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陸媒體近日報道,7月13日,第九、十屆全國人大代表,香港佛教聯合會名譽會長、第六十一至六十三屆董事會會長,寶蓮禪寺董事局主席、香港寶蓮寺第七代住持釋智慧病亡,終年86歲。從其多個名頭就能看出,這個和尚是典型的政治和尚,與中共的關係不可謂不密切。

隨後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所發的唁電即可佐證其政治身份。唁電中稱其是「堅定的愛國愛港人士,擁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支持香港順利回歸和平穩過渡,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在擔任第九、十屆全國人大代表期間,積極履職盡責,建言獻策」,「為支持國家建設和香港繁榮穩定作出重要貢獻」。

顯然,釋智慧身在佛門,卻心繫世俗之事,而且為殘害中國人、迫害有信仰者的中共建言獻策,說其是政治和尚一點也不為過。

據大紀元2015年報道,釋智慧30歲時在寶蓮寺出家,自2005年任寶蓮寺住持。香港資深政經評論家林保華在其專欄中講到,中共決定收回香港後,對香港宗教界統戰,針對百年古剎大嶼山寶蓮寺,九七前贈送當今世界最大的露天青銅坐像──天壇大佛;宗教界包括佛教界的一些人被中共收編,「只要看看那些人身上戴上的中共政治頭銜,如人大或政協,就知道了,且不論『地下黨員』的身份。」釋智慧應該也在收編之列,其與中共統戰部關係密切。

1999年7月江澤民與中共全面鎮壓法輪功後,釋智慧2000年3月出席人大會時,宣稱「法輪功」不是宗教,而是X教。他其後接受中共喉舌專訪時又再次強調,支持國家取締法輪功,同時表示非常高興其發言獲得江的肯定,見到江「深感榮幸」等。

2001年3月,在由中共喉舌《文匯報》和中華青少年歷史文化教育基金聯合舉辦所謂的「崇尚文明.反對邪教」大型圖片展上,身為人大代表的釋智慧出席活動,再次公開詆毀法輪功,並指香港本地有人包庇和助長法輪功。

得到江和中共首肯的釋智慧,也因此獲得了中共欽點的特首梁振英頒發的香港銅紫荊星章及銀紫荊星章,而其主持下的寶蓮寺也逐步被赤化,甚至捲入醜聞。

2015年10月,香港曝出一宗震驚社會的佛門醜聞:建立於1923年的定慧寺,其女住持釋智定被媒體曝出涉嫌透過假結婚接大陸和尚來港,以及寺廟帳目混亂等內幕。

據報,釋智定是釋智慧的門下弟子,兩名先後與釋智定假結婚的大陸和尚皆與寶蓮寺有關,其中一個叫釋智光的和尚更在寶蓮寺擔任要職。定慧寺董事翁靜晶與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曾前往寶蓮寺向釋智慧詢問該事,釋智慧並沒正面回答,先是反問翁信不信,其後又說不知道此事,又叫翁如果「信佛」,就不要搞這麼多事,還說自己有點傻,還有病。

當時時評家李怡在一篇名為「佛門污穢與香港淨土的沉淪」文章中指,有聽眾致電D100,說九七後寶蓮寺早已全面被赤化,原有的僧侶被置於邊緣地位,現時的CEO及僧侶是從大陸來的幹部化身。「這些幹部以各種方式(包括假結婚)來港再『假出家』成為僧侶,自然也不會遵守齋戒、色戒,出現釋智定這樣的『不是善男信女』的花俏尼當寺院住持也是必然現象。」「香港的佛門相信已全被中共操控」。

對此,早已被中共收編的釋智慧不會不知曉內情,而且定慧寺帳簿內還有他每月收取五千元董事酬金的記錄,只是效忠中共的他踏入深淵再想抽腳,已不那麼容易了,也只能聽中共任意而為。

事實上,早在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時,釋智慧就因腦充血住院,其後身體每況愈下。雖然他曾公開表示師弟釋健釗是其接班人,2009年又改口指定另一僧人釋宏通做繼任人,但2015年,其住持之位卻由來自大陸的淨因法師接任。後邊沒有中共的影子顯然說不通。

除了定慧寺醜聞外,2017年,寶蓮寺首座大和尚釋健釗與董事會秘書釋心慧被曝光同遊夏威夷,並被私家偵探拍下多個不符合出家人的行為。釋心慧曾在臉書上載了印有簡體字「釋心慧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的名片,其後被刪除。據悉,釋健釗已在2018年7月5日因胰臟癌病逝,其死亡被信眾視為報應。而禍亂佛門的中共特務釋心慧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裏。

要知道,古代真修的出家人一旦踏入佛門,就會拋棄世俗雜念,更不用說沉迷於情色、捲入人間政治,甚至助紂為虐。否則,就不要出家。釋健釗遭到了報應,釋智慧呢?以釋智慧二十多年效忠中共的所為看,其病亡焉知不是佛家所說的因果報應?而且是在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之際。是以,中聯辦主任的唁電中所祝願的「功德圓滿」不僅是癡心妄想,而且在佛家看來,其死後也難逃被上天懲罰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