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人把一顆碎石掟過去,警察便抬起槍,瞄準他們的頭,發子彈。

四面槍聲,青年人只有雨傘和紙皮做的盾牌。他們知道,碎石會換來可以殺死他們的子彈,他們仍然要掟過去,成本差距之巨大,只是為了表達最後一點尊嚴。

幾周以前,放催淚彈過後,還會看到有些孩子抱著一起哭。如今已經沒有了,他們已經死也不怕。他們口袋內沒有槍,不少年輕人卻帶了一早寫好的遺書,給父母的,給朋友的,給弟妹的遺書。一封一封寫好,然後走出去。這是他們唯一能好好做的「準備」。

有人問他們:「沒有其他東西更值得珍惜嗎?」他們堅定地會答:「沒有。」

一夜倉惶過後,我在地鐵站聽到一位孩子打電話給媽媽,大概是被催促回家,孩子紅著眼說:「我,不會後悔。」我忍著不掉下來淚水,為甚麼我們要孩子這麼堅強,堅強到在死亡面前,他們也不哭了。

聽說那晚有孩子到餐廳問可否借充電,老闆問他們要不要吃些甚麼,他很抱歉的說「我沒有錢…」老闆紅了眼。有學生告訴我,他們已經把儲蓄全用來買頭盔、眼罩、口罩等基本保護裝備。不止給自己的,他們買了更多給現場其他人,保護大家,所以沒錢吃飯了。

這些,是晚上還抱著毛公仔進睡的孩子,早上醒來便準備好面對瞄準額頭的槍。沒有其他,只因為要守護家園。

看著他們在烈日下認真製作紙皮盾牌,我很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