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北京的清華大學社會學系近日發佈了一份報告,指中國各地陷入「越維穩(維護社會穩定)越不穩」的「怪圈」。報告建議中共官方轉變現有的維穩思路和模式,「維護憲法所賦予的公民合法權利」,並且中共需要認識到,「維權就是維穩,維權才能維穩」。

這份題為《以利益表達制度化實現社會的長治久安》的報告在《中國青年報》發表,顯示報告的建議還不是中共內部的共識,也沒有為中共高層接受,而更可能是學者一廂情願的建議,甚或中共內部派系的試探。分析報告後不難看出,中國社會治安、社會矛盾、利益衝突、社會不穩定,都已達到異常尖銳的時刻,再次證明中共坐在隨時噴發的火山口上。

報告提出「以利益表達制度化」,來實現社會「長治久安」,頗為意味深長。甚麼是「利益表達的制度化」?在正常社會,人們還不需要「利益表達」的制度,利益表達是次要的訴求;利益的分配,才是社會公平的關鍵。

清華報告迴避了「利益」和「財富」在中國社會的產生、分配和二次分配過程,迴避了產生和分配中的不公平性,實際上是跳過了最棘手和關鍵的問題,去追求細枝末節的瑣事。這不是作為中國知識份子頂級團體看問題的角度、做研究的方向,和反映社會問題的方法。這樣的政策建議,也不能有助於真正解決中國社會的問題。

中共各級政府近年來普遍設立「維穩基金」,試圖「花錢買平安」,號稱「人民內部矛盾用人民幣解決」。「維穩基金」一詞,在正常社會的人看來,荒謬無稽。正常社會有警察、司法、法院,這些執法機關已經有正常預算,為甚麼要另外花一筆錢來維穩?為甚麼這些不穩定不能在司法體制下解決?「維穩」設置的本身,就證明中共司法制度徒有虛名、無所事事。如果在司法預算上疊床架屋,再花費一筆資金去維護社會穩定,那維穩的對象是誰?不穩定的事物為何?是誰在法外節外生枝、另立公堂?維穩不是為了中共統治集團的利益又是為了甚麼?為甚麼中共可以用公幣來維持自己一個社會團體的地位?

中共這些權宜性的治理方式,完全無視法律的尊嚴和道德的力量,是訴諸收買、封口、行賄的非法方式,來治理一個共產黨領導下的黑社會!事實上,中國已經徹頭徹尾的變成警察國家、匪徒國家,和黑幫亂黨的社會。中國蛻變成這樣的社會的罪魁,當然是中共無法無天的統治,和中共歷來凌駕於法律之上的後果。正是中共非法的統治,非法的社會結構,和非法的運用資源,才把自己逼到了今天混亂的社會現狀。關心中國的人們都知道,中共對這樣沒道德、沒法治、污染嚴重、資源耗盡、人心邪變的社會,其逆天而行的惡果,已經束手無策、回天無力。

中共統治集團的貪婪、無道、逆天,培植了8千萬沒底線、貪得無厭的官僚,其危害也波及整個社會、普通百姓、升斗小民,形成社會的惡性循環。刁頑的官員,滋生刁頑的小民。報告指出,民眾被提供了「誤導性的預期」——想解決你的問題?你就必須製造「威脅穩定的事端」,不威脅「穩定」,你的問題別想得到解決。因此,一些人學會了採用法律外的方式、甚至暴力,來表達和發洩其不滿。俗稱「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社會矛盾越演越烈,是中共自己造成的。

中國社科院社會所的李姓所長,承認中國在經濟發展和轉型過程中,「積累了很多歷史上的矛盾和問題」。從企業改制、房屋拆遷,到土地徵用、社會集資,「事情當中都向民眾欠了很多債」。問題得不到解決,民怨極深,一旦出現突發性事件,就容易造成群體衝突。中國的這些問題與其它國家的資本原始積累不同,它是中共打著「共產均富」、「為人民服務」的旗幟,用謊言暴力取得的。從1949年到2019年,如果中共篡權、掠奪財富、豐盈赤龍錢囊的罪行不被清算,非法攫取的財富不被追討,中國的資源和利益分配不均的問題,怎麼可能得到解決?

清華報告提出「新的穩定思維的關鍵點」——「轉變政府職能,建立有限政府,避免政府在社會矛盾中處於首當其衝的位置」,「強化政府作為規則和程序制定者以及矛盾調節和仲裁者的角色」。這些冠冕堂皇的建議,不可能在中共之下的中國實現,因為它們不啻於是要剝奪共產黨的經濟權力,也在削弱共產黨的政治權力,會被中共內部強硬派、甚至溫和派,都認為是在動搖共產黨的統治,所以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無獨有偶,中美貿易戰中美國政府提出的、合理和適當的要求,不是也被中共內部強硬派給否決了嗎?

中共為了維穩,殫精竭慮、無所不用其極,許多機構都有「不穩定因素排查表」。他們甚至荒謬的把「中學同學之間的小矛盾」、「學生對伙食有意見」,都列為「不穩定因素」。可謂八公山下,草木皆兵。但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中共越是控制得嚴厲,越是有可能出現空白。他們不相信、也意想不到天意的安排,和因此出現的社會變革契機。記得2010年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嗎?就是因為一位26歲賣水果青年在街頭自焚而引發。

清華報告錯誤的認為,中國經濟的發展提供了通過制度化方式解決社會矛盾的資源,「政治框架的基本穩定則提供了解決社會矛盾的政治基礎」。兩個假設都大錯特錯。中國經濟的畸形發展加劇了財富不均和中共的斂財,給社會矛盾火上澆油。中共政治框架決定了他們沒有合法性基礎,並且手上沾滿鮮血,也不敢放棄地位,從而加劇了社會矛盾的積累。中國社會陷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怪圈」,就是這個原因。坊間「天滅中共」、「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的口號,事出有因,也順理成章。

中共依附、嗜血的本性,決定了它不可能放棄吸血,不可能放棄它依附中國社會汲取賴以生存的資源的模式。離開這些吸血行為,不管它是通過當年的共產革命掠奪農民土地、通過「國有化」攫取城市工商業資本,或通過改革開放、改制把國家財產侵吞己有,通過國企壟斷財富;或通過控制出口、匯兌、資金流動從國際社會吸血,它都永遠不可能讓利益分配制度化和公開化。所以,清華的研究結果,在中共治下「以利益表達制度化」的方法來實現社會「長治久安」,無疑是緣木求魚、水中撈月,是連中共都不屑一顧的策略,也永遠不可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