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香港警察家屬發起「警察親屬連線」,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小組,問責高層,化解危機,使香港反送中整場運動重回正軌。香港黑幫血洗元朗事件使港警名聲掃地,至今已有逾百行業發公開信,譴責港府與警方,力撐反送中運動。

警察家屬發起「警察親屬連線」

8月1日,香港立場新聞報道主人公Sunny說,她有兩個看似很對立的身份。一方面,由2014年的「雨傘運動」到近兩個月的反送中示威,她多次站出來,她接觸過一些走在前線的年輕人,聽到他們的故事,也覺憂心。另一方面,Sunny又是一名「警嫂」:她的丈夫是警員,不時在示威前線執勤。

看似對立的身份,Sunny眼裏卻不以為然,近日她與一些警察家屬成立「警員親屬連線」facebook專頁,並發起聯署聲明,表明「希望政府不要再拿警隊做維護政權之矛」,並促請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挽警隊聲譽,還市民真相。

專頁於7月29日成立, 至今獲逾3000人讚好。 頁面內容主要圍繞多次警民衝突的片段, 亦刊載個別警察家屬的心聲,  專頁封面則是一張示威者與警察對峙的         topshot,上面寫著「We are not enemies」(我們不是敵人)。

Sunny透露,現時運作專頁的只有她和另一位警員家屬,但近日有不少人聯絡她們,稱可以幫忙。不過,她的目標不是要辦一個警員家屬聯誼會,而是透過這身份,促進改變。

「警員親屬連線」日前發起聯署,聲明以「作為警員家屬,你願意站出來嗎?」為題。

內容提及自6.12至今警隊公信力不斷降低,執行職務時屢被質疑:「歸根究底因政府遲遲未肯成立獨立調查小組,看似維護警隊,實質置警隊於風尖浪口,替其承受大部份的市民怒氣。」因此,聲明提出4大爭取目標:

1.問責高層,於上水沙田元朗事件調度不當致加劇警民衝突;
2.要求政府儘快回應市民訴求,還警察一個政治中立工作環境;
3.支持員佐級協會發起遊行為前線警員發聲;
4.成立獨立調查小組,挽救警隊聲譽,還市民真相。

Sunny形容,除發起聯署外,現階段還計劃組織警員家屬成立關注組,討論進一步行動,包括舉行家屬遊行。

警員家屬的身份,對不少人而言頗為敏感。那為何要發起行動?

Sunny表示,反送中運動似乎碰上了瓶頸,一方面,政府不肯回應市民訴求,只想躲在警隊身後,採取「拖字訣」。另一方面,示威者每周與警察發生衝突,舊恨未除,新仇又至,越演越烈。

Sunny擔憂,長此下去示威者會更集中於與警察衝突,矛頭不再指向政府;同時她又怕警隊作為「政治棋子」,日漸沉淪,以後再無尊嚴可言。因此她嘗試組織警員親屬,促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真正化解仇恨。

獨立調查揪出害群之馬

Sunny說,丈夫自小志願就是做警察,不但可以保護身邊人,在社會上也可做鋤強扶弱的角色。直至最近。他說「我一路好掙扎」怎麼會這樣,她逐漸察覺到警隊的淪落,又見於警隊上下拒絕獨立調查。

若獨立調查能揪出害群之馬,Sunny認為對香港警察也是好事。由6月9日開始,  Sunny就不斷與丈夫討論警察執勤手法問題。

有時候,Sunny成功說服丈夫。例如上水、沙田衝突後,她丈夫對同事被示威者毆打感到憤怒及不解,並出示6.12當日有女示威者被防暴警察包圍、瘋狂用長盾壓打的短片。

雙方不斷溝通之下,Sunny表示丈夫有明顯轉變—從以往反對示威者,到現在偶然會站在示威者角度向同事解釋。她認為,警隊內部像她丈夫一樣可以被說服、甚至較開明的人,未必是少數。只是礙於現實,大多敢怒不敢言。

默不作聲的結果,就是被幾個警察協會代表。彷彿所有警察,都異口同聲。她想的是,既然有些警員或因怕被打壓,或因人數不多,而暫時噤聲,那麼用警員家屬身份連結警察,或者可以帶來一個新的轉機。

她相信,只要更多警員願意發聲,警察協會等就有壓力,立場也許就會變化。她真心希望,警隊可以真正挽回尊嚴、聲譽,不再如過街老鼠。

Sunny認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正是契機。她相信,當警民不再完全對立,林鄭月娥就不能再安全躲在警隊背後,而要面對市民,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如是,整場運動就會重回正軌。#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