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這次的反送中運動發生在中美貿易談判期間,自去年3月開始,持續超過一年的中美貿易戰將中共擺在了一個很被動的位置。因此即使香港反送中抗議升級,中共也不敢貿然出動軍隊接管。

據《China Crisis》作者、英文《大紀元時報》評論員James Gorrie去年11月發表的評論文章《特朗普總統的新貿易鐵政是否能粉碎中共政權想要超越美國在全世界的霸主地位的夢想?》(「Will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tough new trade policies shatter the Chinese regime』s dreams of surpassing the United States in global dominance?」)中的分析,世界只要跟中共進行貿易,就無可避免受中共的操控,因此,特朗普在貿易戰上更深層的想法是在貿易上孤立中共。

Gorrie認為,貿易戰暴露了「中國優越」謊言及其真正的經濟脆弱,這從中共對美國加稅的反應可見一斑;中共的反應並不是以增加中國商品的競爭力為對策,而是告訴領導層如何加強「控制」。

Gorrie分析說,面對貿易挑戰,習近平是可以放權於民,就是讓資訊、點子和經濟活動自由流通,這樣中國的經濟一定會增長得很快,而且會很有效率。但如果是這樣做的話,就需要中國共產黨放開其對經濟的控制,這將消減黨的權力和合法性,可能令黨和習的地位不保,甚至引起革命,也因此多年來,中共都是關心如何維持它的控制。

分析指,習近平對特朗普政策的應對也揭示習近平心中明白:來自美國的挑戰不單純在於對中國產品臨時加收的關稅,其更深層意味著美國政策的長遠轉移;特朗普的策略可能不單不允許中國產品入侵美國市場,長遠來講,讓西方的主要市場都要孤立中共。

面對貿易戰,中共如何應對?如果有可能的話,增加與歐盟的貿易,不過,這也是有難度的,因為特朗普已經和加拿大及墨西哥達成貿易共識,就是不能跟「非市場經濟」(指的是中共)進行貿易,否則就是違約。特朗普更準備跟英國、歐盟、日本進行類似的貿易協議。

Gorrie認為,特朗普的貿易政策是有道理的,並反問,為何發達國家要允許他們的技術、IP、生產基地、就業率等被一個以盜竊、欺騙、無法無天、鎮壓、奴役勞工來獲得優勢的國家所篡奪?在中共的重商政策下,這些西方國家都不能進到龐大的中國市場。

他說,特朗普政策長遠可能想見到的成效是:在中國經濟承受很大壓力時,可能會引起中國國內一些地方爆發大規模的動亂,迫使習聚焦到控制那些不滿的人民。中國的經濟和共產黨將在其腐敗、債務和低效中倒下。

在香港反送中事件中,中共遲遲沒有行動,甚至中共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陳道祥少將在6月13日曾向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首席副助理部長海大偉(David Helvey)表明,駐港部隊不會破壞他們一直以來不介入香港事務的原則。那是因為軍隊一出動可能就會引起國際社會的制裁,這不正正是美國貿易政策希望達成的長遠效果嗎?

所以根據Gorrie的分析及駐港部隊司令的表態,在香港反送中事情上,中共不敢貿然出動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