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來到《天亮時分》之政論天下,我是章天亮。

2019年7月20日對我和對法輪功學員來說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二十年前的今天,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2000年8月,我從中國來到了美國,參加的第一個大型集體活動,就是2001年在華盛頓DC的7.20反迫害活動。那時候,我們打出的活動主題是two years, too long(兩年的鎮壓已經太久)。誰能想到這場迫害到今天已經整整二十周年了。在這場迫害中,許多大法弟子付出了非常慘烈的代價,今天我只想講一點故事,談一點感想。

1999年的7月20日,鎮壓鋪天蓋地而來,大法弟子是措手不及的。但是大法弟子都有著一個很樸素的想法,師父把法傳給我們,救度我們。現在大法被迫害的時候,我們要出去護法。雖然抱著這樣的念頭,但大家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那時候就是很多大法弟子走上了天安門,打橫幅請願抗議。當然結果就是被關押和毒打,後來就是勞教、判刑、洗腦。再後來大法弟子意識到請願抗議付出了很多代價但中共卻死不改悔,那還不如去揭露中共的謊言,給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一個善惡之間選擇的機會。從那以後,大法弟子建立了很多的項目,像網站、報紙、電視台、電台、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突破網絡封鎖等,到後來的九評、三退和神韻藝術團。這其中的故事,我們經歷的太多了,也沒有辦法今天把它們一一講出來。我只講其中的一個故事吧。

美國《標準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在2010年12月6日發表了一篇長篇報道,報道的主標題是《進入細微的電波》(Into Thin Airwaves),副標題是《幾位不為人知的中國烈士如何幫助全世界的自由事業》。我以下講述的內容就是對這篇報道的重新組織。原文:https://www.weeklystandard.com/ethan-gutmann/into-thin-airwaves

第一位出場的人是梁振興,他1996年在長春得法,是一個成功的地產商人,在常人中功成名就,得法後成了當地的輔導員。迫害開始後,他決定到北京去請願,但是長春是師父的家鄉,像他這樣的輔導員是被嚴密監視的,所以他剛一上火車就被捕了。

梁振興生前照(明慧網)
梁振興生前照(明慧網)

在看守所,梁振興受到了毆打和虐待,也成了犯人們嘲笑的對象,這些梁振興都默默承受了,但是當他被要求在院子裏走隊列時喊讚美中共的口號時,梁說他不會喊任何東西,結果遭到毆打。他感到痛苦的是,當時他是唯一這樣做的人。之後他仔細分析了他的心理。他知道他這樣做是對的,但他卻無法說明為甚麼這樣做是對的,因此他也就無法激發別人跟他採取同樣的行動。但後來他聽說,有一個人能,這個人叫劉成軍。

劉成軍是一個大城市中的農民工。但是他可以使用一個卡車。劉對迫害法輪功的對策是,在他的卡車裏裝滿「講真相」的小冊子,送到農安以及周圍的鄉村去。他個子高大、健壯、勻稱,人們給他起了外號叫大車。在監獄裏,他反抗的時候,直視的目光和不屈的姿態讓獄警都不敢動他。有一天他翻過了三米的高牆,越獄了。

劉成軍(明慧網)
劉成軍(明慧網)

九個月之後,2000年7月12日,梁被轉到一個勞教所,和被抓回監獄的劉成軍,以及另外一個瘦小的、有著明亮眼睛的人關在一個牢房。這第三個人叫劉海波,我們叫他大海吧。他做過一件讓梁振興很佩服的事,一些黨徒在長春小學舉辦了一個關於法輪功所謂「罪行」的展覽。梁知道這個展覽,就直接走進去,把展板扯下來,把它們扔走,沒有一絲的憤怒和做作。梁意識到大海是一個頭腦聰明的學者,而且無所畏懼。他們就組成了一個團隊,到2001年年底的時候,他們都因期滿被釋放了。

梁喜歡磁帶和遠距離擴音器,大車崇尚他的山一樣的傳單,大海欣賞帶標語的氣球。但後來他們在明慧網上看到一篇文章,裏面提及爬到電線杆上截斷電視傳輸,切入線路,和DVD放映機聯線的理論可能性。一說到插播,有的人可能想,這不是破壞公物嗎?我要說,媒體是社會公器。共產黨劫持了媒體造謠和妖魔化法輪功,我們利用媒體澄清真相,有甚麼不可以?這才是恢復媒體本來的功能。

梁的團隊決定試一試,於是他們開始整個長春的傳輸線。但電纜都在電線杆子上,要想切開電纜,就要找到最開始傳輸信號的那個點,而他們在牆上和電線杆子上爬來爬去是很容易被人注意的。而且他們也不大懂這些電器,於是他們又開始物色更多的合作者。長話短說,他們找到了三個人,一個叫雷明,26歲,是快餐廚師。他身體非常棒,他在天安門打開橫幅之後,他逃出了整個警察隊伍的追捕。

第二個人是32歲的侯明凱。他對電器非常敏銳,但他謀生的方法是炸油條。最後一位叫周潤君,團隊裏唯一的女性和廚師。大海是個學者,對於爬電線杆有畏懼,周就親自做了工具,然後爬電線杆給這些男人看。一邊爬一邊對他們喊叫。為了不讓周整天說他們女人氣,他們學她的樣爬起來。他們一起練習了大概一個多月的時間。

侯明凱是最後一個被抓捕的,當夜被毒打致死。(網絡圖片)
侯明凱是最後一個被抓捕的,當夜被毒打致死。(網絡圖片)

插播的行動時間定在了3月5日。到3月1日的時候,梁振興被捕了,具體原因不詳。他們都認為警察會很快來抓捕他們,但梁振興肯定是挺過了酷刑,甚麼都沒有說。而大海和侯最終發現了一個事先把線路切開的辦法,所以只需要一個最後一分鐘的調整。在接下來的三個晚上他們會把每個集線器轉化成一個​​真相定時炸彈。通過單車和的士,在十五分鐘內,他們會同時在整個長春發動。

到3月5日晚上,長春有線電視台的八個頻道被同時插播了法輪大法的真相電視片,從揭露自焚騙局,到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當時人們互相打電話讓親戚朋友看電視。在文化廣場附近,人們走到街上慶祝。禁令結束了!法輪功平反了!幾個修煉者從工廠和藏身之處走出來,公開發資料。鄰居,孩子,陌生人,甚至戴著紅袖標的老太太都接近他們,每個人都在說話,跑過去,笑著拍著他們,祝賀他們。有幾個人懷疑這不是政府的廣播,但他們仍然開心的笑著輕聲問:你們是怎麼幹成的?你們法輪功真了不起!在一些居民區,當地中共官員變得絕望,切斷電源,使街道陷入黑暗。第一個修煉者接到一個軍方朋友的電話告訴他,他們收到了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命令。

3月9日晚上,大海在家裏被捕。警察把大海捆在他的客廳的椅子上,在他妻子和兩歲兒子面前打斷了他的腳踝。3月10日凌晨,大海被轉到長春中心警察局,他被扒光衣服,一位現居澳洲的姓霍的警察,當時看到兩個警察把一個高壓電棍插入大海的肛門。幾分鐘之後,劉海波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3月24日深夜,超過60名警察包圍了一個柴垛,大車——本來就是一個農家子弟——把它作為自己的藏身之地。警察把柴垛澆上汽油,點燃,然後大車出現了。警察對他的大腿開了兩槍。當警察開車把大車押到警察局時,警車翻了,也許是爭鬥的結果。侯明凱是最後一個被抓捕的。他躲到附近的吉林市之後,試圖再次插播。沒有成功,他像猴子一樣爬上樹,放上一個擴音器,在公安局裏譴責江澤民。他的人頭被懸賞五萬元。8月21日,侯在長春被捕,被押到綠園警察局,在第二天早晨四點被毒打致死。

參與電視插播傳播法輪功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劉成軍(左)、梁振興(中)和雷明(右)(大紀元)
參與電視插播傳播法輪功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劉成軍(左)、梁振興(中)和雷明(右)(大紀元)

我們不再一一去說他們的經歷,但他們的結局都是被迫害致死。給大家講這個故事,是想告訴大家大法弟子講真相的艱難。這些人都很年輕,有自己的妻子、女兒、兒子,但是他們義無反顧地走上了護法的路。我記得一個細節,讓我非常感動。那時候劉成軍他們非常窮,做資料的錢都是別人省吃儉用給他們的。他們發出最後一份資料後,準備實施插播計劃了。小組的人走入一個餐館,點了幾碗炸醬麵,算是上路前的聚餐。劉成軍看著他的女兒,對旁邊的人說:」這孩子真可憐!「他知道,一旦做了插播這件事,那就是九死一生。

這是被我們知道的,還有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付出了同樣的代價,但是他們的名字卻不為人知。還有那些我們看到在街頭發真相資料的、景點勸人三退的、維護明慧網的等等。這些人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脊樑。

這也是信仰的力量。歷史上那些迫害正信的政權,無論是羅馬帝國,還是三武一宗滅佛,那些政權和皇帝都化作了塵土,但信仰卻挺立了千年。一個真正有信仰的人,跌倒了100次,會站起來101次,但中共只要跌倒一次,它就再也站不起來了。所以看看全球現在反思和解體中共的大潮正在興起,我相信中共垮台在即。

剛才講的只是一個例子。還有一個事也是很轟動,就是一個叫孫毅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做奴工的時候寫了一封求救信,放到出口到美國的奴工產品中。後來俄亥俄州的一位婦女發現了這封信,隨後美國各大媒體都予以了報道。這個故事後來被加拿大的導演李雲翔拍攝成了紀錄片,並得到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的提名。這部電影在我的朋友文昭的會員網站上有賣,可以在線觀看。我會把他的網站地址附在這支影片下面(https://www.wenzhao.ca)。

我還有一個學生,她的父親叫于溟,也是受盡了酷刑。但他冒著生命危險到勞教所、醫院等地偷拍了很多第一手的珍貴的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的直接證據,並且帶到了海外。

這些法輪功學員只是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的縮影。我們已經堅持了二十年,大家因此也應該毫不懷疑,我們會一直堅持到中共結束為止。#

以上是YouTube天亮時分頻道的文字稿。具體內容與影片內容有些不同。影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