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主義在美國有復甦的勢頭,那麼在東方的日本也是如此嗎? 日本的保守派是如何看待中共威脅的?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在 「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系列節目中,對日本保守聯盟(JCU)主席Jay Aeba進行了專訪。JCU是根據美國保守聯盟(ACU,美國歷史最古老的保守派游說集團)而成立的。

他們討論了日本保守主義的的主要觀點,「中國(中共)威脅論」以及即將到來的日本年度「保守政治行動會議」(CPAC,是美國ACU主辦的年度保守派活動家會議)。下面是採訪內容(經過編輯):

記者: 甚麼風把您吹來美國來了? 這次您有甚麼令人興奮的計劃?

Jay Aeba:8月底我們將第三次與美國保守聯盟(ACU)共同主持日本「保守政治行動會議」(J-CPAC)。 我正在進行準備工作。

記者:很棒。請跟我講一下日本的保守主義是甚麼?它和美國的保守主義有甚麼不同?

Jay Aeba:如您所知,日本這個國家已有3千多年的歷史,保護國家的傳統體系是最重要的是事情,然而在與世界的互動過程中,某些傳統必然會發生變化。日本的保守主義與美國保守主義有一些共同之處。我可以在這談談嗎?

記者:願聞其詳。

Jay Aeba:首先我們都熱愛自由經濟,第二點是我們都熱愛民主。第三點,自由經濟和民主會讓我們更傾向於小政府。而且日本和美國保守主義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共同觀點,那就是「自我責任」——我保護我的房子,保護我們的社會,保護我們的國家。這都是保守主義價值觀,這些價值觀帶我們延伸到下一個內涵,那就是加強國家安全。

記者:你提到國家安全,現在顯而易見的是,「中國(中共)威脅」成了一件國際大事,現任美國政府正採取與過去幾屆政府不同的新方式對待中國(中共)。我想知道你的想法是甚麼?

Jay Aeba:2011年至2012年,也就是大約7到8年前,當我與保守派等人士在華盛頓DC討論各種話題時,「中國(中共)威脅論」並沒有在美國引起太多爭議。但是現在持這種觀點的人數逐漸增加。大約4年前,CPAC開始解決亞洲和中國問題。特朗普政府已經認識到中國(中共)是一個非常大的威脅。它既然是對美國和亞洲的威脅,當然也是對日本的威脅。

記者:中共威脅論,是否會成為即將到來的J-CPAC的一大話題?

Jay Aeba:是的,在J-CPAC,我們將討論與中國(中共)威脅相關的重大問題,如國家安全、貿易問題、經濟問題和知識產權問題。

記者:JCU和你的觀點,跟日本政府及整體日本社會的觀點相同嗎?

Jay Aeba:說到國家安全問題,例如,日本最南部的島嶼沖繩在領土問題上與中國(中共)發生衝突。而在最北部的北海道,中國(中共)正在購買越來越多的土地。所以日本公民和日本政府都感受到了威脅。日本政府也有兩種相左的意見,一方面有人認為中國(中共)是危險的,我們必須小心,而另一些人則認為中國(中共)在經濟方面對日本很重要。

記者:但日本也是北京的競爭對手,對嗎?

Jay Aeba:沒錯,但與此同時存在著相互依存的關係。這是一種非常微妙的關係。

記者:請告訴我過去三年中,您的組織的活動情況,以及日本保守派活動的發展情況。

Jay Aeba:就國家安全而言,過去日本媒體、日本政府或公民都不認為中國(中共)是敵對勢力或是一種威脅。但現在大多數人都感到「我們必須當心中國(中共)。」我相信這可能是我們活動的一大成就。

記者:自從您發起JCU,到現在為止效果如何?

Jay Aeba:與會者人數每年翻番,媒體報道越來越多,這些都是一些切實的結果。

記者:保守主義的概念,是日本思想中的一種正常概念嗎?為甚麼需要很長時間您才啟動了JCU?

Jay Aeba:就像在美國一樣,自由派的影響在日本非常強烈,有人會受到左翼共產主義勢力的影響。保守派運動則過於分散,各個小團體分頭活動,因此有必要設立一個大的組織來統一這些團體。我認為JCU正在變得越來越大。

記者:我聽說今年將有一些來自美國的高層人士參加J-CPAC?

Jay Aeba:今年8月舉行會議,我認為一些參議院和國會的政治家都可以參加我們的會議。

記者:是否也有很多日本的國會議員參加了此次活動?

Jay Aeba:是的,美日議員將討論各種主題,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非常有吸引力的政治事件。

記者:您的議程準備就緒了嗎?

Jay Aeba:已經準備好了,議程的主題會陸續宣佈,如國家安全、媒體偏見、貿易戰,知識產權等問題。。

記者:請您告訴我一些關於日本假新聞的問題。

Jay Aeba:日本的假新聞非常類似於美國。例如,美國的主流媒體將特朗普總統描繪成一個荒謬的角色。同樣日本媒體也說安倍首相是極權主義者、獨裁者。這些媒體想通過製造醜聞和編造故事來挫敗安倍。

記者:您還想分享甚麼最重要的問題?

Jay Aeba:還是一個我尚未提及的重要觀點,那就是(中共迫害)人權問題。目前北京對維吾爾人,藏人和蒙古人採取非常壓抑的態度,香港的自由也被封鎖,中國還有買賣器官的問題。我們要重點強調這些問題,以確保日本人不會處於相同的(人權受迫害的)情況。

我還想強調的是,當我組建JCU時,成員只有我自己,所以對我來說是一個孤獨的活動。但是後來我獲得了美國保守派朋友的幫助,我們像家人、朋友一樣,這讓我非常感激。我們願意共同努力,盡最大努力促進美日之間的緊密聯繫,這種關係不僅會幫助美國和日本,而且會幫助亞洲和世界實現繁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