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是7‧20二十周年,7‧20標誌著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開始,也是法輪功反迫害的開始。

從一開始,其實中共在20年前所做的一切,就註定了它一定會失敗。到了今天,大概沒有甚麼人懷疑這一點了,就包括中共內部高官都在算計中共甚麼時候倒,他們可以留怎麼樣的後路。但這個事情發生的過程,中共是怎樣在迫害法輪功的整個過程當中,一步步走向今天這一步的,這是很值得探討的。我個人有一些觀察。

橫河通過影片連線,在「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研討會上發言。(李莎/大紀元)
橫河通過影片連線,在「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研討會上發言。(李莎/大紀元)


為迫害法輪功 中共再次發動政治運動

從7‧20這一天抓人開始,中共實際上就走出了第一步。這一步是甚麼呢?就是中共在文革結束以後,曾經承諾不搞政治運動了,企圖把整個的國家方向從以革命為主轉向以建設為主。這個方向,在89年六四的時候有所變化,但是實際上沒有重大的偏離,因為那是一場快速的鎮壓。

但是直到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它就面臨著一個問題,因為法輪功在中國的法律體系裏是合法的,沒有破壞任何法律。所以,它沒有辦法用當時已經建起來的法律來對付法輪功,那麼怎麼辦呢?它就決定開始一場政治運動,也就是說,它把原來已經既定好的方針,就是國家的方向從革命轉向建設的這個方向給扭回去了,重新開始用革命的方式。因為政治運動是革命方式,所以從這一步走出去以後,實際上就中斷了中國真正的轉型,當然我們不是說中共已經能完成這個轉型,至少它是用這種方式來改變了歷史的進程。

後來,經濟有很大的發展,但這個經濟發展,並不是轉型的結果,並不是說在經濟發展上真的有一套完整的政策,而是利用了美國和西方國家大量的投資所完成的。不是它自己、自身內部的改變。

因為是要搞政治運動,它就做了一系列的事情。

中共動用國家機器的力量系統地破壞法治

第二步,就是破壞中國的法治。

中國的法治從來沒有建立過,但是,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時候,確實設法立了很多法律。雖然立了很多法,可能就是有這個想法,但是法治這一步也從來沒有完成過。當它走到真正需要改變的時候,正好共產黨要開始迫害法輪功了,於是它就制定了一套法外的系統,對法輪功進行迫害。又阻止了中國有建立法治社會的可能,把這個可能性徹底地消除了。

不是說一定會走向那一步。如果沒有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中共肯定也會在各種方面阻止這個法制的形成。但是,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使得中共用整個國家機器的力量,系統地來破壞法治。之前就沒有法治,這是在試圖建立的過程當中,就把它給徹底摧毀了,所以這個就一直影響到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從709的律師案,還有現在新疆的集中營,以及貿易戰對加拿大人、對台灣經濟師的任意拘捕,作為一個國家政權,已經完全無視法治的存在,實際上,它是從20年前就系統地就走到這一步來的。

對於任何政權而言,這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跡象,對這個政權的穩定,也是很不利的。這就是為甚麼後來就是越來越用高壓來維持穩定,而不是用把社會變成一個健康的機制。

中共以搞鬥爭的方式打壓法輪功 首次失效

現在就講法輪功的反迫害。中共是搞階級鬥爭的,搞鬥爭它是最拿手的,對所有被迫害的團體,它這個方式都是很靈的,但是唯一的、第一次不靈的,就是在打壓法輪功的時候。

7‧20這一天,中共的計劃是甚麼呢?把法輪功當作一個組織來對待的,那麼,組織就有組織結構。所以,就用抓捕各地輔導站站長和輔導員這種方式,一抓以後,它認為這個組織結構就打散了,組織結構不存在了,那麼法輪功自然就沒有了。所以它為甚麼當初這麼自信地認為,好像三個月就能夠消滅法輪功,其原因就在於此。但是,它沒有想到的一點,它真的是沒有碰到過這種形式,就是法輪功學員是修煉。

雖然當時有輔導站,或者煉功點這個形式,但這個形式其實就是臨時召集一下,這些人並不是真正的組織機構的負責人。因此,一旦當輔導站站長被抓了以後,法輪功學員就真正要靠自己了,就要靠自己內心了,那就是法輪功講的「以法為師」,真的是沒有主持的。所以這時候,每個人就以自己通過修煉得到的益處和了解的情況,上訴去。

那麼,中共立刻碰到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不僅法輪功沒有被第一波的打壓給打下去,還前仆後繼地到北京上訪,給中共造成了一個非常大的困境。甚麼困境呢?就是天安門廣場應該是中共歷來被認為是它的統治象徵,從來都是為它歌功頌德的地方,沒想到,變成了一個抗議的中心,抗爭的中心。

中共當時又碰到了一個非常大的難關,就是它完全誤判了法輪功,這是它自找的。它認為它的鬥爭哲學行之有效,因為以往都有效,所以這一次也會有效。但很快它就發現,當時說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它沒有能夠完成。中共為甚麼說三個月要消滅法輪功?這個實際上沒有更多證據表明這一點,沒有具體的中央文件或者講話,但是,有兩個事實可以證明中共當時確實有這個規劃的。

第一個事實,是當時的央視「焦點訪談」組織的反法輪功的節目。實際上,它在第一個月、第二個月達到高峰,第三個月就快速下降了,整個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這個趨勢。也就是說,它當時準備的材料,只夠用兩個多月,它沒有打算長期作戰。後來這個趨勢,雖然說我們還是能看到鋪天蓋地的文章,但如果你一篇一篇文章分析的話,就能看到這個趨勢。後來一直到2001年天安門廣場自焚以後,又組織了一次大的反法輪功的宣傳。到了2004、05年以後,就基本上消失了,就這個過程。

第二個事實,是它用政治運動方式準備快速消滅法輪功,所以它沒有打算要長期作戰,因此,在法律上沒有任何準備。迫害開始的時候,它是以兩個部門文件為標準的。但三個月以後,它發現原計劃失敗了。於是就臨時湊了一個,由人大常委會在10月30日臨時做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按照中共自己的解釋,有法律效應,所以就被認為是一項法律,就是所謂的《反邪教法》。也就是說,它是三個月以後才補充的,當然這個所謂的決定裏面也沒有提到「法輪功」,但是不管怎麼說,它實際上認為它在彌補這件事情。

從這裏也可以看出,中共迫害法輪功是沒有法律依據的,當然即使後來的法律本身,所謂的決定,它也是違法的,也不是一個法律依據。

中共所有的計劃都被法輪功學員很自然地回應,這不是一種有計劃的,但中共卻沒有辦法,被陷在自己挖的坑裏面了。

法輪功反迫害 講真相從高層到民眾

接下來,中共面臨著很大的困境。2000年,在日內瓦開了一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它迫切需要在日內瓦改變它在國際上迫害人權的形象。此時,有三個因素:中國民眾不願意加入它的迫害;在國際舞台上它受到譴責;天安門廣場,自認為的政治中心變成了法輪功的抗爭中心。

在2001年1月,中共製造了「天安門自焚」的偽案,挑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自焚偽案」發生的時間,正好和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一個轉折點很接近。這個轉折點就是從向中共高層呼籲轉向對中國民眾的講真相。之前,有很多人都抱著這樣的想法,可能是中共不了解法輪功是甚麼,所以到天安門向中共呼籲停止迫害。

這個轉向非常重要。事實上,這是法輪功創造出來的講真相的方式,是對中共政治迫害的宣傳最好的回應。因為當時法輪功在國內不掌握任何宣傳工具,找不到任何對應的機制,所以他們只能去講真相。

這立刻就使中共長期有效的宣傳機構開始走向沒落,就開始失靈了。這不是一個針鋒相對的,但卻是一個非常有效的。類似於「一物降一物」,滷水點豆腐。雖然沒有宣傳工具,但是法輪功學員有這顆心去講真相。

從此以後,人們和外界都認為法輪功放棄了對中共高層的呼籲。當然,作為反迫害的基調從來沒有變過,仍然還是停止迫害、懲辦元兇,但是在具體的做法上,卻是一個很大的轉變。

現在就講到宣傳機器了。中共對於任何一個群體的迫害,它的宣傳工具都是最主要的。它的兩個桿子,一個是筆桿子,一個是槍桿子。對內,筆桿子就是宣傳機構;槍桿子,實際上它不是指軍隊,在國內實質上它指的就是這些政法系統。

說到宣傳機構,它有一個變化過程。為甚麼到了2004年和2005年以後,就沒有大規模的反法輪功宣傳了?法輪功學員的抗爭使得中共的宣傳機構第一次失效了。

我們不知道中共的決策過程是甚麼,但有這樣一件事情,有一次在天安門廣場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當時有個小報報道了,有人就打電話到當事人的家裏,打電話給宣傳機構,問這件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地方官員就回答說是,不能提法輪功,任何媒體報道不能提任何法輪功的事情,不管是好是壞,提了就是替法輪功宣傳。

也就是說,到了2004年、05年,中共很快地就發現,反法輪功宣傳產生了一個對它非常不利的負作用。中共突然發現這一次的迫害不靈了,它原計劃就是在迫害任何一個群體的時候,都是用一、兩個星期、或者兩、三個星期,最多一、兩個月就解決問題了。結果,到了三年、四年、五年以後,還要繼續大規模地用宣傳工具去妖魔化這個群體,從另外一個角度就可以證明,中共的這個迫害,消滅法輪功這個事情徹底失敗了。它會讓其他中國人發現這一點,所以以後的宣傳就徹底消失了。我們可以看到,2004年、2005年以後,所有的反法輪功的聲音突然靜下來了,沒有了。只侷限在某些特定的媒體上面,所以說,法輪功的反迫害第一次讓中共的宣傳機構完全失效。

這些對今天的事情都有很多直接的影響。一個政權結構應該是很完整的、各方面都應該是配合的,但是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當中,中共自己把自己的系統,搞得千瘡百孔。因為它原來想建立的系統,並不是為它的服務百分之百建立的。中共建立的這個系統是很壞的。但它確實有一些不適應針對法輪功的,為了使這個系統適應,它就對自己的系統進行破壞。當每個法官、每個法庭都做過冤判的時候,自然就對其它事情都進行冤判,或者是按照政治決定來進行判決。因此,就導致了在經濟領域、金融領域、其它各個方面都沒有法制的影響,所以說,中國現在是一個沒有法制的地方,一點法律也沒有,其原因就是它的系統被破壞以後,不可能在某個領域留下法律來做該做的事情,它一定是全盤破壞的。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系統揭露中共本質 中共無法反駁

現在簡單講一下,這個反迫害到了主動形勢的時候,是跟大家講真相,就是說中共怎麼樣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甚麼。後來,法輪功學員在海外辦了媒體,被迫害的群體在國際上第一次建立起了大眾媒體,這是中共從來沒有碰到過的。中共的宣傳一直是把別人壓下去的,但是,被迫害群體從來沒有過大眾媒體來對抗。法輪功學員辦了一些媒體,發表很多社論,其中最值得講的,就是《九評共產黨》。

《九評共產黨》跟其它的反迫害、講真相有所區別,系統地揭露了中共的來龍去脈。中共在國際上是以講歪理著名的,包括當時對蘇聯論戰的時候,對「九評蘇維埃中央公開信」,蘇聯共產黨一點辦法都沒有。

《九評共產黨》把中共從頭到尾的駁斥,中共一點反應都沒有,沒有辦法對《九評共產黨》提出來的所有證據、事實和理論進行任何反駁。所以,到現在為止,中共都沒有在媒體上進行過甚麼反向批判,從來沒有過。這就非常重要。這個不僅為法輪功自己講真相,而且為中國民眾對認清共產黨的真相提供了一個思想武器。這一點,實際上它的意義,已經超出了法輪功自己反迫害的這個層面了。

儘管《九評共產黨》本身是反迫害的一部份,但是它確實遠遠超出了這個層面。一直到今天,中共之所以在中國國內變得這麼臭,幾乎沒有人再畏懼共產黨了,這跟《九評共產黨》出來以後,中國民眾又開始了三退的大潮是有直接關係的。

這是關於主動的,後來還有恢復傳統文化,這些已經超越了功派的侷限,走向更廣闊的、更深遠的,為中國的未來、為整個世界的未來,奠定了一個很好的基礎,包括揭露中共和恢復中國傳統文化。

中共之所以走到今天,很多人都認為它是誤判。當然,誤判不誤判,它都很可能走到這一步,因為中共本身和法輪功所信仰的和實踐的「真、善、忍」是完全對立的。但是,這個過程確實是加速了中共衰亡的過程。一直到今天,中共已經把它所有能用的手段全都用盡了。而事實上,法輪功在這20年的反迫害當中已經走向世界。

針對中共,法輪功不是針鋒相對,和所謂的任何「鬥爭形式」不一樣,但用的是最有效的方法。現在如果回過頭來看的話,每一步都非常有效。中共是窮於應付,從一開始就是窮於應付,還是那句話, 「一物降一物」。法輪功的抗爭真正的是把中共暴露在全世界,而且讓中國的未來,走向一個新的中國。#

(橫河,資深時事評論員,中國問題專家。發言略有刪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