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自9月1日開始,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一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前高級官員表示,這是美國認識到中共不想達成協議的結果。

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國家安全委員會前高級官員、空軍準將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對英文《大紀元》表示,特朗普此舉是由於近日在上海舉行會談的結果。

「我的猜測是他們(美國談判代表)意識到中國人(中共)不想要達成協議。」他說。

周四,特朗普連發四則推文、歷數中共未兌現的數個承諾,包括中共沒有兌現限制芬太尼出口美國、大批量購買美國農產品等承諾,以及今年5月初對談好的貿易協議反悔。隨後,特朗普宣佈自9月1日開始,對餘下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稅10%。

斯伯丁補充說,他認為中共不太可能改革其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也不可能在不久的將來轉變為真正的市場經濟。因此,美國應該努力重建自己的製造業。他說,2001年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美國失業人數大幅增加。

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國家安全委員會前高級官員、空軍準將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US Air Force)
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國家安全委員會前高級官員、空軍準將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US Air Force)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帶領的美國談判團隊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帶領的中方談判團隊於周三在上海市的西郊賓館進行了貿易會談,會談只進行了半天,且比預期提早半小時結束。

雙方隨後各自發表聲明,但聲明內容並未讓外界看到此次談判取得突破進展,只是表示將在9月初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再次談判。

在上海談判前的7月30日,特朗普再次提到中共的拖延做法。他認為阻礙達成貿易協議的最大問題,是中國(中共)希望等到明年美國大選後,如果特朗普敗選,便可和拜登或伊利沙伯‧沃倫等民主黨勝選者打交道,因為到時候中共會被允許並能夠一如30年來所做的那樣,繼續佔美國的便宜。但特朗普強調,中共希望他敗選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斯伯丁對英文大紀元表示,美國應該特別關注發展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行業,如微電子和電信硬件等。

「長期以來,中國(中共)利用了我們的開放體系,現在是我們保護國家,重新平衡經濟,讓美國人恢復工作的時候了。」他說。

今年6月3日,斯伯丁接受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的專訪,也談到了中美貿易戰,以及中共給美國及世界帶來的危害。

斯伯丁說:「中共所做的一切,是將自己(黨文化)的影響力廣泛融入到其經濟學中。 因此,我們在美國接收到的不僅是(來自中國的)貨物,還有(黨文化)理念。」

他表示,美國的自由受到威脅,美國國家建立的原則、國際秩序規則等,正逐漸被(中共通過)全球化和互聯網所侵蝕。中共明白「開放」的好處,即不僅在經濟方面得到大幅發展,同時也向外推廣它的「限制自由的(黨文化)規範」。

在談到今年5月中共對貿易協議反悔時,斯伯丁表示,在某種程度上,中共已劫持了中國的改革開放,利用其為自己服務。現在特朗普要停止中共的所為,進一步改革開放。

「但中共領導層卻不這麼想,擺在它們面前的是:是否想要走這條(更加開放的)道路。但是就像1989年6月4日那樣,它們決定要採取另外一條相反的道路。現在的特朗普政府強制中共執行協議,這種強制執行的結果只能是拋棄中共(體制)——因為那(中共)是你(這個協議)的敵人。」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