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僅隨意禁止中國公民出境,自7月以來,中共還扣留多名外籍人士,包括一名美國人,凸顯中共政府加大了對包括美國人在內的外國人禁止出境(離開中國境內)的力度。

隨著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中共官員越來越多地針對美國商人、官員和經常訪問中國的人士,使他們受到各種形式的騷擾,包括禁止他們離開中國。問題不僅限於美國,其它幾個國家,包括加拿大、英國和澳洲,都已經對其公民前往中國發出警告,並建議他們了解被中共禁止出境的危險。

接受《紐約時報》採訪的人士對中共當局騷擾美國人表示了越來越多的警覺,他們擔心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可能會使商人和前官員成為潛在目標。《紐約時報》採訪的十幾個人中有許多人要求匿名,因為他們擔心中共當局的報復行為。

美國商界也對中共隨意扣留外國人的行為表示不滿,認為這是不可接受的,且違反國際法。

外交官被談話 科技高管被跟蹤

據知情人士透露,6月下旬,中共當局試圖問詢美國一名前駐北京外交官。這名前外交官一直在北京參加一個人工智能論壇,他幫助組織了這次論壇。一名酒店員工在6月25日晚上給他房間打電話,說大廳裏的中共政府保安人員想找他談話。這名前外交官警覺地通過電子郵件向其他美國與會者發送電子郵件,然後去了大廳。

兩名便衣警察讓他跟他們走,並回答問題。知情人士說,他們向他詢問了他的外交身份,以及是否有外交豁免權。他們要求看他的護照,但他表示拒絕。這位前外交官打電話給美國大使館官員。當美國高級外交官抵達後,中共官員才離開。

其它的突發事件也在營造恐嚇氣氛。今年早些時候,一名曾在中國旅行並在中國工作十多年沒有發生重大事件的科技行業高管,突然被中共當局跟蹤。

這名高管在去參加會議的路上,突然發現有一輛黑色汽車似乎在跟著他,該車並沒有採取任何預防措施來掩飾其存在。當該高管抵達機場準備離開時,約六名戴著耳機和身穿防彈背心的男子突然從那車裏躥出來。一人帶著一個可見的側手武器,另一人對這名高管進行拍攝。然後其中兩名男子尾隨他通過安檢,一直到他前往登記口,再直到他登機離開。

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美商界不認同中共人質外交

據知情人士透露,6月初,保守派億萬富翁兄弟大衛和查理斯‧科氏(David and Charles Koch)所擁有的集團公司科氏工業公司(Koch Industries)的一名華裔美國高管被告知,他不能離開中國南方的酒店。隨後他被審問了多日,內容是貿易戰和中美關係惡化等問題。

雖然當局告訴他,他將不被允許離開中國,但他們沒有拿走他的護照。知情人士補充說,在美國國務院介入後,緊張局勢得到平息,這名高管飛離了中國。

在一些討論中,兩名了解科氏工業公司高管事件的人士認為,中共此舉試圖向特朗普總統發出一個信息。

博欽律師事務所(Perkins Coie)北京辦事處與在中國的美國公司合作,該事務所合夥人詹姆斯‧齊默爾曼(James Zimmerman)表示:「中共政府通過在邊境和酒店拘留美國人來提高關注度,這是一種非常肆無忌憚的方式,並且顯然有意向特朗普政府發出信息:到了緊要關頭,他們可以使用人質外交。如果他們朝著這個方向走,美國商界不會認同這一點,因為這會給他們的數十億美元中國投資帶來風險。」

私人偵探:文革以來最惡劣的環境

隨著貿易戰的加劇,中共試圖利用美國人向特朗普政府發出信息。中共在6月召集美國高管,並警告他們,如果他們遵循美國政府提出的禁止銷售美國技術的禁令,他們將會受到影響。

據知情人士透露,商人在中國旅行時採取了新的措施,包括使用一次性電話和清理可能包含敏感信息的筆記本電腦。總而言之,商人越來越緊張。

6月下旬,一個美國工業集團向其成員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該郵件表示該集團「正在完成一項詳細的危機計劃,以便在我們的一個辦事處被突襲和/或我們的一名工作人員被拘留時使用」。

英國私人偵探彼得‧漢弗萊(Peter Humphrey)在2013年為葛蘭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工作時被監禁在中國。他現居英國,就(外國)公司在中國的安全和商業問題提供諮詢。他表示他的客戶面臨越來越多的報復:「很多西方企業都不願意大聲說話,因為他們認為事情可能會變得更糟。」

他補充說:「我相信,就人們受到監視、控制、懲罰的程度而言,我們正在看到自『文化大革命』以來最惡劣的環境。」

《紐約時報》的文章呼籲,在中國開展業務的美國公司和特朗普政府都需要向中共政府發出一個明確的信號,即此舉是非常不可接受的: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不應該阻止美國公民進出中國,因為這樣做違反國際法規,這是一個原則問題。

「我相信,就人們受到監視、控制、懲罰的程度而言,我們正在看到自『文化大革命』以來最惡劣的環境。」(AFP/Getty Images)
「我相信,就人們受到監視、控制、懲罰的程度而言,我們正在看到自『文化大革命』以來最惡劣的環境。」(AFP/Getty Images)

中共禁止更多中國公民出境

然而,美國權威雜誌《外交政策》調查發現,最容易被中共禁止出境的人不是美國商人,更普遍的是中國公民。《外交政策》有關中共禁止出境的研究表明,近年來,有數千甚至數萬中國公民被禁止出境:據中共官方媒體報道,僅在上海,就有超過5000人被禁止在2016年至2018年間離開中國。

利用開源文件,包括新聞報道、國際人權組織的新聞報道,以及中國學者的學術論文,《外交政策》收集了過去15年中149宗禁止中國公民出境的信息。雖然有幾個案件涉及商人,但大多數情況下被禁止的人都是活動家、人權律師和自由派知識份子,因為他們更有可能曝光他們的經歷。雖然許多禁令是短暫的,被用來強制阻止個人參加某個特定會議,但有些已經遭受了持續數月甚至數年的出境禁令。

據中共官方媒體報道,僅在上海,就有超過5000人被禁止在2016年至2018年間離開中國。(AFP/Getty Images)
據中共官方媒體報道,僅在上海,就有超過5000人被禁止在2016年至2018年間離開中國。(AFP/Getty Images)

對於活動家和維權律師的出境禁令,展現了北京的這些禁令的核心目的:禁令是壓制批評人權記錄的關鍵工具,也是懲罰和平的異見人士(批評者)的手段。

《外交政策》還查明了23宗活動人士和律師的親屬被禁止出境的案件,其中包括一名父親是人權律師的5歲女孩,以及著名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孩子因禁令無法上大學。這些案件令人深感不安,顯示中共政府利用對家庭成員施加限制,作為強迫活動家、知識份子和維權律師遵守共產黨路線的手段。

一些被禁止出境的人士每次想要出國旅行時,都被迫向警方做出各種承諾,例如不接受外國媒體採訪、不參加海外公共活動。從本質上講,他們必須僅僅為了獲得護照而和當局逼迫他們放棄其它權利討價還價。

加拿大前外交官被扣 學者:人質外交和國家恐怖主義

《紐約時報》文章認為,加拿大當局在美國的要求下逮捕了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的高管孟晚舟後,這些問題升級。中共隨後拘留了一名加拿大商人和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

致力於中國和東亞政治經濟研究的彼得‧張(Peter Zhang)曾在英文《大紀元》(The Epoch Times)上發表評論文章,分析了中共政府正在擴大對人質外交的使用等問題。他認為,中共政府對人質的使用範圍擴大到了西方外交官。該行為明確顯示了中共的黨治國家正在擴大其劫持人質的範圍,從中國異見人士到海外華人,再到來自西方國家的非中國公民。

他在文章中指出,2003年,《紐約時報》透露,歸化入籍的美國公民查理斯‧李(Charles Lee)博士因試圖提高公眾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精神運動的認識而被監禁。2018年11月25日,《紐約時報》報道透露,為了抓捕逃亡的銀行官員劉長明,北京方面禁止他的兩個孩子維克托(Victor Liu)和辛西婭(Cynthia Liu)離開中國。

彼得‧張指出,隨著北京不再滿足於僅僅利用持不同政見的本國公民進行人質外交,西方民主國家開始擔心他們國家的公民也會更多地被這個黨治國家劫持為人質。

他在文章中呼籲,國際社會的其它國家應該明確地將北京的行為稱之為人質外交,而北京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應該被嚴肅對待。國際社會應該團結一致,明確譴責這種不法行為,不要讓國家支持的恐怖主義成為常態,並左右我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