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剛結束的南韓游泳世錦賽上,中國運動員孫楊奪得了400米自由泳的金牌。然而,相比這個奪金的消息,人們似乎更關注孫楊在領獎台上所遭遇的尷尬。

據陸媒報道,儘管「澳洲選手霍頓奪得第二」,但他「並沒有站在頒獎台上接受自己的獎牌」,也「拒絕站上領獎台,與孫楊一起合照」。在陸媒看來,是孫楊這個老對手「輸不起」。而孫楊本人也認為,「這是(霍頓)他們慣用的小技倆」。

在賽後接受採訪時,人家霍頓倒是沒說甚麼,孫楊卻積極的「懟」了起來。「你可以對我有意見……」、「你可以不尊重我……」,「我知道有很多人不喜歡我……」。這話說的,好像是不打自招了。看來,咱們這位游泳名將以前是沒少「拉仇恨」。大家都想知道,孫楊你允許別人不尊重你的理由是甚麼?別人對你有何意見?那麼多人為甚麼不喜歡一個游泳健將和金牌得主?而這些問題又可歸結為一點,那就是,你到底幹了甚麼?

對此,孫楊欲言又止、陸媒隻字不提。但澳洲選手霍頓卻在事後道出了原委。他向媒體表示,這樣做是因為「不想與捲入禁藥風波的孫楊同台」。實際上,早在2016年奧運會上,霍頓就曾說過「不尊重那些使用興奮劑的人」。也就是說,孫楊所為與「禁藥」、「興奮劑」密切相關。有資料顯示,「2014年5月,他曾因服用興奮劑被處罰,冠軍頭銜被取消,而且還被停賽3個月。按照規定,如果孫楊再次被查出服用興奮劑,將會被終身禁賽」。

犯過這麼嚴重的錯誤,還能在自己的對手面前理直氣壯,看來孫楊在領獎台上並不覺得尷尬。一個曾在比賽中作弊,且至今都未承認、甚至認識到自身錯誤的運動員,又如何能讓人尊重呢?更可笑的是,一個極有可能在中國被逼迫使用興奮劑、甚至明知中國運動員普遍被查出用禁藥的運動員,竟然口口聲聲要求別人「尊重中國」。

公開吶喊「要對中國尊重」、「必須尊重中國」的孫楊又怎會不知,中國運動員已多次被國際機構逮到用禁藥。據《中國贏多少金牌也不受尊敬》一文披露,僅「九十年代,(就有)多達50多名中國運動員被查出用禁藥」。更何況,「在中國體委工作了35年,親眼目睹了中國運動員在官員的逼迫下大量使用興奮劑」的前國家隊醫務監督組長薛蔭嫻曾披露,「中國的田徑和游泳,是最多使用禁藥的」;作為中國國家游泳隊的種子選手,孫楊又怎會不知情?

要知道,「在官員的逼迫下」,運動員受損的不僅是名譽,還有自己的身體。「馬家軍」的女運動員們就曾向中國記者趙瑜說出了「當年被強迫服用興奮劑的悲苦經歷」——「她們抗拒甚至痛恨被用興奮劑,(因為)這不僅有違道德,而且還摧殘她們的身體。馬家軍很多成員後來都落下毛病,不育、肌肉變型等」。而東德解體之後也有文件證實,「東德當局曾長期給至少一萬名運動員用各類禁藥,雖然拿到大量金牌,但造成一百多名運動員猝死和無數運動員終身傷殘」。實際上,東德那些用禁藥的專家、教練「就曾被請到中國傳授技藝」。

如此「尊重中國」的孫楊難道不珍惜自己的名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嗎?人們不禁感到費解,不惜要為「厲害的國」充當犧牲品的孫楊們所追求的到底是甚麼?

《中國贏多少金牌也不受尊敬》一文指出,「國家用大量資金培養運動員,是『宮廷體育』」;「中國的『宮廷選手』拿了金牌,世人也都知道是靠國家的金子堆出來的,所以很難贏得真正的敬佩」。也就是說,孫楊們想要用自己的尊嚴、名譽和個人價值以及生命健康去交換的,正是國家的資金。

但問題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不惜拿命去搏的中國運動員們最終能得到多少「資金」呢?除去「每屆奧運會之前或期間,大批中共官員以『考察』為名,出國逍遙,大肆揮霍公款,平均每人花費近20萬」以及「興建大量體育工程,……趁機大撈油水」的腐敗成本之後,不知所剩無幾的「資金」是否還能買回孫楊們寶貴的青春、無價的信譽以及用金錢都買不到的健康?

這樣的中國為金牌所付出的代價足以讓人們看到,一個視人命如草芥、只拿個體當犧牲品的「厲害的國」,它的「厲害」決不代表實力、成就與自信。恰恰相反,政府不擇手段、違背人性的「厲害」只能讓人深切的感受到它無比冷酷、殘暴與惡毒。生活在這樣的國家,人們或已覺不出尷尬、羞恥,而只會感到恐懼、變得麻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