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受中共操控,不斷打壓香港人權,甚至涉嫌勾結黑幫攻擊民眾,令港府職員都難忍憤怒,已有千餘名公務員表態將參與集會和罷工。港府發聲明要公務員遵守「政治中立」,對特首「完全忠誠」,聲明被批顛倒黑白。

連日來,不斷有港府公務員在社交網絡上傳匿名工作證,譴責港府和港警,要求回應民間5大訴求。包括部份政務主任(AO)、行政主任(EO)在內的52個部門的逾1,100名公務員發表聲明,表示將參與8月2日晚的公務員集會和5日的大罷工,並呼籲更多公務員響應。

面對公務員團隊的強烈反對聲音,港府8月1日發表強硬聲明,要求公務員必須恪守「政治中立原則」,對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不能令外界認為其所在部門與政府「對著幹」。聲明更恐嚇要對「違規」公務員嚴肅處理。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同日亦向全體公務員發信,一向親建制的華員會也發表聲明,內容都與政府聲明大同小異,表明不認同公務員參與集會和罷工,指其「擾亂民生」、「為時局火上加油」云云。

對此,《蘋果日報》引述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批評道,政府聲明提到「政治中立」和處罰「違規者」,但沒有具體指出甚麼行為會構成違規,似乎發起集會就是「違反政治中立原則」,那麼不久前港警也曾公開集會,港府為何不說他們「違反原則」?

王永平還表示,《公務員守則》所指的「要對特首和政府忠誠」,並非對個人忠誠,而是對體制忠誠,不應該狹隘的解釋為「不可反對上司」。日前,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代警隊道歉,卻被他下屬的警隊嚴厲譴責,政府為何不指責警隊「對政府不忠誠、違反政治中立」?

王永平指出,印象中從未見過有公務員因違反政治中立而被懲處,如果政府一定要指控公務員違規,需要成立一個紀律委員會,給人申辯的機會。他認為,這次多部門的公務員不惜冒險公開向政府表達不滿,說明政府在內部沒有給予表達渠道或者不願聆聽,政府應深切反省,而不是指責公務員「違反中立」。

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也表示,《公務員守則》列明,高層官員及紀律部隊不得參與政治活動,而其他公務員下班後,有權以個人身份參與集會。他認為,政府不能因他們在下班後參與集會就秋後算帳。

職工盟公務員工會委員會幹事陳昭偉則批評,政府在集會前發出聲明,旨在威嚇公務員不要參與。他表示,主辦單位已表明集會和平、理性和溫和,並有邀請特首林鄭月娥和司長出席對話,但政府不但未有正視公務員訴求,反而出儘方法打壓,令人憤怒。

他表示,工會近日收到個別公務員反映,有部門主管「提醒」員工不要參加8.5大罷工。他表明,職工盟旗下的公務員工會明日會派代表出席,亦會鼓勵員工參與罷工。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指,政府聲明指公務員必須「完全忠誠」,但政府如此倒行逆施,難道要公務員裝作看不到?他直言,林鄭月娥一直誤判形勢,如今已眾叛親離,公務員這次只是希望通過發聲令香港回復理性、重回正軌,林鄭卻毫不珍惜,還想儘  辦法威嚇、打壓,令公務員噤聲。

法媒稱,這次公務員參與譴責政府的行動,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有些出乎意料。

法新社採訪了其中幾位聯署譴責港府的公務員。他們表示,現在看不到這場危機的盡頭,感到已很難繼續保持「中立」。對他們來說,打翻瓶子的最後一滴水是7月21日元朗的白衣人暴行,導致45人被打傷。

一位梁姓公務員說,「我們要以這封公開信向香港公民表示,我們真正的特首,是他們。」

另一位在食品與環境衛生局工作的年輕女公務員表示,特首林鄭月娥「沒有顯示一丁點良知」,政府動用制度暴力剝奪示威者的基本權利,已經完全失去信用。她說,「如果我不說話,我就成為他們的合謀者。」她還表示,因為政治中立原則,在辦公室很少有人討論當前危機,但下班脫掉制服後,同事們都對政府很憤怒。

另外一位在技術革新部門工作的陳姓公務員透露,公務員的情緒都非常低落。他認為元朗事件污染了政府部門的形象,「你很難想像,警方與三合會沒有勾結。」

元朗事件後,已有多個政府部門的公務員匿名聯署公開信,譴責警方和港府。其中一些公開信內容直指本部門的高層。

一封警界公開信揭露,有警隊高層官員多年來接受元朗鄉紳賄賂,與元朗黑社會勾結,因此才縱容白衣人血洗元朗。

香港律政司部份檢控人員以律政司信紙發表公開信,批評律政司高層「只會向特首叩頭」。(網頁截圖)
香港律政司部份檢控人員以律政司信紙發表公開信,批評律政司高層「只會向特首叩頭」。(網頁截圖)

7.28上環抗議中,有45名示威者被控罪。日前,包括多名檢察官在內的部份香港律政司職員使用律政司信紙發出公開信,批評律政司高層只考慮政治因素,在沒有充份證據、不合乎公眾利益等情況下做出檢控,是「視檢控原則如糞土」,只會「向特首林鄭月娥叩頭」。#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