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5日,中共官媒和大陸門戶網站紛紛刊登央視新聞聯播的通稿:《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深改委第九次會議,定了這些大事》。新聞稱,習近平在24日主持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九次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講話中,他提到改革不能停步,要「迎難而上、攻堅克難」,要「破除利益固化的藩籬、破除妨礙發展的體制機制弊端」。

那麼,會議定了哪些大事?根據報道,會議審議通過了11個方案或意見,其中包括《關於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以下簡稱《強化知識產權保護》)、《關於加快建立網絡綜合治理體系的意見》(以下簡稱《網絡綜合治理》)、《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以下簡稱《深圳示範區》)、《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範區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地方經貿合作示範區》)。這大概就是北京當局認為的大事。

結合當下中南海所面臨的國內外形勢,筆者認為上述意見或方案應是中共高層對一些熱點問題的回應。

《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無疑是為迎接即將再度開啟的中美貿易談判而推出的,即對美方關切的「停止強制知識產權轉讓」,中南海擬將通過「從審查授權、行政執法、司法保護、仲裁調解、行業自律等環節,改革完善保護工作體系,綜合運用法律、行政、經濟、技術、社會治理手段強化保護」。至於能不能落實則是另外一回事,至少這可以作為北京在談判前的一種姿態。

《網絡綜合治理》傳遞的是中南海為保中共政權,將進一步加強鉗制網絡,審核網絡內容,讓網絡成為中共傳聲筒的信號。可以想見,近半年早已被整肅而噤若寒蟬的網絡,未來將更加靜默——除了配合中共的宣傳外。

《深圳示範區》透露的是中南海高層對於近期香港的變局、進而引發毗鄰的深圳隨之「色變」的憂心。北京公開將推行市場經濟的深圳稱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顯然有深意,除了傳遞北京高層不願放棄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邪路外,還意在通過深圳在粵港澳大灣區的作用,弱化港澳地位。

而《地方經貿合作示範區》則表明中南海高層希望佈局青島,加強與上合組織國家「陸海內外聯動的開放格局」。

定這些大事的背後,折射的顯然是北京當局對自身處境的憂慮。美國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施壓,香港民眾前所未有的遊行,國內老百姓日益的不滿和此起彼伏的抗議,都在撬動本已岌岌可危的中共政權。只是上述舉措會落地和奏效嗎?「破除利益固化的藩籬、破除妨礙發展的體制機制弊端」真的能做到嗎?

值得關注的是,在這樣一個「定了不少大事」的重要會議上,中共官媒央視的報道卻有一點反常,即無論在標題還是在內文,都忽略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出席者的名單,而央視新聞則如以往一樣缺乏現場圖片,只以文字顯示。

為甚麼說是反常呢?比較深改委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第八次會議的報道,無不在標題和內文第二段突出出席的政治局常委,如今年5月29日的第八次會議、3月19日的第七次會議報道中皆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副主任李克強、王滬寧、韓正出席會議」;1月23日的第六次會議報道稱「李克強、王滬寧出席會議」;2018年11月14日的第五次會議報道中則是「王滬寧、韓正出席會議」。

報道顯示,前幾次深改會議王滬寧均有參加,李克強缺席一次是因為彼時在新加坡訪問,而韓正缺席原因不詳。既然前幾次都有人缺席,此次官媒報道披露缺席常委名單也屬正常,但為何卻刻意迴避了呢?如果全部出席,避而不報更耐人尋味。毋庸置疑,這絕非是漏報,而一定有某種原因,讓人對最高層動態產生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