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內蒙古政法頭目邢雲落馬後,內蒙古政法系統多地多名主要官員先後出事。陸媒盤點了自邢雲落馬至今,內蒙古政法系統的腐敗黑幕,包括多名高官被黑社會頭目收編;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傘上之傘」。

7月13日,內蒙古通遼市公安局科爾沁區公安分局政委姜希明接受調查。「中國新聞周刊」7月23日報道說,姜希明只是內蒙古政法系統腐敗的「小角色」。

2018年10月25日,內蒙古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邢雲落馬。邢雲曾任內蒙古政法委書記。

邢雲落的落馬引發當地政法系統地震,短短一周左右,三名當地公安系統主要官員「出事」:同年10月29日,時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杜寶君被查;兩天後(10月31日),內蒙古公安廳原黨委委員、原副廳長孟建偉(正廳級)退休近一年後被查;次日深夜,內蒙古公安廳副廳長、呼和浩特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長李志斌在公安局休息室內自縊身亡,時年51歲。

內蒙古公安廳原副廳長孟建偉是黑惡勢力的「傘上之傘」

孟建偉早年曾在部隊服役,1977年7月進入烏海市公安局,後來職位逐步提升,先後擔任過烏海市、烏蘭察布盟、包頭市公安局局長;2010年9月,任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黨委委員、副廳長,直至2017年退休。

一名接近內蒙古政法委的知情者梁小華(化名)透露,孟建偉為人狂妄,當上副廳長後,出行都是警車開道。

內蒙古紀委監委網曾發文,稱孟建偉親自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孟建偉在任包頭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期間,與黑惡勢力組織頭目包頭市某酒店老闆郭全生交往甚密,放任郭全生在包頭市從事「黃賭毒」等違法犯罪活動……

孟建偉不僅自己親自充當「保護傘」,還培植出多把「警傘」,為黑社會頭目郭全生保駕護航。

孟建偉還被指存在「家族式」腐敗,成為保護家人的「傘」。孟建偉在任包頭市政法委書記期間,指使妻子開奇石店,千方百計斂財。郭全生就曾在該店花數十萬元高價購買奇石。

2011年6月,一名涉嫌開設賭場的犯罪嫌疑人,通過孟建偉的大兒子辦理取保候審逃脫了後續的偵查和審判。孟建偉的二兒子生活奢靡,與社會閒散人員稱兄道弟,受賄並非法持有槍枝、彈藥。

孟建偉落馬兩天後,其妻包頭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原主任科員劉麗萍、其次子包頭市紀委監委副縣級檢查員孟根達來被調查。

梁小華透露,孟建偉的長子孟銀柱也同時被抓。「孟銀柱開設賭場,並利用其父影響力,成為很多賭場老闆的靠山,並多次撈人。」孟建偉的小舅子也已被查。「他壟斷包頭炸藥市場,開礦離不開炸藥,他靠高價賣炸藥,賺錢數以億計。」

黑社會頭目收編多名政法高官

據不完全統計,邢雲落馬至今,內蒙古政法系統多名官員出現問題,涉多地市的至少19名主要官員。他們有的自首、有的自殺、有的被查。其中,多人仕途有交集,關係盤根錯節。具有窩案、亦官亦商、為黑惡勢力「站台」、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等特點。

此次內蒙古政法系統震盪,和郭全生分不開。多位知情者稱,郭全生是包頭最大的黑社會頭目。他的「保護傘」包括當地多名高官:除了孟建偉,還有內蒙古自治區原副主席白向群、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邢雲、包頭市原副市長路智、包頭市公安局原局長杜寶君、包頭市文化局原局長洪濤等人。

2019年4月29日,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邢燕菊被以涉嫌受賄罪逮捕。

據報道,邢燕菊是邢雲的妹妹,比邢雲小兩歲,曾任呼和浩特市賽罕區區長。邢燕菊被指對抗審查調查,轉移隱匿涉案財物,與他人訂立攻守同盟;長期亦官亦商;為私營企業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等。

2019年6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黨委委員、副廳長(正廳級)趙雲輝落馬。他是邢雲落馬後第三個「出事」的公安廳副廳長。趙雲輝在政法系統任職時間長達39年。

梁小華稱,趙雲輝的陞遷與邢雲和孟建偉的提攜密不可分。

在此次內蒙古政法系統震盪中涉及的主要官員還包括:自首的赤峰市政法委書記王東偉、被查的錫林郭勒盟檢察分院檢察長田忠寶、呼和浩特中院院長董秉惠、通遼市政法委原書記辛金山、通遼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彥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