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宴梅道士山房〉

林臥愁春盡,搴帷覽物華。
忽逢青鳥使,邀入赤松家。
金灶初開火,仙桃正發花。
童顏若可駐,何惜醉流霞。 

梅道士:生平不詳。

山房:指道士居處。

林臥:高臥林中,指隱居。

搴(讀牽):揭,拉開。

帷:帳簾。

物華:美好的風光景色。

青鳥;神話中鳥名,為西王母使者。見《漢武故事》,後以青鳥喻信使。此處指梅道士。

赤松:赤松子,傳說中的仙人。此處也指梅道士。

金灶:道家煉丹的爐。

仙桃:傳說西王母曾以仙桃贈漢武帝。

童顏二句:謂如果仙酒真可使青春永駐,就不惜一醉。

流霞:指仙家飲的酒。見《抱朴子‧祛惑》:「饑欲食,輒飲我流霞一杯,每飲輒數月不饑。」這裏指梅道士宴上的酒。

這首詩寫詩人到梅道士山房宴飲的情景。詩人孟浩然,以詼諧浪漫的筆調,巧妙地運用仙家典故和術語,生動地寫出了道家的生活特色,充滿了現實的生活氣息。

詩的前四句,是寫作者自己正在因春盡而發愁,想要觀賞暮春時節的美好景物,這時,梅道士送信來邀我去他那裏作客。梅道士還真的準備了不少果品饌蔬招待,即三聯所謂:「金灶初開火,仙桃正發花。」

詩的末聯,寫詩人與道士開懷暢飲的興致。「童顏若可駐,何惜醉流霞」是說,如果仙酒可使童顏永駐,我就開懷暢飲,不惜一醉。詩中表現了詩人的灑脫氣度和對梅道士親密友好的感情。全詩格調明快,一氣貫注,自然天成。

靜臥林中,憂愁春天將盡,
拉開帷幕,觀看野外風華。
忽然上天遣來使者,
邀我來到仙人赤松子家。
煉丹爐灶剛剛開始生火,
山上仙桃正好吐蕾開花。
假若能夠永保青春容顏,
我就不怕醉倒,只管暢飲流霞!

「忽逢青鳥使,邀入赤松家。」,是比喻梅道士邀請孟浩然到山房宴飲的情景,也是對梅道士的尊敬與稱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