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經濟持續下行的壓力下,為了拉動經濟增長,中共開始制定政策,引誘中國人多消費。

據中共央行7月31日的調查結果顯示,79%的受訪者計劃為了將來存錢,而不是將收入都用在即時消費上。

消費拉動GDP的數據同比大跌

7月15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發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消費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60.1%,是中共維持GDP增長的最大動力。

但是,之後所有官媒分析沒有提及的是,去年同期消費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是78.5%。相比之下,消費拉動經濟增長已經跌去了18.5%。

中國經濟今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長6.2%,低於今年第一季度6.4%的增速,為近30年來的新低。

今年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95,210億元,同比名義增長8.4%。其中, 4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7.2%,是自2003年5月以來最慢增速。

為拉動經濟 中共「製造」熱點讓中國人去消費

由於中美貿易戰,中國外貿萎縮,同時投資基建的收效已經越來越低,中共歷來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兩種方式已經出了大問題。為了維持GDP,中共瞄準了百姓口袋中的錢,正「製造」各類消費熱點,讓中國人變本加厲去消費。

中國大陸網絡上也出現了一個新詞:「暴花戶」。這是指本身沒有甚麼錢的一些人,但特別敢消費,經常莫名其妙地就能花掉一大筆錢。這些人之所以這麼敢花錢,最主要的就是近年來中共引導鼓吹「花花花」。

7月15日,中共總理李克強在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上,要求「培育新的消費熱點和投資增長點」。如增加養老、托幼、教育、健康等領域供給,拓展「互聯網+生活服務」。

李克強此言一出,立即遭到網民的激烈駁斥。

有網民分析,「黨很關心大家的錢袋子,既然別的地方擠不出來錢了,那就要從老人、幼兒、教育和健康方面下手弄錢!」

「自由風」更是批評指,上下五千年來,你應該是敢於赤裸裸這樣說的第一個領導人,佩服你的勇氣和無恥!

同時,上海、北京、天津、重慶、西安、成都、濟南等一二線城市競相促進所謂「夜經濟」,被視為中共刺激民眾消費的另一個手段。

而大陸網絡流傳的數據顯示,2018年底,為了消費(不包括按揭數據),中國人欠各種金融機構的錢超過12萬億,而這還僅僅是從各種可以統計的機構獲取的數據。

知情人士:中共「舊改」瞄準的還是老百姓袋中的錢

今年3月,中共國務院參事仇保興表示,老舊小區改造投資總額可高達4萬億元,如改造期為五年,每年可新增投資約8000億元以上。

官媒的報道直指,這次的「舊改」是指「為了拓展內需、促消費」。對於改造費用,官方稱:將由居民、社會和政府三方共同來分擔。

據中共官方初步摸查,截至5月底,各地上報需要改造的城鎮老舊小區有17萬個,涉及居民上億人。

有知情人向大紀元表示,以上海為例,每個居民樓假如需增加電梯的,政府出24萬元,餘下全部由住戶出,一般每戶平均幾萬元。這說到底還是要老百姓出錢消費,以拉動經濟。

以大陸電梯加裝費用70萬元為例,其中政府補貼24萬,居民實際出資就是46萬。按照一梯四戶的六層住宅,二樓至六樓全部出資來算,其中四樓為中間價即總價20%,4家人每戶分攤5%為23,000元。

中共引誘中國人跳進過度消費陷阱

以前都說中國人愛存錢、怕借錢。現在中共為了維持經濟增長,中國社會充斥著「有錢就花,沒錢就借」的思路。如「買衣服下館子,信用卡,刷!出國旅遊,信用卡,刷!網上購物,花唄,借!白條,打!」等說法在網上隨處可見。

7月3日,央行公佈了2019年第一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截至第一季度末,銀行卡授信總額為15.81萬億,環比增長2.67%;銀行卡應償信貸餘額為6.98萬億,環比增長1.79%。銀行卡卡均授信額度2.29萬元,授信使用率為44.13%。

央行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人應償信用卡的信貸餘額:2013年底為1.84萬億,2015年底為3.09萬億,2018年底為6.85萬億,2019年一季度為6.98萬億。中國人借錢總額在節節攀升。

銀行卡授信總額,2013年底為4.8萬億,2015年為7.08萬億,2018年底為15.4萬億,2019年一季度為15.81萬億。

隨著人們使用信用卡透支消費的急劇增長,信用卡違約壞帳也快速增長。

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2010年這一數字僅為76.89億元,2013年末為251.92 億,2015年底為337億,2018年底增長到788億,2018年第三季度高達880億,2019一季度為797.43億。

科技金融在線報道,借錢消費,被冠以「消費金融」的名字,已成為各大金融機構、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互聯網巨頭們逐鹿的新戰場。除了銀行之外,各大互聯網公司、P2P 公司、持牌消費金融也意圖分一杯羹。

2017年,招聯消費金融公佈了其貸款金額為2268億,而2015年,這一數據僅為49億,短短三年時間增長了45 倍多。淨利潤從2015年的1.31億,增長到2018年的70億。

馬上消費金融,2018年收入82.39億,而2016年這一數字僅僅為1.58 億,暴增51.1倍。

花唄曾發佈了一份《2017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顯示,在中國近1.7億90後中,開通花唄的人數超過了4500萬,也就是說平均每4個90後就有1個使用花唄。

2018年,開展消費金融業務的信託公司接近40家。根據信託業協會調研數據,截至2018年末,信託業合計開展消費金融信託餘額已近3000億元。

官方承認高房價擠佔消費

今年1月,廣發銀行聯合西南財經大學發表了《2018中國城市家庭財富健康報告》(下稱《報告》)稱,在中國人家庭總資產配置中,房地產所佔比例高達77.7%。金融資產配置僅佔11.8%。

從上面數字顯示,大陸民眾買樓用了八成,手上有多少閒錢消費,是個問號。

此外,中共自身的研究報告承認,高房價拖累了消費。

中共社科院研究員尹中立表示,2017年以來,最近兩三年時間,住房價格上漲嚴重擠佔了消費,就是因為和棚戶區改造貨幣化安置這個政策有關係,因為它讓窮人加槓桿,進入到住房市場,這就是這個政策所帶來的後遺症。

7月中共央行發佈最新的《區域金融運行報告(2019)》指,控制人均可支配收入、社會融資規模等因素後,居民槓桿率水平每上升1個百分點,社會零售品消費總額增速會下降0.3個百分點左右。這是官方首次以量化方式承認,高房價確實在拖累消費,也是目前中共嚴控房價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