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有「香江才子」之稱的香港資深作家和傳媒人陶傑先生說:「香港局勢由於反修訂(逃犯條例),現在性質完全轉化了。」

7月21日,元朗發生暴徒襲擊民眾事件之後,陶傑於7月22日接受本報記者的採訪,分析了香港自反送中運動以來的局勢和衝擊根源。

港府和黑社會結成「管治同盟」

陶傑認為:「這個特區政府是採用非常極端的政治手段管治,這個極端包括利用黑社會,或者和這些黑社會形成一個暴力共治的局面。」

從反送中事件的開端來看,陶傑表示特區政府特首林鄭月娥是充滿仇恨,「她覺得她自己受冤屈,然後中方(共)去撐她,最後導致一些遊行示威的衝突。但就昨晚(7.21)的事件,我們看到一些穿黑色T恤的香港市民,他們回家途中,或者正常行動途中,被一些穿白衣服的,一些大漢揮棍毆打。地鐵現場沒有任何保安,沒有任何警員,而且是長達整晚。這個很明顯是警方和特區政府和黑社會結成一個管治同盟。」

「這個很明顯,林鄭月娥身為一個行政長官,現在證明她涉黑,涉及用黑社會來統治。她覺得警方的功能不夠,所以,她可能要用一些穿白衣服的黑社會人士做她特區政府的民兵——要知道大陸也有民兵的——令到她加強管治的自信。當然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有外國資金和西方的僑民,那外國人怎麼看,他們都有他們的權利與自由。」

陶傑認為,元朗黑社會毆打事件對香港造成了「致命的打擊」,「如果你今天可以打穿黑T恤的人,明天可以打黑人,後天可以打一些某個國家的人。這個是令香港國際城市的聲譽受到致命的打擊。」

他還說,「元朗變成黑社會管治,所以要看香港其它地區的市民怎樣繼續防止特區政府用這種黑社會的管治擴張。」

香港亂局的根源與中共內鬥有關

陶傑說:「香港沒有無政府主義,香港現在是英國人留下的制度。」然而,共產黨有內鬥基因,一百年來都在利用和加強自已的組織力量。

比較香港歷史上的六七暴動,陶傑覺得「大不相同」,他說:「六七暴動都是香港一些極左份子自己挑起的。目前香港的亂局卻是由特區政府一手做成的。這個同樣是和香港無法實行一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關。但六七暴動時香港的殖民地政府是有效管治,所以那時候的香港市民其實內心是有信心的。但現在這個特區政府和那時候的英治的政府,無論是意志、公義、品格這些都有很大的不同。 」

陶傑分析:「講到在一九六七年暴動的時候,就是毛澤東文革極左的時候,都知道留下香港這個呼吸管道。現在習近平正在被特朗普和西方國家圍堵也好,挑戰也好,如果他的神經正常,更加不會做得比毛澤東更過份,將香港這個呼吸孔道自己去封閉。」

「因為(香港)這裏有很多錢,很多太子黨的錢,很多貪官的錢,這些都是國家的錢。這些國家的錢為甚麼在香港有意義,因為它不是人民幣,是港幣。港幣是可以自由結算美金和英鎊,令到這些資金走或者外面的資金進來的一個中途站。

「所以,如果將香港變成廈門、汕頭、寧波這些城市,對中國到底有沒有利益?我相信三歲小孩都看得出,但是你要知道以前的中國七十年來,它有許多反常的,極端的行為,人民公社、文革、六四等等,對於外邊管不到的地方和那些人,他往往覺得不舒服,所以一國兩制對於他來說充滿矛盾。他既知道哪裏不能動,因為有錢,但又恨那些人,(他們)不相信或者不擁護共產黨。這是共產黨天生既要錢,又要權力的一種心理衝突,這個心理衝突是鄧小平以來都沒辦法解決的。」

陶傑預言:林鄭十一前下台?

對於香港未來何去何從,陶傑說:「我覺得總的來說不至於太悲觀。」

他說:「現在香港成功地被林鄭月娥國際化,香港現在這個時機,美國名正言順講出來他在香港有利益,台灣也有利益。美國正在將香港納入一個對中國(中共)的全球戰略裏面,這個也是林鄭月娥一手促成的。」

「現在不是香港本身的問題,是中美對決的問題,是誰先眨眼的問題。美國手上有美金,他有世界的秩序,他知道中國許多錢和許多人有辦法移民加拿大與美國。香港也是他們認為屬於美國、澳洲、加拿大可以移民的地方,因為香港有英國人留下的法治,最終可以保障他。」

7月24日,陶傑又於Business Focus接受採訪分析,香港當今之計需要挑選新晉政治人才,「推選年輕特首上台方為上策」,他還預言說,林鄭可能將於十一前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