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自9月1日起,對價值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美國經濟學家、特朗普前經濟顧問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表示,新關稅是一種促使貿易會談取得進展的談判策略。

摩爾是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經濟專家,還是《特朗普經濟學》的作者之一,他在特朗普政府制定經濟政策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摩爾曾擔任2016年特朗普總統競選高級顧問。

他對英文《大紀元》記者表示:「特朗普正在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他(特朗普)對中國(中共)政府感到非常沮喪。」摩爾說。

摩爾:新關稅是向北京施壓

摩爾說,加徵新關稅是為了向北京施加壓力,以便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後達成貿易協議之前的時間內,(談判)不會停滯不前。

「他(特朗普)現在正在收緊螺絲,所以他們(美方)不會坐等。」摩爾說。

周四,特朗普連發四則推文、歷數中共未兌現的數個承諾,包括中共沒有兌現限制芬太尼出口美國、大批量購買美國農產品等承諾,以及今年5月初對談好的貿易協議反悔。

隨後,特朗普宣佈美方將繼續推進對餘下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加稅進程。

特朗普:是否進一步提高關稅稅率 取決於談判進展

周四稍晚,特朗普在白宮南草坪準備登上空軍一號前,他談到關稅時說,「中國(中共),它們必須付款、為這些關稅買單,而不是我們。」 他還提到,很多公司都搬出了中國。

「過去20年來,中國(中共)已經從我們國家帶走了數千億美元。」特朗普說,「在達成協議之前,我們將對它們(中共)徵稅。」

特朗普還說,他可以進一步提高關稅稅率,甚至超過25%,取決於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談的進展情況。特朗普說:「我認為習主席想要達成協議,但坦率地說,他的速度還不夠快。」

本周二,特朗普在白宮南草坪對記者表示,他認為阻礙達成貿易協議的最大問題,是中國(中共)希望等到明年美國大選後,如果特朗普敗選,便可和拜登或伊利沙伯・沃倫等民主黨勝選者打交道,因為到時候中共會被允許並能夠一如以往30年所做的那樣,繼續佔美國的便宜。

但特朗普強調,中共希望他敗選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7月26日,特朗普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我認為中國(中共)可能會說,『讓我們等一下,在(美國)大選前的14個月、15個月。讓我們看看這些人(民主黨候選人)中的一個是否可能當選。』」

「當我獲勝時,幾乎立刻,他們都將簽署協議,這將成為這個國家(美國)的非凡交易。」特朗普補充說。

摩爾:中共正在玩一個危險的遊戲

摩爾今年5月接受英文《大紀元》記者揚・傑基萊克(Jan Jekielek)採訪時表示,中共出爾反爾,導致特朗普總統加關稅懲罰,「我認為中共正在玩一個危險的遊戲,這將傷害中美兩個國家。」

摩爾提到,特朗普曾對他說,如果美國跟中共採取「針尖對麥芒」的策略,「你給我加稅,我給你加稅,那很快中共就會用光子彈」。

「25年前我們就向中國開放了市場,但是25年後,它們仍然沒有向我們開放市場,它們(中共)必須改變做法。」摩爾說,「我們處於一個非常有利的地位,如果(美中)終止貿易,我們會打噴嚏,而中共會得肺炎。」

摩爾提到,特朗普對雙方的處境非常清楚,「為何說特朗普總統是一個傑出的談判者?就是他會運用『談判槓桿』,而此時此刻,我們擁有巨大的槓桿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