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央視新聞聯播主播康輝因繪聲繪色播報抨擊美國的評論文章,並語出「攪屎棍」等粗鄙言辭,引起了網友們的嘲諷:「這就是一個號稱大國的國家電視台的形象!」「堂堂央視,連『攪屎棍』這樣粗鄙的語言堂而皇之地從播音員口中說出,從邏輯上來反問一下,那麼誰是『屎』?可笑不?撇開政治觀點不談,一個正規電視台的播音內容起碼要做到語言文明和規範,不污染聽眾的耳朵,這是最低底線。」「這分明就是高級黑啊!」

不過,央視、文章作者和康輝卻洋洋自得。康輝在抖音一段影片中大言不慚地回應,自己在播稿時「想的就是怎麼體現出中國的立場、態度和氣派,中國一向是講道理的,中國的媒體也是講道理的……」此語估計真的讓包括中共高官在內的很多人忍不住噴飯:中共啥時真正講過道理?中共的媒體啥時真正講過道理?如果真的講道理,為何全世界眾多國家都視中共為流氓?為何中共的媒體連自己人都說,除了日期,媒體的話沒有一句是真實的?

與外交部「戰狼式」發言人華春瑩一樣,被中共洗腦洗得很厲害的康輝和其央視同仁,大概不僅對馬列、中共的真實歷史知之甚少,而且對馬克思、毛澤東等所謂的「共產主義導師」粗鄙的一面也聞所未聞。但是他們一再的粗鄙言辭倒是超越了時空,與「導師們」相契合。

要知道,被列寧奉為經典,被毛澤東視為「放之四海而皆準」,被所有信奉共產黨的國家高高捧起的《共產黨宣言》,早已被其作者之一、也是共產黨的鼻祖馬克思以粗言穢語定性。據Von Richard Wurmbrand撰寫的《馬克思與撒旦》一書,馬克思稱《宣言》等作品是「屎」,是「污穢之書」。馬克思的目的就是將這穢物蓄意地提供給其讀者,引領他們走向毀滅之路。當年,為了實現其「毀滅世界」的夢想,信奉撒旦教的馬克思創立了其以暴力鬥爭為核心的共產理論,以「人間天堂」、「唯物論」等來迷惑眾生,還在《宣言》中以「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直接點出。這也就難怪其稱自己所寫的為「污穢之書」。

既然如此,康輝的「攪屎棍」之說中共是「屎」也不是偶然的,奉《宣言》為圭臬的中共就是這樣一個骯髒的黨,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毀滅中國人,毀滅中國和世界。對此,《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已揭露得淋漓盡致。

央視和康輝無意中準確定性中共外,還繼承了共產黨導師們言辭粗鄙的風格。研究表明,儘管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高級知識份子,但在他們的通信中,卻充滿了猥褻下流之語,這與他們的社會地位極不相稱。

馬克思除了以「屎」和「污穢之書」指稱《宣言》外,對於人類也是極為鄙視的,用詞也是相當驚人。他仇視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認為他們都是「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是「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此外,雖然馬克思在著作中聲稱為無產階級奮鬥,另一方面卻稱無產階級的人為「蠢蛋、惡棍、屁股」,稱黑人為「白癡」,甚至擁護北美的奴隸制。

而由大多數農民出身構成的中共早期領導層,更是開創了中共的痞子文化。比如毛澤東的口頭禪是「放屁」,一般是「屁」字不離口,動不動就是「屁話」,「放屁一通」,「不須放屁」甚至可以入詩。他還親自把「脫褲子」、「操娘」、「拉屎」、「蠢豬」等粗話引入中共中央全會和政治局會議。據說,毛澤東和彭德懷在廬山會議的對罵完全不堪入耳。

這種痞子文化,在中共竊取政權後,又成為官方的意識形態。為了與傳統文化和現代文明對抗,中共通過一個又一個運動,摧殘知識份子,毀掉承載文明的古書、古建築、文物等,割斷與正統文化的關聯,同時全方位給中國人洗腦,改造國民性。幾十年時間,中國社會斯文徹底掃地,人們以說髒話、爆粗口為榮,戾氣、痞氣、穢氣充斥在整個社會,諸如滅亡、滅絕、殺光之類不絕於耳,尤其在網絡上。近些年來網絡上出現的「屌絲」「傻逼」「裝逼」等粗鄙直白暴力的言辭就是中共改造的結果。從這一點上說,為中共服務的央視出現粗鄙言辭也就不足為奇了。

可以說,中共的統治已然讓中國禮崩樂壞、語言粗鄙而人卻不自知,而且還不止如此,其禍國殃民之事實在是罄竹難書。中共所作所為,其實就是在追隨魔鬼代言人的馬克思等人的腳步,旨在毀滅中國,毀滅人類和世界。共產黨人要做的就是「我們發起戰爭,針對宗教、國家、家鄉、愛國心的所有主流觀念」。因此,認清共產黨、認清中共的魔鬼嘴臉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