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關注中美貿易的中國大陸民眾和北京高層8月2日睜開眼,就被一件猝不及防的新聞所震撼: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美國當地時間8月1日突然宣佈,將在9月1日起對剩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的關稅。隨之三大股指驟跌,人民幣大跌,黃金暴漲。

之所以說震撼,是因為對中國人和北京當局來說,中美貿易代表剛剛在上海結束了新一輪談判,表面上看並無甚麼異常,大家也都在等待著9月的進一步商談,北京高層似乎也認為拖延計已奏效,至少到9月所面對的中美貿易困局可以暫緩。

然而,特朗普的新決定無疑讓中南海乃至商務部的眾多高官們無眠,憂慮加深。中共商務部的官方回應雖然一如既往地表示了「強烈不滿,堅決反對」,「將採取反制措施」,中方「不想打、不怕打,但必要時不得不打」,但明顯底氣不足,還是期望「美方及時糾正錯誤,回到正確軌道上來」。

美國會不會「糾正錯誤」,回到中共眼中的「正確軌道」,估計北京當局也沒抱多少希望。那麼,特朗普為何驟然加徵關稅呢?

特朗普的推文透出了些許端倪:一、「我們原以為三個月前我們就與中方達成了協議,但令人遺憾的是,中國(中共)決定在簽署協議之前重新談判。」二、「最近,中方同意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但是沒有做。」三、習近平要阻止芬太尼進入美國,但沒有做,「許多美國人繼續被害死!」顯然,北京當局的出爾反爾、不守信用早已觸怒了特朗普。

另據《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的話稱,特朗普在發推文之前,在白宮聽取上海會談的結果時表示,他的兩名美國官員實際上甚麼也沒有得到。這清晰地表明北京仍在使用拖延戰術,避免達成協議,而這讓一再警告中共不要耍花招的特朗普更加厭惡,因此再度祭起了關稅大棒,除了旨在戳破中共玩的危險遊戲外,也是又一次警告中南海。

至於未來是否將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關稅加徵至25%,特朗普公開表示,10%稅率是短期的,隨後他可以加徵更高稅率的關稅,或者是減少關稅,這取決於貿易協議的進展情況。

毋庸置疑,中共自阿根廷G20到日本G20一直在玩弄美國,現在世界已經是看得清清楚楚——不管北京如何抵賴,如何將罪責推到美國身上。另據海外富商郭文貴爆料,中美雙方在上海西郊賓館談判之際,有隸屬於上海幫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定下「打洋老虎」之計,即繼續在貿易談判上玩弄美國。此外,郭文貴還曝光了中共阻撓特朗普連任總統的四大「武器」。

無論從爆料還是從中共實際所為,均已坐實北京當局並無誠意與美國達成真正的貿易協議。原因就在於美國要求的是結構性變革,而且絕不會退讓,中共的底線是「不能改的和不該改的堅決不改」,即危及中共政權的絕不改。

最簡單的一個例子就是中共敢開放互聯網、敢開放金融領域嗎?一旦開放,中共政權還能存在多久?可以說,中美貿易談判的困局核心就是兩種制度和價值觀的衝突。基於此,9月的談判同樣不必抱有任何期望。

對於中美間的核心分歧,特朗普政府認識得相當清楚,是以美國政府除了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共持強硬態度,在政治、軍事、南海和台灣問題以及對網絡、科技、人權等方面,都採取了過去十多年未有的強硬姿態。從特朗普到彭斯、蓬佩奧、博爾頓等諸多的演講,都將矛頭指向了中共。美國共和民主兩黨也罕有地在應對中共方面達成一致態度。無疑,美國正在進行全方位的動員,集結自身和西方盟國的力量應對中共對西方和全世界的威脅。

至於特朗普政府為何還要與北京邊打邊談,中美貿易談判還會反反覆覆,有分析認為,是囿於體制約束,也是時間上的需要。美國與中共在利益上的切割也要有個過程。筆者深以為然。而在這個過程中,一方面,美國做了幾單生意,改變了貿易逆差,增加了關稅收入,特朗普總統也獲得了不凡的政績;另一方面,在此次新徵關稅前,中國大陸已經出現了衰敗跡象:外企加速離開,外資投資驟減,富人和中產階級也紛紛轉移資產和移民,民營企業大量關閉,失業率劇增,人民幣貶值加劇,經濟缺乏發展動力……而即將到來的新一輪關稅,只會讓上述跡象成倍地出現。

不管中南海高官是否願意承認,再怎麼費盡心機針對特朗普,再怎麼想方設法、甚至不顧臉面拖延,結果都不會改變,所謂的「反制措施」也只會讓自己傷得更重,更慘,而早已被上天宣判死刑的中共和其保黨者都不過是螳臂當車,危險的遊戲的結果只有一個:玩火者必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