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邑北村的水井乾枯了,村人甲、乙兩人縋入開鑿。挖了一尺多,挖出一個髑髏。不小心打破了,發現髑髏口裏含著黃金,兩人很高興,藏在腰間。繼續挖,又得到六七個髑髏。希望能得到金子,都打破了,卻一無所有。髑髏旁邊有兩個磁瓶、一個銅器。銅器大得可以合抱,重幾十斤,兩側有雙環,不知幹甚麼用的,斑駁陸離。磁瓶也是古制,不是近款。

等到爬出井,甲、乙都昏死過去。一會兒,乙甦醒過來了,說:「我是漢人。遇到王莽之亂,全家投入井中。恰好身邊有一些金子,所以就含在口中,這東西本來不是含殮的,人人都有。為甚麼要把我們的頭顱都砸碎?這也太可恨了!」眾人焚香,一齊祈禱,答應給它們殯葬,乙漸漸病癒;甲卻再也沒有復生。

顏鎮孫生聽說了,買走了銅器。袁孝廉得到了一隻磁瓶,其外一隻入了張秀才家。

「斑駁陸離」,「斑駁」指色彩雜亂,「陸離」指參差不一。形容色彩紛雜。出自《聊齋誌異》。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