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7月25日,中共商務部確認7月30日、31日中美重啟貿易談判消息。對於此次談判地點為何選在上海,中共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在例行記者會上解釋,不同地點磋商十分正常,上海具備開展磋商的良好條件。

據悉,本次會談是應中方要求,更改貿易談判的地點。過去的貿易談判都是在北京或者華盛頓,而這次中方要求改在上海會晤。

《香港經濟日報》認為,中美談判轉戰上海有三點原因。首先,北京是中國政治中心,上海則是中國商業和金融中心。中美貿易戰在北京談判多時仍然沒有結果,中美政治問題成為死結,美方為了政治利益看來並不介意犧牲部份經濟好處。中美談判移師上海,可淡化中美現時衝突的政治性質,有望改善談判氣氛。

其次,上海作為中國擴大對外開放的橋頭堡,是中國內陸國際化程度最高的城市。從這個層面來看,或許中國也是想傳遞給美國中美之間有廣闊合作空間的信號。

上海是中國最早一批開埠地方,美國等西方國家在清朝於上海建立租界,上海逐漸成為東亞最繁榮的大都會與商業中心,並有「十里洋場」之稱;著名的友邦保險(AIA)也是美國商人在上海創立。上海也沒有受到清末太平天國及義和團等大型動亂衝擊,可謂大時代下的一片福地。 

上海是北京以外最佳選擇

再者,上海在中美外交史中曾扮演過特殊角色,現在又是中國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經濟地位顯著,是北京以外的最佳選擇。

1972年,《上海公報》的簽署為中美建交奠下基礎。《上海公報》認為,中美關係正常化符合兩國利益,雙方同意擴大交流以便貿易,而美方亦承認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對台灣是中國一部份並不提出異議。這些原則對今天敏感時局的關聯不言而喻。

另據香港《南華早報》7月24日報道,專家認為,中國決定在上海舉行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這可能是一個新的跡象,表明北京在為曠日持久的貿易戰做準備之際,正在修改其戰略。

《日經亞洲評論》7月25日刊文稱,美國前副貿易代表卡特勒(Wendy Cutler)說,將如此高級別的貿易對話在首都之外舉行不符合慣例。「這麼做的理由有很多,包括允許雙方限制各方代表團的規模。」

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問題專家杜大偉(David Dollar)說,中共每一年一次的北戴河會議也有可能是一個原因,中共很多高層領導將參會。

杜大偉說,由於北戴河會議,中共很多高層領導人或無法會見美國代表團,將談判挪到上海能減少一些外交上的尷尬。他認為,「雙方都已經釋放信號表明,這次會談不會有大的突破,因此在哪裏會晤並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