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尖沙咀一間酒樓晚飯,全場由7時到10時,只得6枱客人。偌大一間酒樓,只得如此生意額,莫論員工食材等開支,大概當晚的電費,亦未夠應付。蕭條狀況,有點像當年SARS的感覺。朋友說:「個多月的修例風波,社會紛爭對抗不斷,群組內的朋友也因政見不合,反目而退出了不少。而父母子女,很多也因意見不同,都臉阻阻,以致往日的家庭晚宴,六日飲茶,都大為減少。大家一天到晚都追看手機各種事態發展或轉發,怎有心情工作食飯和消費?老實,我都開始有點精神失常及失眠,所以約大家吹水散心。」

據說現在的香港人,10個便有一個精神病,如果事態發展下去,患病的比例肯定會繼續上升。基本上一般市民都沒有足夠的知識及理性去面對現在的情況,官能影像已主宰我們的情緒走向。偏偏大家都在自己的同溫層回音室,瀏覽大量資訊,以致難於抽離處境,去客觀理性分析事件,更容易情緒失控衝動行事。而每天在YouTube都可看到各種人的失控行為,冤冤相結,有仇再報,整個社會已陷入暴力的惡性循環,難於自拔!

有位朋友說:「我現在已停止在群組轉發,並不是我不關心事態,而是我發覺很多人根本都不夠mature去理解及認識事件,而思想成熟更與年齡和學歷無關。我認識一位女律師,她只想回復平靜生活,其它原則性的問題根本不關心。我問她政府不撤回條例,又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怎可平息民憤和紛爭?她說:即使說撤回及成立委員會,你以為那些人又會停止嗎?我說:未做,怎知?她說:總之我只想回復平靜,其它不想再說。我心想,做律師對原則性的問題都不堅持,何況一般做生意搵飯食的市民?大家都想社會安寧,生活平靜,但政府有盡力促成和解嗎?」

另一位朋友說:「現在的局面我只會支持政府及警察,沒有法紀、社會大亂,只會破壞我們的香港。暴力事件越來越升級,繼續失控,市民怎會安居樂業?佔據地鐵、阻礙交通,剛剛又圍堵警署襲擊警察,闖禍只會越來越大,繼續無政府狀態,不知會發生何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總之阻礙市民生活謀生,絕不可以。」

另一位又說:「我很同情現在的年青人,根本上上樓無望,又有各種怨氣。政府不去解決事情疏導情緒,只懂高壓打壓,怎會不激起更大反抗?而年青人衝動行事,很多真的不顧後果。以暴易暴,只會自己蝕底。警察白衣人打市民可以有『保護傘』,而年青人那些粗劣裝備,能保護什麼?況且現在的案件定性和檢控,權力機構總有傾斜,現在被判,隨便也可十年八年,所以奉勸大家絕對不能犯法,不要作出無謂犧牲。」

原本希望晚飯吹水不談政治,怎知在酒樓看電視直播警署衝突,大家又陷入政治爭拗的漩渦。我說遊行應該不會停止,不如順便加些口號,例如支持本土消費大遊行,因為以往在銅鑼灣的遊行,沿途的茶餐廳便利店都非常好生意,順便鼓勵大家參予本土消費,支持沿線商業。反過來,抗爭也可主辦撐警及支持政府大集會,當中可表明大家支持怎樣「依法守法」的警察及「道德高尚」的政府,列出種種褒貶標準,如果政府警察做得到,自然得到市民真心遊行去支持。至於遊行後要驅趕「意猶未盡」的市民,雙方都必須主動放棄暴力,以往曾在電視上看到,不願走坐在地上的示威者,文明的警察只會把他們抬走,而不是用棍用槍用催淚氣把他們掃走。現在雙方的戾氣也太多,結怨也日深,大家的衝突必須和解,同是市民大眾,暴亂升級,玉石俱焚,有什麼好處?鷸蚌相爭漁人得利,失責者不負責,卻要警察市民埋單,有何天理?正如朋友請我們出來吹水,當然要始作俑者埋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