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三美國前特別檢察官穆勒眾議院聽證後,周六(7月2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臉書上再次轉發英文《大紀元》專欄文章。這也是今年以來,特朗普第六次轉發英文《大紀元》文章。

特朗普在其官方臉書帳號上轉發的英文《大紀元》專欄文章題為「忘記穆勒,國會需要問詢『韋斯曼報告』的真正作者」(Forget Mueller, Congress Needs to Interview the Real Author of the 『Weissmann Report』)。

文章的作者是迪格諾瓦(Joseph diGenova),曾擔任哥倫比亞特區美國聯邦檢察官和獨立法律顧問,他是diGenova&Toensing LLP的聯合創始人。

獲特朗普轉發的英文《大紀元》文章說了甚麼

通俄門調查的結果還美國總統特朗普清白,7月24日的穆勒眾議院聽證也再次證實特朗普團隊和俄羅斯在2016年大選期間沒有任何犯罪陰謀。英文《大紀元》在這兩年時間裏,從未做過相關的虛假報道,這也使其通俄門的報道備受歡迎。特朗普總統也數次在臉書上轉發在英文《大紀元》網站上的文章。

迪格諾瓦在文章中說,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混亂證詞非常清楚地表明,他只不過是特別律師調查的傀儡,他已經度過22個月的艱苦日子。這次滑稽調查背後真正策劃者是穆勒的副手安德魯‧韋斯曼(Andrew Weissmann),現在是他被追究責任的時候了,且美國人應該了解這次調查的真相。

迪格諾瓦舉例說,調查何時開始?為甚麼特別檢察官的工作人員是對總統有明顯偏見的民主黨人?為甚麼穆勒的團隊依靠未經證實的、黨派反對派的研究,來指控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所謂的間諜活動?

文章還說,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應該傳喚韋斯曼,然後他去回答穆勒無法提供的答案,並要求他對破壞通俄門調查完整性的許多不正當行為負責。穆勒證詞唯一透露的是,他從未真正負責特別調查。如果美國人民要了解這次獵巫的真相,參議院共和黨人將不得不傳喚韋斯曼。

這篇文章轉發一天內,獲得2400多次分享,16,000次點閱。

其中一名網民Melinda Diamond寫道:「我同意。 我看了整個採訪。 這就像我的母親做了我的工作,然後我在課堂上被提問。……. 穆勒似乎對他所寫的內容一無所知。」

另一名網民Sheri Jahn則寫道:「我們對你有很大的信心,總統先生,司法部長巴爾(AG Barr)! 上帝保佑你們倆!真正的美國人是你們的後盾!」

韋斯曼是穆勒團隊二號人物,他此前被指在司法部前代理部長薩利‧耶茨(Sally Yates)2017年初拒絕支持特朗普總統的旅行禁令時,曾向耶茨寫信表示感謝和最深的敬意。《華爾街日報》2017年12月8日報道稱,韋斯曼還參加了2016年希拉莉大選夜晚會。

《華盛頓郵報》指,韋斯曼曾在2008年為「奧巴馬勝利基金」捐獻了2300美元,在2006年為DNC捐款2000美元,在2007年向希拉莉競選團隊捐獻至少2300美元。

真實報道通俄門 英文《大紀元》獲特朗普和讀者認可

特朗普自上任美國總統的兩年多內,一直被通俄門陰雲籠罩。各大媒體也在不斷報道「特朗普總統與俄羅斯勾結,以贏得大選」的文章。在通俄門的報道上,英文《大紀元》則是少數幾個從未接受過這種虛假敘事的媒體之一。

兩年多來,英文《大紀元》做了一系列被稱為「間諜門」(Spygate)醜聞的調查性報道。其中以「間諜門:共謀真相」為主題的信息圖(Infographic),是關於此類主題新聞報道中最全面的闡述。

英文《大紀元》的報道越來越受到讀者以及特朗普總統本人的認可。近期,英文《大紀元》的訂戶猛增。

特朗普總統4月20日在其官方臉書帳號上也轉發了英文《大紀元》一篇關於通俄門的專欄文章,並引述了其中的一段。

這篇由特朗普2020年總統競選團隊諮詢委員會成員傑森‧梅斯特(Jason D. Meister)在英文《大紀元》上發表的專欄文章,名為「『空漢堡』式的穆勒報告 讓美國耗資巨大」(Nothingburger Mueller Report Came at a Cost Too Great for America)。

文章指出,穆勒團隊花了兩年的時間,出了份400頁報告,但裏面的內容都是大家已經知道的信息。民主黨人在穆勒調查及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調查期間,一再誤導美國人民,稱已經看到通俄門的證據。這些調查已經投入了過多的資金。

穆勒在今年3月完成了「通俄門」調查報告,司法部在4月對外公佈了刪節版本。5月份,穆勒發表聲明表示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指控特朗普競選成員是否與俄羅斯政府共謀」,但他拒絕以總統是否阻撓調查做結論。民主黨人正在關注這一點,試圖彈劾特朗普。但穆勒眾議院聽證後,彈劾幾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