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加徵新關稅後,多位經濟學家預測,中共當局將進一步加大政策力度刺激國內經濟,但常年積累的「頑疾」、經濟結構性問題已讓北京每走一步都艱難。

中美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2018年以來爆發針鋒相對的貿易戰。

美投行預測:全面關稅後 中國經濟減速50個基點

美國花旗銀行的分析師表示,新一輪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關稅生效後,將使中國的出口減少2.7%,並累計降低GDP增長率50個基點。這是綜合考慮前幾輪關稅對中國造成的總經濟損失。

中共官方對2019年設置的年經濟增長目標是6%至6.5%,最新數據顯示,中國今年上半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為6.3%。而上周,中共官方公佈的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放緩至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

在8月1日晚發出的報告中,花旗銀行分析師指出,接下來可以預見,中共的貨幣政策可能會變得更加寬鬆,而專注基礎設施投資和提升農村消費的財政政策也將在支持增長方面發揮作用。

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亞洲宏觀研究聯席負責人兼首席亞太股票策略師蒂莫西‧莫伊(Timothy Moe)8月2日表示,隨著海外不確定性增加,中國(中共)將不得不支撐其國內經濟。

「我們認為,中國(中共)可能採取的行動之一就是繼續刺激國內經濟。」莫伊告訴CNBC。

「外部(需求)一直很弱,中美貿易摩擦顯然更加劇了這種情況。因此,為了抵消來自經濟外部的負面影響,需要有相應的(國內)投資或行動來支持國內需求。」他補充道。

從2018年起,北京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如貨幣寬鬆政策和減稅以支持經濟增長。莫伊表示,這還不夠,中共當局可能進一步的行動是執行財政刺激政策,並可能放鬆房地產管制措施。

源頭是結構性問題 貿易戰只是雪上加霜

貿易戰的煙霧掩蓋了中國經濟本身「生病」的事實。如今,在應對美國擬全面開徵關稅的壓力下,中共當局還不得不同步處理越來越嚴峻的中國經濟結構性問題。

旅美中國經濟專家何清漣表示,中國經濟困境緣於內在結構性問題,貿易戰只是雪上加霜。

不妨以房地產為例,房地產是中國經濟的龍頭產業,其興衰自然是觀察中國經濟的窗口。從2016年開始,中國房價再也無法上揚,連被稱為永不會跌的北上廣深房價,自2016年底至今平均下跌15%,炒房投機客紛紛棄市。

中國國內銀行新投放的貸款中約三分之一都是居民住房按揭貸款,因大都市房價過高,二、三線城市住宅過剩,已不太可能再迎來一波大幅的房產刺激擴張潮。

從2016年開始,中國房價再也無法上揚,連被稱為永不會跌的北上廣深房價,自2016年底至今平均下跌15%,炒房投機客紛紛棄市。(Getty Images)
從2016年開始,中國房價再也無法上揚,連被稱為永不會跌的北上廣深房價,自2016年底至今平均下跌15%,炒房投機客紛紛棄市。(Getty Images)

同時截至今年7月23日,上半年中國共有超過270家房地產企業宣告破產。僅7月以來,破產的房地產企業就有26家,平均1天1家。這些房企破產的原因主要是資金鏈斷裂。

如果放到整個大的宏觀角度來看,自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共央行已藉助多個貨幣政策放水,雖然手中還有工具,但長期放水、現在漫灌的效果是越來越差。

2019年上半年中國企業中長期貸款同比少增2,400億元,這說明企業投資意願明顯不足,借錢恐多半是借新債低舊債,央行投放的資金最後都變成在金融圈內空轉、水到不了莊稼地,同時也讓中共當局指望企業投資拉動實體經濟的設想難以成真。

三架馬車集體殘廢 出口商難尋出路

除了投資難以拉動經濟外,消費不振和出口被壓縮都標識著中國經濟的三架馬車集體殘廢。

因老百姓不敢花錢,從消費佔經濟增長的比例來看,中國第二季度的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已從半年前的76%迅速下滑到55%,減少了20多個百分點,這一降幅也決定了中國經濟未來將繼續下滑。

加上6月的生產者價格指數以及股市價格指數走勢,都紛紛指向中國經濟存在繼續下行的趨勢。

貿易戰衝擊中國出口最難以迴避的是,除美國外、中國出口商難以找到其它新買家。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消化中國向美國銷售的海量商品。

中國每年對外的商品貿易順差達1萬億美元,比它從世界購買的多得多。而其中近半數順差都來自美國。

中國每年對外的商品貿易順差達1萬億美元,比它從世界購買的多得多。而其中近半數順差都來自美國。(VCG/Getty Images)
中國每年對外的商品貿易順差達1萬億美元,比它從世界購買的多得多。而其中近半數順差都來自美國。(VCG/Getty Images)

「目前世界上絕對沒有哪個國家願意取代美國,與中國的製成品貿易達到每年接近4千億美元的逆差。」前奧巴馬政府財政部官員、現紐約智囊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員布拉德·塞瑟爾(Brad Setser)告訴《紐約時報》。

他說,即使中國跟其它國家達成新的貿易協定,它仍將面臨為其生產的大量製成品尋找市場的壓力。

比如:在中美貿易戰期間,2019年上半年中國對美國出口總值減少8.5%,而中國對世界其它地區的出口也只增長了2.1%。這意味著,世界其它地區的消費加起來也無法趕上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需求,如果美國不買,誰可能會購買中國多出來的工廠商品。

中國國泰君安證券宏觀團隊撰寫的報告「若再加徵關稅,誰會買單?」中指出,基於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公開的8位碼層面商品(2017.01~2019.03月度數據),美國從中國進口的、被加收關稅的2,500億美元的商品金額出現了「明顯下降」,而未徵關稅的部份中國商品的進口也在趨弱。

美國整體從中國進口的商品數量在下降,而從泰國、印度、越南、台灣、法國、南韓等的進口增加顯著。

因短期內看不到出路,中共需要為它製造的產品尋找新的市場,解決其在汽車、鋼鐵和其它全球貿易主要產品上的產能過剩問題。而這個過程可能導致更多的工廠生產活動放緩和關閉,失業問題增加將進一步拖累經濟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