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元朗西鐵站襲擊事件,熟悉中國事務的資深傳媒人程翔直言是典型的「鄉、黑、共」三種勢力在管治香港。而當中建制派的何君堯是集三股勢力於一身的人。

程翔說:「他本身是屯門良田村的望族,有鄉的勢力,而當地生活的黑社會也都會聽他話。」至於如何證明何是共產黨「馬仔」?「在上次何君堯代表新界西出選立法會議員的時候,當時該區的強勁對手是自由黨的周永勤,他一退選,何君堯就很順利當選。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何君堯百分百有共產黨背景,或者何君堯是共產黨在該地區培植出來的幫共產黨做事的人。否則不會有如此大的威嚇,令其對手知難而退。」

他又說,今次元朗事件的主謀,也是集三股勢力的人,「所以才有恃無恐,光天化日之下動用幾百人,毫無拘謹地棒打示威人,無差別打人。」也只有這樣的勢力的人,警察都要避其三分。

程翔表示,香港農村常聽到「坨地」二字,就是黑社會借助鄉事的力量。在共產黨未奪權前,就有所謂的地下黨,也叫「隱蔽戰線」,往往的就是籠絡地方的黑社會。中共執政以後仍與黑社會保持密切的關係,前中共前公安部長陶駟駒就說過「黑社會都有愛國」,意思就是黑社會也都是被共產黨所利用的。

他指,香港主權移交前,中聯辦前身新華社,地下黨就是香港工委,香港工委內部有專門人負責聯繫黑社會,他的名字叫王文芳,此人已經過身。他在世時日常負責統戰對象之一就是黑社會人物:「所以說共產黨是隨時可以動用黑社會力量為其做事的,這些都是由來已久的了。共產黨由搞革命開始到現在都如此,因為隱蔽工作就是其主要的工作之一。」

對於元朗事件警方被指不作為,程翔表示,自己早在21日前就收到相關信息,當日將有事情發生,因此不可能警方不知道。「此次事件可以看出,動員群眾鬥群眾,而警察縮手,充耳不聞,這個事情對香港警隊是一個很嚴重的玷污。網上都傳出消息,一些現象,警隊放下手腳給一段時間,讓何君堯可以動用三股力量打示威人士。」程翔說。

今次元朗恐襲事件中,和白衣人「握手點讚」的親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成眾矢之。中國問題專家、資深傳媒人方德豪稱,何君堯是靠中聯辦的支持才進入香港政治版圖的,其紅色背景毋庸置疑。值得留意的是,何君堯還是愛字頭組織、香港青年關愛協會的榮譽會長和法律部顧問,「青關會活動的主禮嘉賓,也有中聯辦的高層在,也令人感覺到何君堯和中聯辦的關係真的密不可分。」

方德豪稱,青關會的壯大背後,都是中共勢力在背後支持。「可能中聯辦覺得它解決不到的問題,它是否會利用一些其它的力量,甚至是令人感覺到涉黑的力量去處理呢?青關會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之前亦有不同的揣測,覺得這個青關會的背景來歷不明,也有資金來源是疑似涉及黑社會背景的人士。我想青關會它繼續存在主要就是,很簡單,因為法輪功繼續在香港可以合法地活動。」

但他認為,元朗恐襲事件後,港人全面覺醒,甚至出現紀律部隊,出現政府部門的骨幹,都出來表示不滿。這說明中共動用黑社會去打壓民眾,只會適得其反,引致的反彈會更大,也令香港陷入更大的管治危機。

有分析認為,中共和港府在今次「反送中」運動中,將其黑幫特務勢力總動員打壓反送中民眾。從「白衣人」到「青關會」,親共政黨及地區力量、新界鄉黑勢力,「挑動群眾鬥群眾」和製造黑幫暴力事件的脈絡,也在這場運動中不斷曝光。中共製造的恐怖事件沒有嚇倒港人,反而掀起一場前所未有的全民抗共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