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中共發起了一場消滅法輪功的殘酷運動。全世界都應該譴責中共正在進行的酷刑、殺戮和強摘器官的暴行,並要求釋放所有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7月18日在華盛頓DC演講時說。

7月18日中午,在美國國會西邊草坪,來自美東、美中地區的近兩千名法輪功學員及其支持者舉行了大型集會遊行活動,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大衛·喬高先生受邀在集會上發表演講。

以下是大衛·喬高先生在2019華盛頓DC法輪功「7.20」反迫害集會中發言的部份內容。

* * *

二十年前,中共發起了一場消滅法輪功的殘酷運動。全世界都應該譴責中共正在進行的酷刑、殺戮和強摘器官的暴行,並要求釋放所有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

自1949年篡政以來,中共一直無情地迫害少數族裔,向中國人民灌輸恐怖。新疆的維吾爾族穆斯林社區現在已成為受害者。據報道,進到「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要接受血液檢測,這是為了器官移植(所做的準備)。據一位可信的逃犯說,在血液測試後,如果犯人拿到了橙色的手臂帶,他們就會「消失」了。全世界的領導人都必須說出來;中共如此對待少數族裔,令人震驚,不能使它成為常態。

Rabbi Reuven Bulka醫生

一位備受尊敬的加拿大人Rabbi Reuven Bulka醫生在《渥太華公民報》上寫道:一開始,他們(中共)否認了這一說法。後來,他們說會阻止它。然而他們甚麼都沒做。這種謀殺的行為繼續不受控制。中共當局大聲否認他們正在從政治犯,主要是法輪功(修煉者身上)「活摘」器官,在公開市場上賣給需要器官的人。

這是殘酷的謀殺:從活人身體中摘取器官……儘管有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確實發生了這種情況,中共當局還是在否認。這種令人髮指的行為最初是被加拿大人揭露出來的。

之後,在2014年,中共當局宣佈他們將很快停止這種摘取器官、殺死囚犯的做法。而事實表明,他們既是騙子又是殺人犯。人們為所謂「文明」的世界鼓掌,卻不去呼籲並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謀殺,這令人難以置信。

(現在)我們了解到中共當局仍然在進行這種勾當。我們看一下倫敦中國法庭主席Geoffrey Nice QC爵士的聲明,該法庭負責調查發生在中國的活摘器官。《衛報》在報道中說:「結論顯示,很多人已經死亡,難以形容多麼悲慘、無緣無故地死亡。更多人可能會以類似的方式而受難。我們所有人都生活在同一星球上,在這個星球上有個極端邪惡運用手中權力的政權,他們正在統治著現代人所知道的最古老的文明之一。」

事實是一目瞭然的。每年九萬次移植,短暫的等待時間……如果最初的器官移植失敗,那麼他們還會保證提供備用器官,這是(一種驚人的)組合……這導致那些「現成的囚犯」被殺——主要是法輪功學員,但也包括藏人,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基督教信徒等。

美國政府必須要向中共政府追究責任。加拿大和美國應該加入那些國家,禁止國民前往中國進行移植手術。和中共達成任何協議時,都必須堅持立即停止這種野蠻行為;而且還要採取措施,要核查其是否停止。

購買中國產品時,我們應該問問自己,我們是否在無意中支持謀殺。拒絕購買中國製造的產品,發出明確的信息,都是一種深刻關懷的表現。

血腥活摘/屠殺

2006年,「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請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我作為志願者進行調查。我們已經發佈了兩份報告和《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並且還在繼續調查(我們的修訂報告可從www.david-kilgour.com以18種語言訪問。)

我們確定,在中國2000至2005年期間進行的41,500例移植手術中,毫無疑問,這些器官幾乎都是來自法輪功良心犯。

伊森·葛特曼(Eihan Gutmann)在他2014年出版的《大屠殺》一書中,把對法輪功、藏族、維吾爾族和基督教社區的迫害置於當前的背景下。他估計,自2000年到2008年,約有65,000名法輪功和兩千到四千維吾爾人、藏人和基督徒的器官被「活摘」。

我們的2016年更新報告可在線獲取:

https:endtransplantabuse.org/wpcontent/uploads/2016 06/Bloody Har vest-The Slaughter-June-23-V2.pdf

強迫勞改

大衛·麥塔斯和我訪問了十幾個國家,採訪了逃亡出來的法輪功學員。勞改營的囚犯被強迫為跨國公司的承包商生產一系列出口產品。這是公司不負責任和違反世貿組織(WTO)規則的行為,應該要求中國所有貿易夥伴做出有效回應。

移植專家的回應

在過去幾十年,全球精神衛生專業人士都知道當時的蘇聯濫用精神病學對抗良心犯,他們強烈反對這一行徑,幫助改變了蘇聯時代的做法。

今天,全球移植專業人士面臨著習近平治下的中國移植手術的濫用,但他們的反應大多令人失望。有些人已經閱讀了這方面的研究,並意識到在中國移植業正在發生的事情是大規模屠殺無辜者,及對其進行掩蓋。因此,他們與中國移植業保持距離,並鼓勵其他人也這樣做。對於那些證明了中共為了器官移植而大規模屠殺無辜者的獨立研究人員的發現,中共無法給出可信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