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時間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宣佈對剩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的關稅。而前一天,中美剛剛結束在上海的新一輪貿易會談,雙方會後都表示將在9月份繼續展開會談。那麼,特朗普為何突然宣佈對中國加徵關稅?

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我們原以為三個月前我們就與中方達成了協議,但令人遺憾的是,中國(中共)決定在簽署協議之前重新談判。」

「最近,中方同意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但是沒有做。此外,我的朋友習主席說,他要阻止芬太尼進入美國,他沒有做,許多美國人繼續被害死!」

「貿易談判仍在繼續,在會談期間,美國將於9月1日開始對來自中國剩餘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的額外關稅。這不包括之前已經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的25%關稅。」

7月31日,中美結束了自5月份談判陷入僵局後在上海的最新一輪貿易會談,當晚雙方各自發表聲明,再約2019年9月份繼續談判。

據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的話透露,特朗普在發推文之前,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聽取上海會談的結果時表示,他的兩名美國官員實際上甚麼也沒有得到。知情人士還透露,美國財長姆欽和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在前往上海之前,就知道特朗普總統正在考慮新一輪的關稅。

「中共其實一直都在跟美國玩,耍弄特朗普,而特朗普早就知道中共在玩拖延術,他一直不斷警告中共,這次加徵關稅,說明特朗普開始反擊了。」旅美經濟觀察人士秦鵬對大紀元說。

中共拖延的四大原因

上海會談前,特朗普於7月26日表示,中方目前可能不會簽協議,而是想要拖到2020年11月美國大選後,寄希望於民主黨人上台。而此前,財政部長姆欽認為還有很多的問題懸而未決,特朗普顧問庫德洛也對解決中美貿易爭端的前景不看好。

秦鵬說:「他們都很清楚中共在拖延,談而不破,以拖待變是中共一直以來採取的策略。」

那麼中共為甚麼一拖再拖?秦鵬分析,中共抱有幾個希望:

一是指望有一個對它不那麼強硬的人出現,按特朗普的話就是「哪怕只有2%的可能性,他們都願意拖下去」。

二是中共期望可以趁機把目前碰到的各種政治、經濟問題都推給美國,轉嫁目前經濟下滑和不斷激化的國內矛盾,「而實際上大家都懂,中國問題的根子是因為內部出了問題、體制出了問題,高債務的經濟發展模式不可能再持久了。」

三是期望利用所謂的制度優勢,以時間換空間去消耗抗衡美國和特朗普,「所謂的制度優勢就是被洗腦的中國老百姓承受經濟困難的耐受力更大,可以拖的時間更長,而美國是民主國家,政府必須考慮各種選民群體的利益,而那些受到貿易戰影響的跨國公司等會通過它們的渠道,施壓美國政府停戰或者做出妥協。」

此外,中共還期望通過拖延以繼續捆綁美國金融,如7月份推出的11項加快開放金融市場,就是中共試圖加快捆綁華爾街,箝制美國的貿易戰和金融戰的重要舉措。

秦鵬說:「在中共運作下,每年有成千上萬億的錢通過股市、投資或香港的渠道流入大陸,不僅解決了中共外匯問題,還解決了經濟發展的後續問題。所以,它要加快捆綁,而這需要時間,所以要拖。」

中共官媒3月份報道,國際知名指數公司明晟公司(MSCI)宣佈,將中國A股在MSCI指數中的權重從5%增至20%,官媒稱,超過「4千億增量資金在路上」。

「對中共來說,拖延是最有利、是最好的策略。所以,中共要一拖再拖。」秦鵬說。

拖延的更深層原因

中共拖延還有一個更深層的根本原因,秦鵬說,中共在貿易談判中,其實很難做出根本的讓步。「如果做出根本的讓步,就是要在結構上改變,意味著中共的政治體制要改革,而政治體制改動對中共是要命的問題。」

而且,中共利益集團不幹。「中共利益集團是通過政府補貼、甚至壁壘、一些特權等等方式構架起來的特權階層,這些利益集團本身就是靠這些所謂的結構性問題活著的,也可以說,所謂的強硬派真正反對的原因不只是因為觸動了所謂的政治體制等,是因為也觸動了其本身的利益,所以他們不幹了。」

秦鵬表示,對中共來說,往前走去達成協議是個麻煩,即使達成協議後被監督的改革也是麻煩,「所以它寧願拖,拖的結果也許能拖出點變化。」

「不過,中共的一拖再拖的結果只能是失利、失信、失時機。」秦鵬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