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香港7.27元朗反黑大遊行後,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支持香港人反送中的「守護香港」集會遊行。

當日下午約2點30分左右,遊行隊伍從悉尼市中心的州立圖書館出發,經由海德公園穿過市區後,到達女王大廈(QVB)門口。人們在女王大廈旁的香港經貿處大樓的外牆上,設立連儂牆,藉此表達守護香港,為港人加油的心聲。3點40分左右,連儂牆設立不久,有疑似大陸女留學生模樣的人經過時撕扯連儂牆上的留言,被眾人制止後迅速離開。

自7月以來,就有民眾自發在香港經貿處大樓外設立連儂牆,發起者表示,他們通常周五開始,但周日會被全部清除,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會繼續設立。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遊行至終點市中心的女王大廈後,人們在香港經貿處大樓外設立連儂牆。(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遊行至終點市中心的女王大廈後,人們在香港經貿處大樓外設立連儂牆。(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香港經貿處大樓外的連儂牆。(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香港經貿處大樓外的連儂牆。(安平雅/大紀元)

打壓升級 嚴峻形勢延燒至澳洲

隨著7月21日元朗大遊行發生暴徒襲擊普通民眾,港警不作為一事,人們看到中共對付香港反送中和平抗議人士的手段已經升級。

6月初以來悉尼舉行過多次聲援香港的活動,今次明顯看到很多人戴起口罩或眼鏡遮面,一些受訪者也因為擔憂中共報復打壓不敢透露姓名或拍照。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香港學生表示,此前因為學校放假他返港回家,剛好是「七一」前夕,他和十幾個學生在香港海關時被扣留半個多小時,海關人員並未說明任何原因。另有學生也表示,因為擔憂安全問題很抱歉不能接受採訪。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民眾自製的標語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民眾自製的標語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民眾自製的標語橫幅。(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民眾自製的標語橫幅。(安平雅/大紀元)

7月24日,位於布里斯本的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的部份香港學生舉行聲援「反送中」集會,表達他們對由親民主活動人士所領導的香港示威活動的支持,反對北京對香港日益增長的干預。他們後被中國大陸留學生圍攻,發生肢體衝突。次日,布里斯本中領館發聲明定性集會學生為反華勢力、進行分裂活動,稱大陸留學生的做法是愛國行為。

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也參加了28日悉尼集會,他在現場就昆士蘭大學圍攻事件表示,中共所謂的愛國教育教出來的是民族狂熱分子,學生被洗腦後,不允許任何人對中共政權發出批評之聲。

「所以當香港人爭取自由、爭取自治、爭取真普選時,就被這些學生認為是反對中國。他們分不清『中國』和『中共』,對共產黨的批評他們都接受不了,很可悲的一代學生。」他說。

「在華人社區裏,包括這裏的某些華人,還有一些留學生,他們多年來一直在執行中共的政治任務,這一點都不奇怪。只不過這一次他們針對的對象是香港人,以前他們針對的是當地的法輪功、民運人士、西藏人,他們做過很多類似的事情。」馮教授說。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民眾自製的標語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民眾自製的標語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人們聚集在遊行終點女王大廈(QVB)前。(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人們聚集在遊行終點女王大廈(QVB)前。(安平雅/大紀元)

反常現象 有人幕後主導  不僅僅是滲透

自由撰稿人丘先生表示,最近看到有一些反常的現象。「比如萊德(Ryde)市議會開會那天有一群人向市議員施壓,指控他們聲援香港反送中是不恰當的做法。還有過去很少有華人關注市議會的事務,但突然之間他們去責怪市議會不應關注市政民生以外的事情,這是反常的。再加上昆士蘭大學的事情,也特別反常。因為向來絕大部份中國留學生不敢輕易做一些違法的事,基本都是很安靜的。怎麼會搞到中國學生去打人?如果沒有人鼓動他們,他們會去做這個事情?我很難想像。我很肯定是有人在幕後操盤,而且是很強勢的部門在主導這些事情。」他說。

當被問及是否感受到澳洲的聲援反送中活動隨香港形勢變嚴峻時,丘先生說:「你看這次遊行,有多少人要帶墨鏡、口罩,包著頭、遮著臉,這裏是澳洲悉尼,我們在澳洲都得做這種事情。相信很多華人都有這個印象,跟朋友在華人餐廳吃飯,有時候講到一些比較敏感的事情時,都要互相提醒大家小聲點。這其實已經超過了滲透的層次了。就算是到了澳洲了,人們仍是很害怕。我作為澳洲一個普通的居民,我都會感覺到有一種壓力。比如說我們身邊的朋友,還有我自己在說每一句話之前,我都會先考慮一些部門會不會來找自己麻煩。我覺得這已經超越了滲透的層次了。」

他也表示,他是香港人,在香港長大,一直堅持的是「合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直到今年6月前,他都一直以為自己堅持的理念是對的,但是從6月至今,悲哀的是,香港政府的一次次所作所為讓他覺得他錯了。#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民眾自製的標語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民眾自製的標語牌。(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人們聚集在遊行終點女王大廈(QVB)前。(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7月28日,悉尼香港社區以及關心香港的華人發起「守護香港」集會遊行。圖為人們聚集在遊行終點女王大廈(QVB)前。(安平雅/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