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開原市國保大隊長王義綁架、勒索法輪功學員」,「黑龍江延壽縣國保加害善良夫婦」,「甘肅白銀市平川區國保大隊騷擾迫害多位法輪功學員」,「江蘇阜寧縣原國保大隊長汪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山東招遠市國保大隊副大隊長王玉成惡行」……「國保」密集出現在中國各地發生的綁架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中。

國保,即中共國內安全保衛局。在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重新擴張,成為公安系統裏面最龐大的一個機構。

國保體系是「610」組織迫害法輪功的實際執行機構,中共省、市、區各級公安系統設「國保總隊」、「國保支隊」、「國保大隊」。

國保綁架、迫害法輪功事件

在海外明慧網上,每天都有有關中國各地國保綁架、迫害法輪功的報道。

據明慧網7月30日報道,在遼寧省開原市,該市國保大隊長王義2019年以來,帶領警察多次綁架、騷擾和勒索法輪功學員。

今年五月初,王義一夥綁架了下肥地鄉法輪功學員張惠成,至今仍將其關押於開原市看守所,預謀判刑迫害。

王義等綁架張惠成幾天之後,陸續對法輪功學員管志豐、劉天生、曾凡生非法抄家。

7月11日早五點左右,王義帶領多人非法闖入下肥地滿族鄉法輪功學員劉力力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資料、電腦、手機、銀行卡,強行帶走劉力力。同時被非法抓捕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曾凡生、蘇長芹。

在山東招遠市,該市國保大隊副大隊長王玉成的惡行在明慧網上被曝光。他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策劃指揮和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抄家、搶劫、酷刑、拘留、判刑、敲詐、騷擾等。

2011年11月10日,王玉成等闖入阜山鎮觀上陳家村把正在家裏做豆腐的48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桂好綁架到招遠洗腦班酷刑20天,身體健康無病的張桂好被活活打死,死後被偽造現場,對外說是上吊自殺,不讓家人看屍體。

2018年8月25日,法輪功學員王淑佩被王玉成領一幫國保警察綁架,後被王玉成羅織罪名送檢察院。王淑佩至今情況不明,家人也見不到人。

2018年8月30日,王玉成把房子租給王淑佩的王少敏被綁架和非法抄家。遭刑訊逼供的王少敏質問王玉成不講法律,王玉成說:「對,公安局不講法律。」期間,王少敏因拒絕按手印,被其揪著頭髮往牆上撞和捆起來毆打。

據不完全統計,在王玉成任職期間,招遠法輪功學員被虐殺2人;被非法判刑11人;2010年僅5月至8月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7人被非法判刑4至8年;2012年4月份,18人一次性被綁架;2015年7月,10人又一次被綁架,4人被逼流離失所;2018年73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2018年被綁架的趙玉紅,家人多方查找,至今沒有任何信息,死活不明。

十多年來,招遠市被王玉成騷擾的人數無法統計。

在河北保定,易縣國保大隊大隊長田國鈞,指揮或指使各鄉鎮派出所參與的幾乎所有易縣法輪功學員遭騷擾、抄家、綁架、拘留、勞教、判刑等迫害事件,涉及迫害人數達100多人次。據不完全統計,全縣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勞教的有30多人次,遭非法判刑的十餘人。

原易縣工業局局長卓貴賓,一直遭田國鈞等監控、追蹤、抄家,4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3年。

2015年12月6日下午,易縣金家莊村法輪功學員張秀雲因依法控告江澤民被綁架、抄家,後田國鈞下令將張秀雲劫持到保定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並將張秀雲案經羅織罪名,構陷到檢察院。現檢察院已對張秀雲非法批捕並非法起訴到法院。

……

上述遼寧省開原市國保大隊長王義、山東招遠市國保大隊副大隊長王玉成、河北易縣國保大隊大隊長田國鈞,只是中國各地千萬國保人員參與迫害法輪功惡行,被曝光出來的冰山一角。

國保從迫害法輪功後開始擴張

國保是公安部下屬的一個局,是一個專政機構,是中共專門設立的一個專門對付政治犯、良心犯的部門,原稱政保(政治保衛),本來已經縮減成一個很小的部門,它的完全恢復,並且超出原來的水平擴張,是在中共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

中共一開始迫害法輪功,在整個公安系統和整個國家機器裏,沒有一個相應的機構可以針對信仰團體的,最接近的就是政保,它原來的功能是鎮壓階級敵人。當中共把法輪功定為敵人,就和政保的定位和它的職能完全符合了。政保從那時開始大規模擴張,從部一級,到省、市、區、縣,層層擴張,人員、編製、經費非常充足。到2002年政保改名成國保,重新成為公安系統裏面最龐大的一個部門。

時事評論員橫河曾介紹過國保跟「610辦公室」的關係。他表示,「610辦公室」是一個指揮機構,自己並不是警察,是「610辦公室」指揮警察執行的,警察就是國保。真正去抓人是國保。「610辦公室」的人不能發逮捕證,就是儘管它是一個違法的行為,但是它總要走一點正規的途徑,這時候國保就起作用了。

國保是公安裏的「610」

橫河說,2002年前後,當時迫害的元兇江澤民對公安的迫害力度不滿意,就把「610辦公室」設到了公安內部。在部一級就是國保局分出去一個局,就是把迫害法輪功的專職人員分出去成立了另外一個局,就是26局,這個26局就是公安部的「610辦公室」。

在省一級,國保總隊的總隊長就是省公安廳的「610辦公室」主任,每一個總隊長都是「610辦公室」主任,這樣的話等於就是省國保總隊就是「610」。到了市一級和區、縣級的話,國保支隊和國保大隊就是同級公安局的「610辦公室」,它就這麼個關係。一般的說,公安裏面的國保就是公安裏的「610」。

國保在公安內部的擴張,它在公安內部的擴張就和迫害法輪功有直接的關係。

國保和公安分工只管國內事務,因為當時迫害法輪功變成中國政治最主要的部份,所以專政機構也變成最主要的部份,這樣,國保以監視海外法輪功的活動為藉口,插手國外事務。九個省和直轄市的公安廳被批准可以直接對外派遣特工。

隨著中國人權狀況的惡化,中共和民眾之間的敵對會越來越嚴重,中共對鎮壓的需要也會要求越來越大,它對國保的需要也就會越來越大。國保就越有經費,越有經費它就越希望能夠製造事端。

國保的權力從迫害法輪功擴展到了整個社會,對所有的民間信仰、家庭教會、維權人士、維權律師、民主人士,這一些都是國保迫害的對象。

他說,很多來自各方面的人權迫害的案例,執行者都是國保。國保所為是跟中共的整個政策一脈相承的,國保只是工具、打手、執行者,但是工具和指揮工具的人都應該負各自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