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近期的走勢總是圍繞著美聯儲減息的幅度到底多大,股價也隨著此一預期心理上下浮沉,但從更長遠角度來講,美股的趨勢將會持續踩著大漲小回的牛步--儘管偶爾出現獲利回吐賣壓,但在美國經濟沒有衰退的情況下,每次的股市修正都醞釀了下次創新高的契機。

精確地說,美股至少在一年半內無崩盤風險。因為2020年11月特朗普將競選連任,在這之前股市不能轉為長期熊市,經濟也不能出現嚴重衰退,否則其連任的正當性將被質疑。

換言之,特朗普在連任前的政策趨向將依舊偏向有利刺激股市上漲。特朗普一方面宣稱美國經濟很棒,另一方面又敦促美聯儲減息,這看似互相矛盾的看法卻充份滿足了投資者的胃口。

特朗普上任後,立刻祭出減稅和法規鬆綁措施,成功引導美國海外資金回流,去年發動中美貿易戰更讓多數美商的生產基地撤出中國(部份轉進美國),成功引領美股大漲、GDP增長率攀上3%,失業率創下50年最低的輝煌紀錄。

自去年年中後,特朗普開始將矛頭指向當時極為鷹派的美聯儲,多次高分貝批評央行政策過度緊縮,成功引領市場的焦點由財政刺激轉向貨幣政策。如今,美聯儲的官員們多數已贊成減息來推升經濟。

以目前聯邦基本利率2.25%-2.5%推估,2020年11月之前美聯儲或許減息六次以上,而此一密集的美聯儲救市機制對股市人氣的維繫將有相當的支撐作用,美股將很難出現去年12月的熊市跌幅。

從這個角度分析,貿易戰不失為特朗普透過它製造全球經濟不穩定因子,進而迫使美聯儲協同減息的一個妙招。而特朗普此時對貿易戰節奏的拿捏已越來越收放自如,投資者對貿易戰的恐懼也逐次遞減,慢慢習以為常,或許已當作股市上漲過程中的背景噪音。

未來一年半內,在美聯儲積極採行減息循環的同時,美國經濟和企業獲利將不會出現衰退的敗相,股市多了減息的刺激只會大漲小回,而經濟和股市的同步繁榮恰好是特朗普最有利的競選連任環境。

一般預料歐洲央行未來將嘗試各種辦法刺激搖搖欲墜的歐洲經濟,該央行除了將持續購債之外,另一個爆炸性的可能是開始購買股票。

由於全球央行購股已有日本和瑞士開了先例,歐洲央行若從善如流,歐洲股市或許將出現一波強勁的牛市,急起直追美股的頻創歷史新高。屆時全球股市或掀起補漲行情,而美股執全球股市之牛耳也必定不會在這波漲勢中缺席。

另一方面,隨著全球在步入低利率和負利率時代,債市的長期投資報酬率被大幅壓低,甚至無利可圖,全球追求絕對報酬的退休基金,挾其龐大的管理資產必將被迫大舉投入股市,這勢必將造就金融市場一波榮景。

當然,股市不會永遠牛市,終有一天出現長期的熊市。但在這些央行政策用罄之前,以及在這些大型機構投資者買盤耗盡之前,牛市可能還會撐上一段不短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