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和2017年間,駐古巴和中國的40多名美國外交人員疑似遭到神秘「聲波攻擊」,並表現出腦震盪、記憶力減退,平衡問題等症狀,有的人甚至幾個月無法上班。本周二(7月23日)公佈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與其他健康人相比,受到攻擊的人的大腦出現明顯不同。

據CNN報道,來自40名患者(23名男性和17名女性)的MRI腦部掃瞄顯示,與其他48名健康成年人相比,前者的大腦結構和功能性連結存在差異。

MRI(磁共振成像)可測量大腦不同區域之間的關係。該掃瞄是在2017年8月至2018年6月之間進行的。

該研究報告的作者之一——賓夕凡尼亞大學佩雷爾曼醫學院(Pennsylvania』s 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放射學和神經外科教授拉格尼·維爾馬(Ragini Verma)說,「(這些患者)整個大腦都存在組別差異。」「特別是在小腦區域,這也與大多數這些患者所表現出的臨床症狀有關,即平衡、眼球運動、頭暈等等問題。」

根據該研究,在大腦的聽覺和視覺功能區域也觀察到了連結差異。該報告作者說,這些模式並非某種疾病的單一表現。

「它肯定不像創傷性腦損傷或腦震盪的影像表現,儘管它們存在類似腦震盪的臨床症狀。」維爾馬說。

斯坦福腦震盪和腦部表現中心主任傑姆史德·蓋傑爾(Jamshid Ghajar)博士表示,研究人員發現,與健康人大腦相比,受古巴事件影響人員的大腦存在「顯秘」差異。

他們聽到了甚麼?

根據2018年的一份報告,2016和2017年,許多美國派駐在古巴及中國的官員報告說,聽到來自特定方向的「非常響的」「嗡嗡聲」、「磨金屬的聲音」、「刺耳尖叫聲」和「嗡鳴聲」等。

該報告稱,一名患者報告說他聽到每次持續10秒的異常聲音。另一名患者表示他們聽到的聲音持續30分鐘以上。

多特蒙德技術學院(Technischen Universitat Dortmund)物理學教授於爾根·阿爾特曼(JurgenAltmann)此前告訴CNN說,正常聲音不會導致人出現腦震盪等症狀。類似地,美國國務院和聯邦調查人員認為,造成這些患者病症的原因「很可能是非自然造成的創傷」。

他們有甚麼症狀?

「如果您在不知道患者背景的情況下將這些患者中的任何一位帶入腦損傷診所檢查,您會認為他們因車禍或軍事爆炸導致創傷性腦損傷。」蘭德爾·斯旺森(Randel Swanson)博士是這項研究的另一位作者,也是賓夕凡尼亞大學腦損傷康復專家,此前曾在醫學期刊「JAMA」上寫道。

斯旺森和他的同事對患者進行了檢查,發現了各種症狀,包括急性耳痛、頭痛、一隻耳鳴、眩暈、定向障礙、注意力問題以及與輕度創傷性腦損傷或腦震盪相符的症狀。

此外,大多數患者報告記憶力衰退、平衡能力差、視力減退、聽力減退、睡眠差或頭痛等持續三個多月的問題。

「這就像不是腦震盪的腦震盪。」斯旺森寫道。這些患者的一些症狀通常不會出現在腦震盪病例中,例如一隻耳朵疼痛和耳鳴。此外,通常腦震盪患者可以快速康復,但這些患者經歷了數月的病症折磨。

許多人報告說,他們連續幾個月感覺「精神恍惚」或「反應遲緩」。一些人還報告說,他們感到煩躁和緊張,有兩人出現創傷後應激障礙症狀。而且這些人的工作績效也變差。

最終有三個人需要助聽器來治療中度至重度聽力減退,而其他人則出現耳鳴或耳壓症狀。超過一半的人需要處方藥才能入睡或對付頭痛。許多人至少在一段時間內無法重返工作崗位。

聲波攻擊已引起情報界注意

儘管古巴官員否認對駐該國外交官的聲波襲擊事件,但十幾位在古巴出現類似症狀的加拿大外交官已經在起訴該國政府,並向其提出數百萬(美元)的索賠要求。

與此同時,官員們也在對出現在中國的類似案例展開調查。美國駐廣州領事館前安全工程官員馬克‧倫齊(Mark Lenzi)告訴CBS,他和妻子在公寓內聽到奇怪聲音後開始感到不舒服。

「事情發生在2017年11月,我聽到奇怪的聲音後,開始感到頭暈目眩。我的頭痛越來越重,我的妻子也患了頭痛。」他說。

《華盛頓時報》曾於早些時候報道,中共工信部去年11月15日發佈的《軍用技術轉民用推廣目錄(2018年度)》報告中提到的「聲波大炮」(acoustic wave cannon)技術引起情報界注意。

該技術的研發單位為東莞市三基音響科技有限公司。根據該報告,這種DB2700聲波炮能夠定向發送強聲,適用於近距離驅散、威懾人員(100米)、遠距離擴聲,宣傳,警告(3到5公里),還能夠對聲波炮進行多角度調節,以便聲波炮對不同方向定向擴聲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