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總理李鵬過世,正值中國洪水氾濫之時,讓人們想到他除了六四,還有強推三峽工程。隨著湘江流域洪水氾濫,輿論對三峽蓄洪排洪能力,及三峽潛在的危機質疑聲再起。王維洛曾揭露,三峽工程是當時李鵬與江澤民之間的一筆政治交易。

7月23日晚約7時,中共黨媒刊發訃告稱,中共前總理李鵬於22日晚23點11分在北京因病過世,終年91歲。

訃告中大篇幅高調評價李鵬,特別是涉及1989年「六四」部份,稱其「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穩定了國內局勢」。

美國之音報道說,李鵬生前沒有因「六四」鎮壓被送上審判台;但李鵬之死對香港的抗議民眾提出警示,中共暴力鎮壓的底線沒有變。他的死也將放大三峽大壩引發的一系列問題。

最近有關三峽大壩引發的問題引起大陸輿論高度關注。7月初,有推特用戶披露,三峽大壩已經變形有潰壩的危險,並警告,三峽大壩一旦潰壩,半個中國將生靈塗炭,中共和那些大家族也將玩完。

該消息引起海內外網友的關注及擔憂後,中共官媒強調大壩「確有變形但處於彈性狀態」。

7月上旬以來,隨著湘江長江流域洪水氾濫,輿論對三峽蓄洪排洪能力,以及對周邊的影響及三峽潛在的危機的質疑再次掀起。

微信朋友圈裏一位網友寫到,「川大的水電專業很強,有不少畢業生在壩上工作……這些校友說,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維護也不知道咋維護,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三峽工程自始至終爭論不休

三峽工程自始至終爭論不休,從強制拆遷到遷移百萬沿河人民,從地質破壞環境污染到蓄水淹沒千年古城古蹟,質疑聲從未間斷。

2003年大壩開始蓄水時,中共官媒稱「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2007年官媒改稱可以「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官媒又稱可以「抵禦百年一遇洪水」;最後2010年央視引述專家的話稱:三峽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託在大壩上。可謂一變再變。

三峽工程在上馬前,就受到多名水利專家的質疑、反對。從五十年代起,三峽工程是否上馬,一直存在著巨大的爭議,反對聲最大的要數清華大學已故教授黃萬里,認為建造大壩將禍害中華民族。

黃萬里曾6次寫信向江澤民、李鵬反映問題,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並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六七十年代文革,此壩無從談起,八十年代,建壩之說再度興起,但中共黨內仍有人強烈反對,當時主政的趙紫陽詢問鄧小平,鄧說了一句:上馬有政治問題,不上馬更有政治問題,支持建造。

江澤民與李鵬之間的一筆政治交易

三峽工程爭論一直持續到「六四」之後,1989年剛剛踏著「六四」愛國學生鮮血上台的江澤民,急於與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結盟,鞏固其領導地位,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過。

王維洛博士曾向《大紀元》披露,建三峽工程是當時江澤民上台後,他與李鵬之間的一筆政治交易。

王維洛說:「89年『六四』前,三峽是甚麼東西也許江澤民還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過以後,江第一個在國內視察的就是三峽工程,他到那裏去表態支援三峽工程。」

他稱,當時江澤民知道鄧小平已經把三峽工程作為代價分給了李鵬,如果沒有江的堅決支援,三峽工程是上不了馬的,李鵬再動它也上不去。他要能動的話,三峽工程1985年就能建了,他們兩人所承擔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王維洛表示,三峽工程決策,不是一個單純的工程決策,而是政治決策。三峽工程的上馬,只是中共最高層少數人的意願,因為高層幾大家族都可以直接在三峽工程中獲得巨大經濟利益。圍繞三峽工程已經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

當年,江澤民將此工程作為政治交易硬推上馬,宣傳部門百般吹噓,欺騙了國民,禍害了國家。

據報三峽工程當時在中共全國人大表決時,僅以相對的最低支持率通過:1767票贊成,177票反對,664票棄權,這種情形十分罕見。有分析說,可見三峽在中共黨內從來就沒有共識,只是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一派,急於建功立業。

三峽大壩的建造質量也引起質疑,中共前水利部長李銳之女李南央引述專家說,當時的水泥強度嚴重不過關,三峽大壩的混凝土澆築至少需要410萬噸強度,可當時中國國內能實現的最高的強度是207萬。按理說不應立即上馬,但鑒於六四後形勢,還是上馬了。結果至今關於三峽工程質量的爭議不斷。

三峽工程帶來的災難接踵而至

王維洛博士多次指出,未來三峽大壩一定會出事。但是,對於急功近利的中共,未來不在話下,形象工程最重要。

王維洛質疑,1992年三峽工程的總造價為571億元人民幣。到了2008年底,三峽工程的總造價已經突破2000億元人民幣,而且升船機工程還沒有建造完畢。

他說,三峽工程資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電費中支付的三峽基金,這是中共國務院,特別為三峽工程開徵的特種稅,不用還本也不用支付利息。

三峽工程的建設過程發生的貪腐和偷工減料也屢屢曝光,李鵬卸任第二年,三峽就查出重大貪腐案,更大的爭議發生在2014年3月下旬。

當時,參與三峽建設項目多年的三峽總公司董事長曹廣晶與總經理陳飛在中央巡視後罕見的同時免職。當時三峽內部人士說,三峽集團每年招標的工程總規模至少在100個億以上。2014年以前,絕大部份沒經過正規招標,這不只是黑箱操作而是明箱操作。

三峽大壩開建以來,不僅滋長了大量腐敗問題,而且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地震、大旱、高溫、水災、鄱陽湖幾近乾涸等災難接踵而至。

統計數據顯示,2008年9月至2012年8月31日,三峽工程庫區共發生新生地質災害險情401宗。而數百萬的三峽庫區民眾,成了真正的「三低」和「三無」群體。由此而產生的每年信訪的次數高達8萬多件次,連年持續不減。

王維洛對《大紀元》表示,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三峽大壩下面的宜昌市居住的幾十萬人命就沒了。

他說,三峽工程從2003年開始試運行到現在,16年都還沒有驗收過,沒有人敢擔保它的質量。現在大家在網上討論這件事非常有意義,中共必須對老百姓有個交代。

最近,網絡廣為傳播一名中國法學家與朋友一段關於三峽大壩的對話,他呼籲:「念在長江中下游數億生民性命的份上,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真該組成特別調查委員會,對壩之吉凶利弊作出專業、公開且權威之審查,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項啊!」#

(轉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