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社會各界在面對從反對《逃犯條例》的抗爭開始,已經演變成現在的反對警黑勾結的事情上,作為一位生命教育工作者,我感到非常非常痛心,更開始在思考,我作為一位教育者,我應該如何去面對警察?及我應該如何教導我的學生,和我的兒子去面對警察的行為?

再次舊事重提,儘管筆者曾許下承諾,不會在本欄談政治議題,而這次,我只是以一位教育者的身份,來發表一些看法,有關教育者對近日警方的執法行為的一些感受。

早前,我曾在facebook撰文指出,我不討厭警察,因為警察只是一份工作,他們是紀律部隊,必須服從上級命令。儘管在面對示威者時,有些警員作了非常過份的行為,甚至濫用暴力,但是那只是部份警察,不能隨便棒打一船人。許多警察還是盡忠職守地維持治安,服務市民。

然而,在元朗發生的黑社會無差別地襲擊市民事件後,筆者見到的是,警察沒有到場執法及保護市民,甚至以挑釁的語氣反罵市民。請別以示威者不值得警察支援反駁我,警察的專業訓練是,就算被攻擊的是十惡不赦的殺人犯,警方亦須保護他,更何況那一夜受到攻擊的許多人,都是沒有參加示威的老弱婦孺!

那個時刻,警察去哪裏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在香港南區也能在45分鐘內趕到元朗了!警察們,那一刻你們在哪裏?我們這些教育者還能相信香港警察是我們可信任的人嗎?我們還能告訴我們的學生,我們可以再遇到危險的時候,找警察幫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