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居民的資金槓桿率快速上漲,在2018年,部份城市的槓桿率超過了100%,對經濟增長帶來隱患。

據大陸第一財經報道,目前「槓桿率」的統計比較常用的有兩種:一是住戶貸款餘額/GDP,比如去年11月央行發佈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下稱《報告》)中,各省份的「住戶部門槓桿率」就是使用的這一算法;另一種是住戶貸款/住戶存款,即住戶存貸比或居民資金槓桿率。

《報告》提供的數據顯示,2008年,大陸住戶部門槓桿率為17.9%,到2017年末已經達到了49%,南方城市的槓桿率普遍高於北方城市。

數據顯示,2018年,29座城市(包括北上廣深,杭州、廈門、成都等主要二線城市,保定、中山、威海等三線城市)的住戶貸款餘額、住戶存款餘額以及住戶部門槓桿率、居民資金槓桿率等多個指標顯示,有11個城市超過了國際平均水平的62.1%,有5個城市超過了80%,屬於高槓桿行列。其中,杭州達到了103.2%,廈門以96.3%位居第二,溫州以91.1%位居第三,海口和深圳也都超過了80%。

從居民資金槓桿率來看,有8座城市超過了100%,分別是廈門、深圳、杭州、南京、合肥、珠海、蘇州和廣州。其中,廈門的居民資金槓桿率高達172.2%,深圳以144.4%位居第二,杭州以136.7%位居第三。

綜合兩個槓桿率指標,廈門、深圳和杭州的槓桿率位居前三。主要原因在於城市房價高、上漲快,南京、合肥、蘇州和珠海的居民資金槓桿率也都超過了100%,而這些城市也是近年來房價較高的城市。

有日媒日前透露,大陸2018年家庭債務總額佔收入總額的比例達到53%,增速為全球主要經濟體之冠,而中國家庭債務佔可支配收入比率達120%,即中國家庭負債入不敷出,該比例比不喜歡存錢的美國人多出20個百分點。在1980年代日本經濟處於泡沫時,家庭債務佔可支配收入比例曾達70至120%,與目前中國情況類似。當日本經濟泡沫爆破時,經濟便懸崖式下滑,即使大幅減息及放水也無濟於事,並帶來長久痛苦。

而在大陸,居民把高槓桿的資金投入到樓市以後,極大影響了居民的消費。以深圳為例,2012年,深圳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僅次於北京、上海、廣州,位居全國第四,但到了2018年,深圳僅位居全國第七,排在重慶、武漢和成都之後。其中,深圳居民將更多資金用於購房投資是一大因素。2018年,深圳的住戶貸款餘額達19,942.95億元人民幣。

中共央行近日發佈的《中國區域金融運行報告(2019)》顯示,控制人均可支配收入、社會融資規模等因素後,居民槓桿率水平每上升1個百分點,社會零售品消費總額增速會下降0.3個百分點左右。

恆大研究院院長任澤平分析認為,居民槓桿的過快上升將帶來銀行資產惡化、金融風險積聚以及抑制居民消費增長等不良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