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港媒披露,香港警方已購得三輛水砲車,即將通過測試用以進行道路使用測試。一旦通過, 8月中將用來驅趕示威者。防暴水砲車對人體構成嚴重危害,可造成頭、頸等部位的移位,直射雙眼更可致盲。過去其它國家曾出現過水砲導致示威者死亡的案例。

29日,多家港媒引述來自香港警方的消息稱,香港警方斥資港幣1660萬元購置了3輛防暴水砲車,5月就已運抵香港。每輛水砲車都配置了15管水砲,每分鐘可噴射1200公升的水柱,並可同時射出混合的催淚水劑、染色劑和水。因近日的反送中運動中,催淚彈無法有效驅散示威群眾,警方擬改用水砲車。

消息人士說,3輛水砲車將在本周進行道路測試,路試約2個星期。若通過測試,最快8月中旬就可以投入使用。此外,動用水砲車的行動守則也已完成,助理警務處長以上級別官員即可下令出動。警方目前正評估是否在水砲內加入顏色水劑,用以「辨認」示威者。

據公開資訊,防暴水砲車的武力可對人體造成嚴重傷害。早在2015年4月就有消息傳出,指香港爆發雨傘運動後,香港警方就提出要購買水砲車來對付示威民眾,為了逃避公眾監察,甚至採用了「捆綁財政預算案」方式來尋求儘快通過撥款。但水砲車對人體造成的傷害太大,所以在外國使用時亦常有爭議。

據英國防衛科技建議委員會(Defence Scientific Advisory Council)轄下的小組委員會2004年向英國國會提交的文件,發射水砲可對人體造成以下三種傷害:1. 由噴射水柱直接撞擊人體,會造成包括頭部及頸部移位的創傷;2. 由噴射水柱撞擊下而移動及飛射的雜物撞擊人體而造成創傷;3. 在噴射水柱影響下,令人跌倒或與其他硬物撞擊而引起的創傷。

事實上, 2008年南韓發生反美國牛肉入口的示威中,就曾發生過示威者被水砲射擊後視力永久受損,以及被射穿耳膜的事件。2015年11月14日,南韓農民白南基(Baek Nam-gi)在參加抗議政府修改勞工政策的集會時,被水砲打中腦部,導致創傷性硬腦膜下出血,在醫院昏迷約250多日後離世。

當時,南韓當局對警方使用水砲曾發佈了明確的指引,要求警方如要對10米以內範圍的人士施放水砲,只能向對方的胸部或以下身軀射出每分鐘1000轉(rpm)功率的水砲。而當時現場拍攝的影片顯示,警方在距離白南基約7至8米的距離內以每分鐘2500-2800轉(rpm)的功率射向白南基頭部,導致發生了致人喪命的慘劇。

因此當香港警方提出要購買防暴水砲時,香港社會輿論就已經提出,在公開發佈了警方使用水砲指引的南韓,都會發生過度使用武力而致命的案例,在沒有公開警方使用武力守則的香港,恐怕更難以防止警員的違規操作。

就在港媒披露香港警方即將對水砲進行實地測試的消息後,推特上有網民曝光了曾鼓勵元朗白衣黑幫分子襲擊市民的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立法會內部會議上的一段講話錄像。影片中何君堯回答其他議員對警方使用水砲有何指引的提問時聲稱,香港出了錢當然一定要買威力比南韓的更猛的水砲,使用的衝擊力一定是猛的。而且他還強調,水砲一定要對準示威者衝,否則發揮不了作用。何某更態度囂張地罵向他提問的議員是「飯桶議員」,讓眾網友質疑其背後的黑後台究竟有多硬?

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港警和親北京暴徒的武力襲擊已越來越沒有底線,即使在沒有水砲車這種致命武器的情況下,已有至少數百名市民和記者被打傷,其中有相當一部份重傷住院。雖然港府醫管局一貫聲稱入院者「情況穩定」,但外界質疑一些重傷者的真實處境。日前曾有網友爆料,7月21日元朗有孕婦被白衣打昏,已經流產,但官方否認。

日前,臉書帳戶「只是堵藍」曝光的一段影片顯示,在 7‧28中上環發生的警民衝突事件中,有一名灰衣女生落單,當時她手上沒有任何武器,並沒有任何意圖使用暴力的跡象,只是呆站在原地,卻被一名警員近距離向她的臉部噴射胡椒噴霧,在灰衣女生想走避時,另一名警員又一把將她抱住,讓她繼續被噴胡椒噴霧,最後再把她推倒在地。

據香港電台報道,一名香港少女6月12日在金鐘參與反送中示威時受傷倒地,隨後被8名警察用警棍、警盾圍毆。在送醫急救時,醫師表示,少女身上的瘀傷面積很大,若未好好處理,肌肉會壞死。一個多月後,少女身上的瘀痕漸漸平復,但內心已有嚴重的心理創傷,「夜夜做惡夢,反覆夢到警察施暴的畫面,要靠安眠藥才能入睡」。#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