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日前夕,第一份20人的迫害者名單被提交給美國國務院相關部門,提交者為法輪功學員,名單上赫然羅列著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宣部部長劉雲山,原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等中共官員的名字和惡行。除了劉雲山、黃潔夫這兩個臭名昭著的官員外,其他官員的身份有各級政法委、610負責人,有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有監獄系統負責人,有法官,有勞教所惡警。他們共同之處是在過去二十年中,都積極參與了針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這份名單的提交,是依照美國國務院官員的要求。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國務院官員告訴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他們意在更加嚴格的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

要知道,在走過的二十年中,中國全國各地、各類、各級人員犯下嚴重迫害法輪功惡行的人為數眾多,是以,這20人的名單僅僅只是個開始,未來還有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更多的迫害者名單和惡行被遞交到美國政府。

根據美國國務院透露的信息,這些名單上的官員,將根據美國相關法律,對其拒發美國簽證、禁止其入境。而且,這些人權迫害者的配偶、子女亦在懲罰之列。不僅如此,目前有28個國家已經制定或準備制定類似於美國的《馬格尼茨基法》,對人權迫害者拒發簽證、凍結海外資產。

這樣的信息除了可以震懾那些仍在實施迫害的中共官員外,對於列在名單上的迫害者與他們的家人,不啻於一個重大打擊。這意味著這些迫害者和其家人無法前往美國、歐洲等推出類似制裁措施的國家出訪、從事商務活動、旅行、讀書、就業等。有人會說這些早已遊歷多國的迫害者們可能並不在乎是否拿到簽證,但前提是他們沒有轉移到國外的資產,不必擔心海外的資產被凍結,也不再幻想可以到國外安度晚年。

不過,從以往海內外曝光的資料看,中共諸多官員家人移民海外、子女在海外就學,在海外銀行擁有存款的絕不在少數,因此,美國和更多國家限制簽證乃至凍結財產的舉措,將讓他們陷入無比的惶恐中,在無可奈何中度日如年。

在筆者看來,可能讓他們最為惶恐和憂懼的不單單是拿不到簽證和他們未來所面臨的天懲,還有當他們的子孫知曉自身無法前往歐美的原因後的反應,他們的子孫在知曉真相後如何立足於世間。

幾年前,在美國、德國、以色列等國相繼上映的由以色列籍導演查諾‧澤維拍攝的名為《希特拉之子》的紀錄片,有史以來第一次將製造了人類史上最大慘案的納粹罪人的後代聚集在一起,披露他們內心的真實感受。

如屠殺了無數猶太人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的第一任指揮官魯道夫‧胡斯的孫子賴納‧胡斯表示,自己活下來的唯一原因就是替祖父贖罪,為此他訪遍德國的檔案館,蒐集祖父當年的罪證,並上傳到網上。在發掘家族犯下的滔天罪惡時,他曾兩次心臟病突發,甚至兩次試圖自殺。

另一個靈魂被時刻拷問的是彼時71歲的尼可拉斯‧弗蘭克,他是納粹統治下波蘭總督漢斯‧弗蘭克的兒子。漢斯曾經參與了殘殺600萬猶太人的「終結集中營」行動。尼可拉斯表示:「到目前為止,我一直沒能逃離關於父親的回憶。我為他的行為感到深深的愧疚。」

而納粹臭名昭著的二號人物、蓋世太保秘密警察創立者赫爾曼‧戈林的侄孫女貝蒂娜‧戈林,對於往事可以說是不堪回首,並對祖上所為厭惡至極。她表示自己和哥哥都自願做了絕育手術,因為擔心會再生出一個惡魔。

此外,在2005年,德國電視台放映的一部揭露希特拉鮮為人知家世的紀錄片《希特拉家族》中披露,希特拉的侄子威廉姆‧帕特裏克在其上台後移民去了美國;二戰期間,威廉姆加入美軍,反對希特拉。戰後,他改了姓名,結了婚,並生育了三個兒子。製片人表示,希特拉這三個侄孫在了解了希特拉的罪惡後,相互達成了協議,即不再結婚,不再生養後代,讓希特拉家族的血統就此斷絕。

我們無法排除在被列入名單中的中共官員的子孫中沒有良善之輩,因此我們也無法排除他們在知曉父輩、祖輩後不會背負罪惡感,而中國古語說「多行不仁,禍及子孫」,他們也將由此不得不承擔相應的報應。或許對於一些列入名單中的迫害者而言,來自親人的指責和厭惡,親人遭受到痛苦,才可能讓他們有所醒悟,才可能讓他們對犯下的無法挽救的罪惡而感到一絲後悔。只是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