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1日下午6時30分,灣仔軒尼斯道橫列著「香港加油」四個獨立巨型單字,遊行隊伍繞其而行,並回頭拍照。7月19日《民主會戰勝歸來》填詞人林律希37歲早逝,6月200萬人上街反送中;大陸30年來得到了它想要的經濟及資本實力,但老百姓沒有得到人權。

國富後還是沒人權

講足了30年、到今天還未兌現的一句話,香港中通社副總編輯羅光萍於樹仁大學講座時所說:「希望港人給予中國政府多點空間及時間。」起初可能還有人會抱有希望,但權宜之計反覆使用、直到天荒地老也沒變改時,任誰都知是謊言。

1989年中國GDP為17,180億人民幣,2018年躍升至900,301億人民幣,僅次於美國。國庫膨脹,改善人權的Timing(時候)早已到了,但政權富裕後沒有給人民帶來公義、媒體及宗教自由等,這些都是國際主流社會所認同的普世價值。

六四平反遙遙無期,嚴控教科書與高考政審,清查師生手機和電腦是否藏有「境內外敵對勢力」,基督教、法輪功、維吾爾族人繼續受迫害,且變本加厲,P2P投資者北京集體維權遭維穩,更搞起臭名遠揚的天眼系統監控著14億中國人,盡顯獨裁勢力。

港人平衡經濟與人權

給予中共多點空間及時間?過了30個寒暑,唯見中南海變成了錢海,公義每況愈下,百姓人權從未放到議題,高牆內外世界繼續兩極化。

馬來西亞一家地產商財長好奇問道:「香港人不是以經濟掛帥的嗎?何以為了一個政治問題都上街遊行?」

筆者應道:「送中法可傷害經濟,香港一旦失去國際法律樞紐地位,中外企業就沒必要待在這裏。此外,不是每個港人都只往錢裏看,公義和人權在我們心中的重要性有過之而無不及。」

2012年誕生的《民主會戰勝歸來》唱出了一段故事,大意為民主運動領導者司徒華2011年撒手人寰,泛民消極面對統治者,急需新世代薪火傳承。年輕一代、甚至很多其他年齡階層的港人今天都相信「若化石仍殘存著愛,一刻霸佔的青苔,鋪天蓋,蓋不住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