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雪花結晶片不同,人的眼淚,竟然也會因主題、因情緒的不同,在微觀下呈現出全然不同的景觀。

科學家認為每滴眼淚的黏度和成份都有差異,但所有眼淚都有油脂、抗體、酶等生物化學物質懸浮在鹽水中。這些物質跟我們的主體是怎樣的聯繫呢?這是荷蘭攝影家莫里斯米克(Maurice Mikkers)努力想追尋的答案。

收集眼淚並呈現出微觀下獨一無二的美,是米克致力的方向。2007年以前他是醫藥實驗室的分析師,後來去海牙皇家藝術學院學習互動媒體設計。結合藝術與科學,他用微觀顯像(Micrographs)將顯微鏡下的圖像呈現為一系列美麗的故事。

因痛受啟發展開與微觀的對話

2014年米克不小心踢到桌腳,腳趾頭痛得他直掉淚,不知道哪來的靈感,他用滴管吸取了他那因極度痛苦而不斷滾下臉頰的淚珠,放在了顯微鏡下,觀察它的結晶在微觀下的顯像。

米克收集的第一顆淚水——自己的痛苦之淚。(Courtesy of Maurice Mikkers)
米克收集的第一顆淚水——自己的痛苦之淚。(Courtesy of Maurice Mikkers)

從此以後,米克不只觀察自己的淚,更收集了無數人的淚水,因父親病危難過哭泣的好友,在職場飽受主管羞辱的妹妹,以及其他願意貢獻出眼淚的人。

這不是科學研究,也不像他以前做的醫學實驗,而是充滿想像力與靈感的探索之旅。「我以前忙於將處方藥、食物等化為結晶做研究,我從來不知道眼淚可以如此美麗。」

「這麼做,其實是希望展開對話。」米克探索著不同類別眼淚在顯微鏡下的差異,他發現,重點在於眼淚後面的故事。「因為通常人們不習慣在公眾面前掉淚,不希望被別人看見,但以『眾淚微像』(Imaginarium of Tears)的形式,我們可以向外部世界敞開心扉。」

高倍顯微鏡下 獨一無二的眼淚表情

現在科學認為眼淚總共有3種:當直視風扇60秒不眨眼,眼淚就會自動排出,這是基本型眼淚;因切洋蔥、受煙霧刺激流下的眼淚,是條件反射型眼淚;還有一類是因激動、傷心、開心等情緒而流的淚水。

高倍顯微鏡下看到的是高度結晶的眼淚,不同類型和場景下的眼淚,在結晶過程中形態也不同,這一發現讓米克驚喜。

「每一滴眼淚裏面都有水、脂質、葡萄糖、尿素、鈉、鉀、油、鹽、礦物質。」他說,「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特而不同的,做著不同的事情,也造成每一滴淚的獨一無二。」

2015年3月開始,他陸續邀請更多朋友「流淚」,最難的部份是讓人當場流淚,花的時間比預期的要長。眼淚結晶過程則需要5至30分鐘。同年,他在臉書發佈了微觀顯像系列攝影,取名「眾淚微像力」。

該系列在社群媒體上發酵,知名的TED公開演講會邀請他去分享他的理念。「正如創意值得分享,我相信淚水值得流傳。」他說。

2017年,米克成功開發眼淚採集包,希望藉此讓更多人寄來眼淚,匯成資料庫,就相似性、差異性等作歸納分析;他也著手探尋眼淚的「碎形維度(fractals)」,希望找出解讀它的方法。

眼淚與水珠 真的沒有生命嗎?

「我如此投入眼淚的微觀世界,是因為眼淚和那些獨特的故事之間有非常深刻的聯繫。」接受本報採訪時,米克說,「每個人的一生都難免經歷生命的低潮和苦楚。透過分享,我們可以打開微觀的世界,更加深入地了解彼此。」

他也表示,「眼淚微觀世界裏,那獨一無二的景觀,每次都讓我驚豔,是全新體驗。我還想更深入去探索、了解更多,想知道未來會引領我走到哪裏去。」

對微觀下眼淚著迷的,不只是米克一人。住在美國洛杉磯的女攝影師羅絲琳費雪(Rose-Lynn Fisher)2008年痛失至親,陷入人生低潮,經常落淚。她突發奇想:把眼淚放在顯微鏡下拍攝是甚麼樣子?每一次的眼淚是否各有不同?

她拍出眼淚水份蒸發後的微觀結晶排列,有如數百萬年裏用於地球的侵蝕效應。這讓她激動萬分,陸續收集了100份眼淚樣本進行顯微成像,出版了攝影集《眼淚地圖》(The Topography of Tears)。

米克和費雪的探索,也讓人想到已故的江本勝博士。他收集各種情境下的水樣放在零下5度的雪櫃,然後在水即將融化時,利用高倍顯微鏡拍攝。收入122幅照片的《水知道答案》,顯示出人的意念、音樂等因素對水結晶樣貌的影響,讓人們重新思考:無機物是否真的沒有生命?

在2,500多年前的東方,釋迦牟尼佛陀說,「一粒沙裏有三千大千世界。」200多年前的英國詩人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也曾寫下禪意的詩句:「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國,一掌一宇宙,一秒一永恆。」

看來,不只一粒沙有三千大千世界,每一顆眼淚、水珠裏也有無窮奧妙。您是否也會好奇,自己的眼淚在顯微鏡下會呈現如何奇妙的景象?那究竟會是怎樣一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