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國湘江長江流域洪災,377條河流發生超過警戒線以上洪水。號稱「固若金湯」的三峽大壩似乎沒有任何可抵禦特大洪水的作用。輿論對三峽蓄洪排洪能力,以及對周邊的影響及三峽潛在的危機質疑再次掀起。

中共官方媒體日前引述水利部官員辯稱,今年入汛以來,全國共出現23次強降雨過程,導致18個省(區、市)377條河流發生超過警戒線以上洪水,較1998年以來同期超警河流數量偏多近八成。

目前,長江中下游幹流及兩湖、黃河上中游、太湖及西江水位較常年同期偏高0.10-5.10米。其中,長江幹流九江江段及鄱陽湖湖口超過警戒線0.32-0.52米。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向自由亞洲說:「1998年的洪水是百年不遇的洪水,而今年洪水的水位則是超過了1998年百年不遇的洪水的水位。」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更為嚴重的洪水卻沒有引發中共官方的更大重視。消息稱,僅7月9日和10日兩天,湘江至少4處決堤,水淹沒楊梓坪村及附近的3個村莊,過水面積達兩千多畝,數百戶受災。但洪災已過去多日,官媒未報道官方救助情況。

7月25日,台灣中央社提到,直至24日長江中下游幹流全線以及兩湖控制站水位退至警戒水位以下後,官媒才透露說,部份流域水位曾超過警戒線13天。

有關洪災消息和影片在網絡上廣泛流傳,怵目驚心。影片中,有房屋倒塌,鐵軌路基被沖毀、河上漂浮著屍體。面對這些災難性場面,中共大部份媒體只作低調處理。官媒也只是報道官員如何指揮搶險救災,卻未提及受災情況。

1994年在眾多反對聲浪下興建的長江三峽大壩,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水利發電工程。(STR/AFP/GettyImages)
1994年在眾多反對聲浪下興建的長江三峽大壩,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水利發電工程。(STR/AFP/GettyImages)

三峽大壩對抗洪似乎不起作用

據報,中國作為目前世界上擁有水壩最多的國家,2009年擁有的水壩數量達8.7萬座。1994年在眾多反對聲浪下興建的長江三峽大壩,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水利發電工程。

2003年中共稱「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2007年改稱可以「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又稱可以「抵禦百年一遇洪水」;2010年央視引述專家的話稱:三峽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託在大壩上。可謂一變再變。

事實上,三峽大壩自投運以來,外界對於這座號稱可以「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的大壩的防禦功能一直就抱有懷疑。

以最近的湘江長江流域特大洪災為例,三峽大壩似乎就沒有對抗洪起到特別的作用。

王維洛說,洪水是河流和自然界新陳代謝的現象,人為原因才是造成洪災頻發的罪魁禍首。

他說,中共國家防總5月開會就預測入汛後,長江中下游可能會有洪水,但當局所強調的防洪水災害的首要任務,是保證水庫大壩能夠安全地度過汛期。

王維洛質疑,建大壩是用來防洪的,怎麼現在成保護重點了?雨下大了,先儲蓄了,後來發現再蓄壩不安全了,就連著自然洪水和存儲的洪水一起放了,人為增大了洪水的流量。水不能蓄在高處,那樣會有危害。很多的事情都是因為人佔了水的空間。

中國南方暴雨洪災仍有繼續惡化的趨勢。根據中共氣象水文預測,7月16日至8月15日,江淮、江南、西南、華北和東北等地還會有強降雨,預計長江中下游、黃河、海河部份水系、松花江和遼河等流域將發生大洪水,珠江流域更可能發生暴雨洪災。

在南方強降雨持續的情況下,外界擔心如果長江上游和中下游的洪峰疊加,汛情有加重的可能。

近日,一位網友在微信朋友圈裏寫到,「川大的水電專業很強,有不少畢業生在壩上工作……這些校友說,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維護也不知道咋維護,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一名中國法學家與朋友一段關於三峽大壩的對話中,他呼籲:「念在長江中下游數億民眾性命的份上,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真該組成特別調查委員會,對壩之吉凶利弊作出專業、公開且權威之審查,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項啊!」 #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