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7月28日下午3時,市民自發在遮打花園舉行集會,隨後兵分三路遊行至上環、銅鑼灣和灣仔追究元朗黑社會無差別地恐怖襲擊市民和警方的開槍事件,其後均遭到警方暴力清場。

集會現場有香港學生向本報披露他們這兩個月來的心路歷程,其中有女生數度落淚,哽咽一度說不出話來,她們希望社會能理解,「我們不想香港成為中國底下一個沒有自由的城市」。

遮打花園集會 年輕人披露心聲

28日遮打花園主題為「追究元朗的攻擊事件和上環的開槍事件」的集會獲警方發放不反對通知書,活動時間下午3時至晚上11時。由於警方前一天拒絕港人光復元朗的大遊行,人們以「一日遊」方式前往聚集抗議並遭警方催淚彈、海綿彈的清場,至少23人受傷11人被捕。

憤怒的港人以集會名義從四面八方聚集遮打花園內外,花園內的人流從遮打花園的二側排隊出去,與行走在遮打花園外的人流彙集成浩浩蕩蕩的遊行隊伍,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早已不重要,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擋港人上街請願的決心。

集會現場一名打傘的陳姓大學生接受本報採訪,談了他對最近一段時間反送中系列抗爭行動的思考與理解。

「最近兩個月的時間,大家都看到香港社會不說動盪吧,但是政府帶動下這樣一個管制危機。我們每個星期都出來遊行,100萬、200萬的時候,還有幾條生命失去的時候,他們(政府)還是那樣一個居高臨下的態度,完全沒有回應過我們的任何一個訴求,還不斷這樣譴責,對於社會現在分裂到這種程度完全沒有幫助。」

他以前一天警方在元朗的暴行為例說,昨天下午5時警方已經在放催淚彈了,但其實還有很多人都往那個朗平站走,準備參加那裏「行街(遊行)」。我相信今天發射子彈的時間都不會晚到哪裏。

他介紹,從小至大就灌輸給我們遇到事情、遇到危機的時要找警察,「但是現在警察不保護市民,那我們到底可以找甚麼人幫助我們?現在可以說香港的警察是失準。不說是解決問題吧,哪怕是緩和一下,現在大家的關係如此僵硬的時候。但警方包括昨天用子彈的底線已經不知道設到哪裏了。」

對於警務處處長希望市民對警隊有信心,他說,對警察的信心不是說給他就有的。並重申「不是我們不給他信心,而是他正在破壞我們市民給他的信心。」

他進一步分析,由頭到尾都是他們不斷這樣譴責我們這些和平的示威者。「可能有少量的衝擊,但是很多時候,我看到的片段都是我們根本沒有主動去衝擊,而是他們不斷將防線收窄,不斷去製造混亂、製造恐慌出來。感覺我們要走了,將他們的暴力驅散順理成章地去執行。」

陳姓同學介紹,「元朗站那邊,幾分鐘前讓我們撤離,當我們開始撤離的時候,幾分鐘之後,他們(警察)就有開始趕我們。元朗的西鐵站只有一條的時候,我們還沒來得及撤離,當然前線是會有保護正在撤離的人的,但是後面還沒來得及走,他們又不斷地趕,當他們放催淚彈的時候,那叫那些人去哪裏呢?」

他也委屈表示,「我們沒有理由被他們按著打的嘛,當看到我們有稍稍反抗的動作的時候,他們(警方)又覺得是一個襲警的行為,就會順利成章地去用更加多的武力去鎮壓你,那我們怎麼辦呢?當我們有適當的反抗的時候,他們(警方)又覺得是很嚴重的衝擊,那我們如何平衡到我們應該做的事呢?遊行也遊了。在立法會的那個柱子上印著,教我們遊行是沒有用的,所以我們唯有不斷地去集會。」

學生承受壓力很大 受訪時數度落淚

目前香港社會民間大規模的反送中運動遭到警方的暴力打壓,社會呈現嚴重撕裂,學生在抗議過程中付出很大,但也遭到一些指責和不解,因此香港學生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

集會現場姓鄭的女生向本報說,「我們這個心理障礙,需要很大的努力去克服。例如在網上有很多反對我們行動的一些人士,例如來自警官,就是說要打死我們那種話。當然,一開始是不開心的。」

鄭同學談到這還動容落淚,一度哽咽。

她繼續說:「可是想想,我們是尊重他們的意見,但我們不認同他們的意見。沒關係,他們有他們說的,我們有我們自己做的。我們都是為了一個目標,那就是為香港好,我們不想香港成為中國底下一個沒有自由的城市。」

淚水又再度溢出眼眶,她側轉身子控制一下悲傷的情緒。

政府官員集體聯署 對林鄭表示不滿

近日香港政府的5百位行政主任(EO)聯署發公開信,譴責警方行為並批林鄭對強烈的民意置若罔聞,導致香港陷入困境。

遮打花園集會的同天,香港的政治新聞處的新聞主任發出致港人的公開信,認為當前香港局勢已沒有選擇中立的餘地,「保持中立和沉默等同支持施壓者,向惡勢力低頭。」

元朗發生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暴行令人髮指,然而政府及後竟將上環示威活動與元朗襲擊的回應以同一新聞稿處理,混為一談;新聞稿更以激進及暴力衝擊等字眼形容上環的示威者,但對元朗發動形同恐襲的白衣暴徒,只以有人聚集及衝突等字輕輕帶過,實在是混淆視聽,侮辱港人智慧,行為可恥。

鄭同學表示,港人目前越來越團結。現在,連政府的公務員都站出來,反對他們。「那林鄭月娥,是不是要站出來面對,和反省自己的過錯?就是要撤回,不是要送中。」

「還有,警察使用暴力的行為,是不是要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來調查他們。當然,不只是警察,我們有錯的話,我們也會接受那個委員會的調查的。」

鄭同學還表示,作為學生她們會堅持下去,「就算9月開學之後,我們也會站出來。我們就是不想看到,香港成為中國另外一個沒有自由的城市。」

陳姓同學認為,現在社會上包括公務員等團體都出來發聲,我是樂於看到這樣的事情的,也希望他們出來支持一下大家。我希望有這樣的一天,而不是每次都集會完、遊行完接下來就是衝擊,是一個很惡性的循環,無助於解決這件事。

他對香港的未來還是有信心的,他說,「未來要比以前更加團結,現在已經不存在一個中立的表態了,要就是偏藍,要就是偏黃,我看到很多言論都是偏藍那邊一定是就算我們多麼的和平,他們都會拿著相片圖片或片段告訴他們的朋友,這些一定是『暴徒』的行為了。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怎麼樣去集結一邊的人,讓(支持我們)那邊成為大多數,以及未來11月的選舉,希望可以做到票債票償這樣一個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