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美國知識產權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貿易政策的一項重點,而學術機構特別容易受到間諜入侵。歐美調查均發現,中國留學生常常把他國知識產權帶回國,原因是中共滲透海外學子,誘使部份留學生盜竊和轉移西方學術機構的技術。

去年8月,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發佈報告說,中共統戰部的教學手冊指導操作人員通過強調與中國(中共)的「血肉聯繫」來贏得海外華人對中共的支持。根據美國國防部統計,在外國人獲取美國敏感信息或機密信息的行動當中,有四分之一是通過學術機構實現的。

在柏林有一條著名的「六月十七大街」(Strasse des 17. Juni),東西橫貫綠樹成蔭的蒂爾加滕公園(Tiergarten),在這裏金色的羅馬女神維多利亞雕像在勝利紀念柱上展翅守望。

在這條大街上也坐落著柏林工業大學,這是柏林的四所大學之一,也是柏林唯一一所理工科大學。據美國《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報道,近期,在這所大學禮堂裏,一千個聲音高聲歌唱:「雖然身在他鄉,也改變不了我的中國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國印!」

該報道的作者,精通英語、德語和中文的前《紐約時報》記者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表示,這首被中共批准的經典歌曲《我的中國心》讓在場大多數博士級科技專業的中國研究生心胸澎湃,他們在這裏「歌頌」的是:中國(共)。

柏林工業大學(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柏林工業大學(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中共通過統戰在海外華人中滲透

美國前中情局分析師、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中國專家彼得·馬蒂斯(Peter Mattis)說:「中共通過統戰在海外華人中滲透,這樣的政治邏輯不是我們在民主制度中所習慣的。」

美國權威雜誌《外交政策》(FP)於去年3月發表了一篇調查性報道,通過採訪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成員以及查閱大量文件,從幾個方面披露了CSSA和中共使館之間的詭異關係。

狄雨霏指出,在德國有80個中國學生協會,代表了來自中國的6萬名留學生。這些協會為留學生們精心打造學習和工作的關係網,這有助於對他們進行滲透。學生協會會發佈一些招聘信息,比如,留學生回國後將獲得國有企業或公司的高薪工作,包括住房或子女入學補助津貼等。有的機構還提供每年往返德國的旅行,這樣海歸們可以回到德國維護其私人和專業的關係網。

狄雨霏舉例說,在柏林及勃蘭登堡地區公派學聯(Berlin and Brandenburg Public Students Federation)的微信賬號上發佈了一個活動廣告,轉發了來自中國多所大學的招聘信息,目的是吸引「優秀留學生」,為他們支付回中國的所有旅行費用,促進學術合作,並幫助他們找到工作。另一個消息來自武漢理工大學,他們在尋找新型材料、海洋工程、交通管理系統、人工智能和安全研究等專業的中國學生。

在一個案例中,德國西北部一所大學的水下機械人研究員回到中國後,向中科院下屬的一個部門就德國大學的「科學研究路線」進行了「深入、細緻、詳細而逐步的解釋」。

德國一所大學的中國學生會負責人接受了狄雨霏的採訪,但他和其他狄雨霏採訪過的中國人一樣,要求匿名,因為可能會遭到中共的報復。他說,中共外交官建議他擔任該職,並會提供「數百歐元」來支付活動費用。

另一名前學生會負責人講述,他在來德國之前,中共一名高級官員明確要求他在德求學期間為北京進行間諜活動。這名官員提到國家發展和愛國主義,並提到會有經濟補償。雖然他拒絕了,但他後來還是同意做了他就讀的德國大學的中國學生會負責人。經過兩年的努力,他獲得了中共大使館蓋章的領導證書,並拿給狄雨霏看。該證書將在他回到中國後對他的事業有所幫助,但他沒有回去。

中共官員曾明確要求留學生在求學期間為北京進行間諜活動。示意圖。 (PHILIPPE HUGUEN/AFP)
中共官員曾明確要求留學生在求學期間為北京進行間諜活動。示意圖。 (PHILIPPE HUGUEN/AFP)

中共加強統戰 離間留學生和西方社會

狄雨霏在文章中表示,如果有事發生,中共的統戰會加強。中共高級官員潘岳在近期的一次演講中表示,面對「西方遏制中國(中共)的日益嚴峻挑戰」,中共已下令統戰部「加強和改善」。

今年1月下旬的中國新年晚會是由柏林和勃蘭登堡州頂尖大學的六個中國學生協會組織的一場活動。節目內容包括:舞蹈、音樂、武術、關於德國天氣(又灰又濕)的笑話、抽獎(華為電子產品和白酒),以及即將離任的中共駐德國大使史明德的致辭。

據中共駐柏林大使館發表的文章,史明德當時表示,他希望德國的留學生「不辜負習近平總書記和祖國人民的殷切期望,化愛國之情為愛國之行……把自己的理想同祖國的命運緊密聯繫在一起!……也把國外先進的科學技術帶回國內,推動中國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

據坎培拉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in Canberra)研究員亞歷克斯·喬斯克(Alex Joske)稱,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六四運動之後,中共開始依賴留學生協會來監督和引導學生在國外的活動,並進行中共的宣傳。

狄雨霏在文章中直接指出,對於在中國受到愛國主義教育的學生來說,史明德在德國柏林中國新年晚會的信息很明確:堅定忠誠(「愛國之情」)、轉移技術(「愛國之行」)、絕不同化(「把自己的理想同祖國的命運緊密聯繫在一起」)。

根據柏林墨卡託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中國研究的社會學家毛逸舒(Yishu Mao)所做的調查,267名德國高等教育機構的中國留學生大多數支持一黨統治(儘管許多人也希望人民能有更大的自由),並在學業完成之後回中國。

中共的統戰會加強。中共高級官員潘岳在近期一次演講中表示,面對「西方遏制中國(中共)的日益嚴峻挑戰」,中共已下令統戰部「加強和改善」。(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中共的統戰會加強。中共高級官員潘岳在近期一次演講中表示,面對「西方遏制中國(中共)的日益嚴峻挑戰」,中共已下令統戰部「加強和改善」。(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留美中國學生幫助中共獲取美國技術機密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曾在去年的一次參議院聽證會上說,美國大學對於中共「非傳統情報蒐集員」的認知太天真,特別是在學術界,中共對「全美社會構成了威脅」。雷多次強調來自中共的威脅以及其利用在美國大學的留學生,企圖接觸敏感的軍事和民用研究。

2015年8月,芝加哥的一位名叫季超群的電氣工程專業中國留學生向一名中共情報人員發送了一封名為「期中考試題」的電子郵件。兩年多後,這封電子郵件出現在俄亥俄州南區的聯邦調查局(FBI)的調查中,接收郵件的中共情報官員試圖從美國的國防承包商處獲取技術信息。

季超群在去年9月被捕,其被指控是江蘇省國家安全部一名高級情報官員在海外的「非法代理人」,該部門屬於中共國安部的省級部門。

多位前美國官員稱,十多年前,美國執法和情報官員對美國大學成為外國情報機構的軟目標就開始有了內部擔憂。這些外國情報機構利用留學生和大學員工來獲得美國的新興技術。

NBC去年7月報道說,杜克大學的史密斯(David Smith)博士是世界上研究「超材料」的專家。劉若鵬12年前來到美國,在史密斯實驗室學習。一些觀察者,包括前FBI反情報助理主任,都相信劉若鵬實際上是身負中共政府的特殊任務而來。

2008年,劉若鵬在杜克大學幫助開發隱形斗篷,但是他偷偷跟中國同事合作,還邀請他們參觀杜克實驗室。劉若鵬回到中國之後建立了研究所,最終獲得數百萬美元的投資,註冊了數千個專利。

根據《間諜學校:CIA,FBI和外國情報如何秘密利用美國大學》一書的作者戈登(Dan Golden)的數據,目前在美國有一百萬外國學生。戈登說:「這些學生中的一小部份、但是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在這裏偷竊研究(成果),或聘用線人、蒐集情報。」

多位前美國官員稱,十多年前,美國執法和情報官員對美國大學成為外國情報機構的軟目標就開始有了內部擔憂。這些外國情報機構利用留學生和大學員工來獲得美國的新興技術。圖為杜克大學校園(Sara D. Davis/Getty Images)
多位前美國官員稱,十多年前,美國執法和情報官員對美國大學成為外國情報機構的軟目標就開始有了內部擔憂。這些外國情報機構利用留學生和大學員工來獲得美國的新興技術。圖為杜克大學校園(Sara D. Davis/Getty Images)

防範中共滲透 美國收緊留學簽證

對於中共對海外留學生的滲透和控制,美國已領先一步做了詳細的調查,並開始有所行動。

「我們允許大約35萬中國學生每年來到這裏」,美國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主任威廉· 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去年4月在阿斯彭研究所會議期間說,「這一數量很大。我們對他們的簽證政策非常寬鬆。其中99.9%的學生都合法在這裏,(他們)進行了很好的研究,對全球經濟有益。但這也是中共政府用來推動其在美國從事邪惡活動的一種工具。」

中共為何利用這些非傳統間諜蒐集情報呢?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官員喬·奧古斯丁(Joe Augustyn)認為,如果一項行動一旦被暴露出來,中共政府就可以一概否認,將自己和學生分離開來。

雖然美國官員強調,他們相信絕大多數中國學生是出於合法目的而來的,但他們也明確表示,特朗普政府仍在努力解決外國代理人試圖利用學術機構內部的安全漏洞所帶來的安全問題。

今年5月14日,美國部份國會議員提出一份法案,擬限制部份中國公民赴美學習,或進行學術交流。

這份法案稱,對於所有申請赴美學習或進行學術交流的中國公民,若其研究學科在美國「商業管制清單」中,簽證官應徵詢「安全諮詢意見」;即將申請人才料寄回華盛頓,以對申請人進行額外審查。

自去年7月11日起,在機械人、航空和高科技製造等專業就讀的中國留學生的簽證,已被限制有效期僅為1年。

一名美國官員說,問題在於中共政府,而不是學生本身。他補充說,反間諜就是確保這些學生個體出於合法目的來美國。這位官員說:「我們希望能夠利用這個人才庫,而不是讓他們返回到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