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諺有雲,當你手上拿著鐵錘,所有東西看起來都會像顆釘子。從策略的角度解釋,就是你擁有的解決問題的工具,實際上決定了你對相關問題的看法和解決策略的選擇。

北京政府現在的問題,是手上拿著鐵錘,卻發現香港好像不是原來以為那顆「釘子」。

北京的鐵錘,是專制體制下的專政工具。鍛造這樣一個工具,需要多種條件,首先是封閉環境,包括自我標榜而不容異聲的封閉性輿論環境、社會資源獨享且可以隨時剝奪別人財產的壟斷型制度環境,以及包括意識形態理論、法律和價值觀等在內的封閉型文化環境;其次,需要對身處於這個環境中的人民進行長期的恐怖訓練。這些條件,是與專制的政治工具同時形成的,它需要一個逐步實施和積累的「鍛造」過程,耗時甚長。

我們借用丹尼爾·康德曼(Daniel Kahneman)《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的概念,當大腦的「系統二」完成算計、統計和邏輯計算過程之後,「系統一」就會接手,隨後進行非常節省能量的自動運行。中共的專政體制工具形成之後,當局對問題的判斷和處理,便進入了一個自動機制。他們通常不會分辨具體問題的區別性,而用替代思維進行簡化歸類並找出所謂「最佳解決方案」。

專政的鐵錘,只有在專制的條件下才能有效使用,如果要在香港使用專制,則一定要經過一段很可能頗為血腥的長時間來建立一個專制的制度條件。事實是,中共及其代理人正在這麼做!

人類幾千年以來的發展過程,趨勢是十分明顯的,都會朝著一個自由、開放、平等和寬容的方向進行而不是相反。當我們說現代社會體制的時候,就算不提及民主、法制等等內容,但開放、富裕、寬容、自由卻無法忽略。

現代文明體制,大略都具備這些內涵。香港雖然沒有完全的民主,但仍是一個具足現代文明特點的社會體制。這也決定了,北京揮舞專政鐵錘的時候,無法獲得在中國大陸同樣的效果,有時候甚至得到相反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