿馬路推進,要求示威者立即離開,又一度用強光阻礙傳媒拍攝,有示威者向警察高叫。
 

22:00

西邊:在銅鑼灣,一批防暴警察沿波斯富街推進,並在波斯富街與軒尼詩道交界佈防,示威者之後退至鵝頸橋底、波斯富街以及崇光百貨一帶。

警方在現場舉起黑旗,要求軒尼詩道的示威者離開,之後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開始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開始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銅鑼灣,警察開始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8月4日晚,銅鑼灣,警察開始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推進,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推進,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1:30

西邊: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警察發出第一彈,驅散示威者。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警察發出第一彈。(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警察發出第一彈。(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警察發出第一彈。(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在銅鑼灣聚集,警察發出第一彈。(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銅鑼灣波斯富街,停靠的救火車。(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銅鑼灣波斯富街,停靠的救火車。(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銅鑼灣波斯富街,有示威者點燃木條。(李逸/大紀元)
8月4日晚,銅鑼灣波斯富街,有示威者點燃木條。(李逸/大紀元)

21:00

將軍澳下午有市民發起反修例遊行,遊行人士由寶翠公園遊行至單車館公園,發起人指有15萬人參與,比預期中多。警方則表示按原定遊行路線,有2萬7000人參與。

20:30

逾千示威者佔領銅鑼灣SOGO對開路面。也有示威者離開銅鑼灣,在崇光百貨對出聚集,佔據軒尼詩道。也有示威者朝向灣仔方向走。

示威者以鐵馬、圍欄、垃圾桶及雪糕筒在軒尼詩道,以及軒尼詩道與波斯富街交界設置路障。另一批示威者在港鐵站派發物資。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從其它地方轉移,聚集在銅鑼灣。(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從其它地方轉移,聚集在銅鑼灣。(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從其它地方轉移,聚集在銅鑼灣。(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從其它地方轉移,聚集在銅鑼灣。(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從其它地方轉移,聚集在銅鑼灣。(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從其它地方轉移,聚集在銅鑼灣。(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20:10

大批市民晚上在將軍澳港鐵站一帶聚集。西貢區議員謝正楓在現場以揚聲器向市民表示,將軍澳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只維持到晚上8時,又指警方將進行清埸,呼籲在場人士盡快離開。

另一方,警方開始從西環撤退。很多示威者去了銅鑼灣。示威者在乘車前往銅鑼灣期間,不時高呼「星期一罷工」口號。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離開港島西集會,在港大地鐵站乘地鐵離開。(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離開港島西集會,在港大地鐵站乘地鐵離開。(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示威者港島西遊行後,警方施放催淚彈驅離。圖為警方從西環撤退。(李逸/大紀元)
8月4日,示威者港島西遊行後,警方施放催淚彈驅離。圖為警方從西環撤退。(李逸/大紀元)

19:52

大批示威者進入港鐵港大站內撤退,準備前往銅鑼灣。

19:40

大批示威者在警方施放催淚彈後,退到香港大學站外停留,亦有部份示威者到站內躲避,並舉起雨傘遮擋閉路電視鏡頭。

在皇后大道西及山道交界,有人從高處向示威者投擲水彈。現場人士向新安大樓懷疑投擲水彈的單位,照射雷射燈。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則在現場以揚聲器,提醒居民關緊門窗。

19:16

較早前離開卑路乍灣公園集會的人士,已抵達皇后大道西一帶示威,並築起路障堵路。

防暴警察舉起黑旗後不足1分鐘,就施放了催淚彈,暴力驅散示威者。有居住15樓的居民說,在家中聞到催淚煙味,原本有3粒催淚彈誤射到1樓平台,而街道對面正是老人院。

街道上部份市民未配戴任何口罩或裝備,走避不及亦受波及。而一批原本在屈地街的示威者,突然大批向後退。

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警察在皇后大道西一帶釋放催淚彈。(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19:08

警方稱,港島西集會的在場人士是違法且「未經批准的集結」,要求在場人士儘快離開。

18:50

西環有大批穿黑衣的示威者,下午約6時45分開始走出堅尼地城海旁的馬路,沿著德輔道西,朝中聯辦後門方向一路前進,佔據兩條行車線;也有參與港島西集會的市民離開卑路乍灣公園,加入自發遊行,人數越來越多。數十名防暴警察手持長盾在德輔道西近中聯辦後門位置設下防線。中聯辦正面干諾道西,也有大批防暴警察佈防。

18:25

早前完成切除腦瘤手術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在港島西集會上發言,指自己因種種原因無法去到前線,每次見到前線年輕人不顧前途和安危,甚至寫好遺書,心中都不希望年輕人去「送死」,「因為我自己經歷過,我不想有任何人失去前途,不想任何人經歷審訊。」她呼籲無論是「和理非」還是「勇武」的市民,未來都可以在11月區議會選舉、明年立法會選舉以至2020年特首選舉的選委會全力爭取議席,「大家都去落區做義工、做文宣、企街站。」她強調,只要在特首選委會1,200席中奪得四百多席,香港人便有力左右大局。

港島西集會現場。(李逸/大紀元)
港島西集會現場。(李逸/大紀元)

港島西集會現場。(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港島西集會現場。(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18:00

將軍澳反修例大遊行,發起人伍偉衡傍晚宣佈有15萬人參與;雖然有部份人士偏離遊行路線,但遊行秩序良好。他又呼籲遊行人士支持港島西的另一埸集會。

另外,傍晚17時許起,有示威者聚集在將軍澳警署外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損毀。十多名警察一度走出警署外示警,之後又回到警署內。目前有上百人在警署外聚集。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將軍澳警署外,示威者投擲雜物,警署有窗戶遭損毀。(蔡雯文/大紀元)

17:55

銀髮族遊行發起人楊寶熙發言表示,我們反送中的初衷就是想自己和下一代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她以自己最近有蛇闖入家中的經歷為喻,指雖然建制派說沒犯事就不用怕,但一條沒毒的蛇都會令人害怕,「我不想與蛇同眠⋯⋯更何況送中條例其實是一條毒蛇,有甚麼辦法不害怕?雖然不會立即要咬你,但它盤踞在哪裡,隨時會咬你,問你怕不怕?」

港島西「反送中」集會的講台寫有標語「明日香港 我哋話事」。(龐大衛/大紀元)
港島西「反送中」集會的講台寫有標語「明日香港 我哋話事」。(龐大衛/大紀元)

「反送中」集會地點卑路乍灣公園,逼滿大批穿黑衣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反送中」集會地點卑路乍灣公園,逼滿大批穿黑衣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不少參加集會拿著「守護未來」海報。(龐大衛/大紀元)
不少參加集會拿著「守護未來」海報。(龐大衛/大紀元)

17:45

在港島西集會,有中學生在台上分享在前線參與抗爭的經歷,他表示,我們要捍衛自己的家,一直堅持下去,不能在強權打壓下屈服,「希望跟大家講,只有我們同心協力,絕對能拿回我們這個家值得擁有的東西。」他又帶領全場同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港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表示,目睹昨晚黃大仙的街坊穿著拖鞋挺身而出,走上街頭支持抗爭者,實現全民抗暴。過去兩個月最令人感動的,就是香港人對抗暴政的決心沒有減退,更越燒越旺,相信反送中浪潮是香港抗爭新階段,不需要領袖和大台,「香港人的團結為我們帶來贏的希望。」他呼籲市民參與明日8.5全港三罷(罷工、罷市、罷課),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港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右)。(駱亞/大紀元)
港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右)。(駱亞/大紀元)

17:15

17時,港島西將舉行「反送中」集會,表達民間五大訴求。集會現場的卑路乍灣公園,逼滿大批穿黑衣市民,現場掛有一幅「撤回惡法」巨型黑色橫額。港島西集會發起人讀宣言,指自己只是普通市民,有普通工作,喜歡過安定生活,但為何今時今日決定站出來?是因為被港共政權逼到走投無路,退無可退,一定要站出來。

她說,港府一直未回應過五大訴求,只是用語言藝術敷衍市民,這種漠視民意高高在上的態度,才是民怨和近期衝突的緣由。港府近日不斷打壓示威者,縱容黑社會在7.21無差別攻擊市民;警方7.27、7.28在有民居的地方釋放催淚彈,在天橋無預警向市民開槍;昨晚還在佐敦和黃大仙施放催淚彈,令大量街坊不適和老人家跌倒。旺角警署外,又發生襲擊路過街坊的事件。而港府對示威者極速控以暴動罪,製造白色恐怖,被告者包括學生、救護員和社工。港共政權更不斷利用反對通知書阻礙遊行,連港人遊行示威的基本權利都被打壓。「因此香港人無論多累也要站出來,表達我們不滿意。」

她重申民間五大訴求,最後並呼籲:「大家憑著良知,做大家認為對的事,最終一定會成功,在漫長黑夜希望大家互相扶持。」

港島西將舉行「反送中」集會,集會地點卑路乍灣公園,逼滿大批穿黑衣市民,現場掛有一幅「撤回惡法」巨型黑色橫額。(駱亞/大紀元)
港島西將舉行「反送中」集會,集會地點卑路乍灣公園,逼滿大批穿黑衣市民,現場掛有一幅「撤回惡法」巨型黑色橫額。(駱亞/大紀元)

下午5時,港島西將舉行「反送中」集會,表達民間五大訴求。(駱亞/大紀元)
下午5時,港島西將舉行「反送中」集會,表達民間五大訴求。(駱亞/大紀元)

港島西「反送中」集會現場掛有一幅「撤回惡法」巨型黑色橫額。(駱亞/大紀元)
港島西「反送中」集會現場掛有一幅「撤回惡法」巨型黑色橫額。(駱亞/大紀元)

其中一名集會發起人。(龐大衛/大紀元)
其中一名集會發起人。(龐大衛/大紀元)

集會發起人與宣讀宣言的女士一起拉起寫有「不徇私 不懷惡意 不敵視他人」的橫幅。(龐大衛/大紀元)
集會發起人與宣讀宣言的女士一起拉起寫有「不徇私 不懷惡意 不敵視他人」的橫幅。(龐大衛/大紀元)

16:45

將軍澳大遊行仍未結束,大批黑衣遊行人士繼續走出寶琳北路、寶康路等馬路前往終點,看不見龍尾,有市民自發協助指揮交通,遇巴士等車輛需要通過時,市民也主動讓出通道。有市民途徑將軍澳警署門口時投擲雞蛋,全副防暴裝備的警察曾一度衝出驅趕,其後退回警署內。

而將軍澳寶琳港鐵站外的貿業路,有示威者將圍欄紮成三角形,開始嘗試堵塞道路。

15:45

遊行隊頭已抵達終點將軍澳單車館公園。遊行沿途依然逼滿人,不少市民行經將軍澳警署時都情緒激動,高呼「黑社會!」「可恥!」也有人在警署外牆噴上「黑社會」、「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等字句。

遊行主辦方在終點設置了一些連儂牆,供市民用便利貼寫上心聲;也在場播放一些關於失實傳媒的片段,讓市民街坊知道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真相。

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被掛上一對「痛心疾首」「撤回惡法」的巨型黑白橫額。遊行沿途市民互助互愛,有人自發擺設街站,免費派發水、寶礦力、能量條甚至水果,供遊行市民消暑充飢。

有人從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放下巨型「撤回惡法」直幡。(林怡/大紀元)
有人從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放下巨型「撤回惡法」直幡。(林怡/大紀元)

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放下巨型「撤回惡法」直幡。(林怡/大紀元)
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放下巨型「撤回惡法」直幡。(林怡/大紀元)

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掛起「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橫額。(林怡/大紀元)
厚德邨對出寶寧路天橋上掛起「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橫額。(林怡/大紀元)

有市民舉起「獨立調查 官警問責」的橫額。(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舉起「獨立調查 官警問責」的橫額。(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在遊行途經地點設立添水站。(林怡/大紀元)
有市民在遊行途經地點設立添水站。(林怡/大紀元)

有市民在遊行途經地點設立添水站。(林怡/大紀元)
有市民在遊行途經地點設立添水站。(林怡/大紀元)

添水站除了有飲用水外,還有能量棒等食物。(林怡/大紀元)
添水站除了有飲用水外,還有能量棒等食物。(林怡/大紀元)

有市民在添水站向遊行市民派發樽裝水和食物。(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在添水站向遊行市民派發樽裝水和食物。(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在添水站向遊行市民派發樽裝水和食物。(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在添水站向遊行市民派發樽裝水和食物。(蔡雯文/大紀元)

15:15

遊行隊頭剛經過將軍澳警署,不少遊行人士高喊「黑警可恥」、「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口號,群情洶湧。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而起點附近的毓雅里尚有大批市民未起步。

遊行隊頭剛經過將軍澳警署,不少遊行人士高喊「黑警可恥」、「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林怡/大紀元)
遊行隊頭剛經過將軍澳警署,不少遊行人士高喊「黑警可恥」、「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林怡/大紀元)

遊行隊頭剛經過將軍澳警署,不少遊行人士高喊「黑警可恥」、「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林怡/大紀元)
遊行隊頭剛經過將軍澳警署,不少遊行人士高喊「黑警可恥」、「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林怡/大紀元)

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蔡雯文/大紀元)
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蔡雯文/大紀元)

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有駛經的巴士調頭讓路予遊行隊伍。(林怡/大紀元)
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有駛經的巴士調頭讓路予遊行隊伍。(林怡/大紀元)

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林怡/大紀元)
目前由於遊行人士太多,已逼出寶豐路馬路。(林怡/大紀元)

14:40

將軍澳大遊行的隊頭已經從寶翠公園出發,不過等候出發的市民仍逼滿公園,龍尾一直排至附近毓雅里。還有大批穿黑衣市民從寶琳地鐵站加入。

將軍澳大遊行召集人伍偉衡表示,他和一群遊行籌備者都是將軍澳的居民,他本身沒有任何政治背景,「我們期望將軍澳居民可以為這個社區發聲,告訴香港人我們將軍澳也很關心、很愛香港。」

對於可能出現衝突,他表示已盡量安排糾察和社工協助,並會依照原定路線遊行,避免一些過於敏感或者過於危險的地方,希望遊行平安地完成。

他重申,政府一直完全沒有回應過五大訴求,尤其經歷過40多位年輕人因反送中抗爭被控暴動罪,爭取五大訴求更加缺一不可,一定要繼續堅持去反映。他也相信每星期的遊行對政府有一定壓力,「要他們明白我們香港市民是沒有冷卻過這件事,我們香港市民是一定會繼續追求這件事,不撤不散。」

將軍澳遊行召集人伍偉衡。(林怡/大紀元)
將軍澳遊行召集人伍偉衡。(林怡/大紀元)

遊行隊伍帶頭的直幡寫有「將軍澳反送中」、「收回暴動定性」、「撤銷義士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駱亞/大紀元)
遊行隊伍帶頭的直幡寫有「將軍澳反送中」、「收回暴動定性」、「撤銷義士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駱亞/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拿著兩塊展板,分別寫有「有人願意用十年去換下一代自由」「香港人你又願意為下一代而去罷工嗎」。(蔡雯文/大紀元)
有市民拿著兩塊展板,分別寫有「有人願意用十年去換下一代自由」「香港人你又願意為下一代而去罷工嗎」。(蔡雯文/大紀元)

不少市民拿著「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標語。(駱亞/大紀元)
不少市民拿著「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標語。(駱亞/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駱亞/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駱亞/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14:30

14時半,遊行隊伍開始出發,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一邊高喊「撤回暴動定性」、「落實真普選」、「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將軍澳加油!香港人加油!」、「星期一罷工」等口號,情緒高漲。也有人高喊「無綫新聞 出賣港人」的口號。

下午2時半,遊行隊伍開始出發,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下午2時半,遊行隊伍開始出發,遊行人士緩慢地離開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遊行隊伍剛從寶翠公園球場出發。(駱亞/大紀元)
遊行隊伍剛從寶翠公園球場出發。(駱亞/大紀元)

準備參加將軍澳大遊行人士企滿寶翠公園,龍尾至毓雅里。(駱亞/大紀元)
準備參加將軍澳大遊行人士企滿寶翠公園,龍尾至毓雅里。(駱亞/大紀元)

大量市民由寶琳地鐵站進入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大量市民由寶琳地鐵站進入寶翠公園。(蔡雯文/大紀元)

剛剛大學畢業的陳先生表示,民間的五大訴求同樣非常重要,不過目前種種問題的根源,歸根到底都是沒有雙普選,「四個訴求如果缺了雙普選,其實最後是治標不治本,變相是下一個特首、下一個立法會依然不會聆聽民意,只會有下一次的『反送中』,或者是政府再推行一些民間完全反對的法例。」

從六月初至今兩個月,市民幾乎每個星期上街反抗,政府至今未有回應民間訴求,陳先生認為這反映出一國兩制的失敗,「因為很多人已經不能通過建制內或一些所謂合法的方式,即透過參選去改變政府的政策,政府的法例。致使人們要透過一些比較極端或(建制)外面的方法去逼使它屈服⋯⋯再次反映出沒有雙普選的後果,也反映出當初香港97年主權移交的畸形制度的問題。」

他指抗議日趨激烈的原因,是政府連100萬人、200萬人遊行的聲音也不聽;參與選舉、成功當選的人也被DQ(取消資格),「很多人根本上已經看不到一條出路,所以才會去到用這些極端的方法,其實很多香港人也不希望見到這些情況發生的,包括我自己,而看到淪落如此這個地步,也是很心痛的。」他重申,會堅持到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放罷休。

剛剛大學畢業的陳先生(右)。(林怡/大紀元)
剛剛大學畢業的陳先生(右)。(林怡/大紀元)

14:20

14時起,寶翠公園繼續有大批穿黑衣市民在酷熱天氣下等待遊行出發,不時高喊「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等口號。市民嚴先生手持「守護未來」的海報,希望支持年輕人,「我看到年輕人他們是想追求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所以我就出來支持他們。」他同時不滿港府在過去兩個月「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的的反應,因此上街表達訴求。

對於民間五大訴求,嚴先生認為尤其應調查警方權力問題,「真的要在警員方面有一個調查,其實現在見到警權沒了監察的力量,現在警察他們有一些是情緒失控,或者有制度上的失控,沒辦法有人可以制止他們,所以這件事很重要。」

嚴先生今年五十多歲,任職商業機構,兒女今日都有上街,「我也支持他們。我也有叮囑他們小心一點,他們也有他們自己的想法,有時候我們做大人的,也要相信他們。」他也感嘆目前的香港和97年他認識的香港差別很大,「尤其是在制度上,或者法治、社會公平上,我自己是覺得有倒退的。」

嚴先先。(林怡/大紀元)
嚴先先。(林怡/大紀元)

有小朋友舉起紙牌兩面分別寫有「警黑一家親 傷害任何人」及「Hong Kong Police Shame On U」。(駱亞/大紀元)
有小朋友舉起紙牌兩面分別寫有「警黑一家親 傷害任何人」及「Hong Kong Police Shame On U」。(駱亞/大紀元)

寶翠公園有大批穿黑衣市民在酷熱天氣下等待遊行出發。(駱亞/大紀元)
寶翠公園有大批穿黑衣市民在酷熱天氣下等待遊行出發。(駱亞/大紀元)

13:45

科技大學學生會今早在校內舉行集會,呼籲校長史維前往參加下午的將軍澳大遊行,校長有出席集會,但未有答應前往遊行。科大學生會又租用3輛旅遊車,接載學生參與將軍澳遊行。13時許,傳媒報導一輛載著60名科大學生的旅遊巴士,在清水灣道與銀線灣迴旋處遭警察截查,警員登車並登記學生資料。期間有外籍學生疑因未帶身份證明文件被要求下車,其餘學生高聲反對,警員口頭警告後放行。

13:30

集會時間開始,寶翠公園聚集越來越多人。有人在場內派發宣傳罷工的單張,並不斷高呼「星期一」,有聚集的群眾高呼「罷工」回應。

市民陸續抵達遊行起點寶翠公園。(林怡/大紀元)
市民陸續抵達遊行起點寶翠公園。(林怡/大紀元)

下午一時半,集會時間開始,寶翠公園聚集越來越多人。(林怡/大紀元)
下午一時半,集會時間開始,寶翠公園聚集越來越多人。(林怡/大紀元)

寶翠公園聚集越來越多人,大會在場內掛起寫有遊行主題的直幡。(林怡/大紀元)
寶翠公園聚集越來越多人,大會在場內掛起寫有遊行主題的直幡。(林怡/大紀元)

在寶翠公園內同樣有市民在「連儂牆」表達心聲。(林怡/大紀元)
在寶翠公園內同樣有市民在「連儂牆」表達心聲。(林怡/大紀元)

在寶翠公園內同樣有市民在「連儂牆」表達心聲。(林怡/大紀元)
在寶翠公園內同樣有市民在「連儂牆」表達心聲。(林怡/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