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

遊行由歐洲天國樂團打頭陣,緊接著有法輪大法洪傳、舞龍、功法展示、傳統服飾、花車、反迫害、腰鼓隊等方陣組成。途徑華人聚集的美麗城、巴黎的多條主要街道,以及巴黎歌劇院、羅浮宮、交易所等主要巴黎地標。

遊行吸引了很多市民及遊客駐足觀看、拍照留念,很多市民豎起大拇指表示支持;沿途更有上百當地華人及大陸遊客在了解到中共迫害和污衊法輪功的真相後,聲明登記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還有華人很高興看到遊行中展現的中國傳統文化,表示要去更多的了解法輪功。

法國法輪大法協會主席唐漢龍先生在遊行前的集會上,宣讀了多封法國政要發來的支持信。

法國右翼前部長Francoise Hostalier女士在信中寫道:「你們信仰著一個普世的準則,用三個字概括就是真、善、忍。你們在中國有數以千萬計的民眾通過煉功得到身體健康,通過在生活中實踐這一準則而得到心靈的健康。哪一個政府不希望捍衛、甚至推廣這樣的效果呢?但是你們又是獨裁政權所不能容忍的:你們自由,你們深得民心。中(共)國當局,尤其是前國家元首江澤民,沒能容納這些。」

「作為法蘭西共和國的議員,我很自豪能代表國家並表達我們的價值觀,我敬佩你們!歷史將會見證你們是對的並將報答你們,因為你們樹立了和平和堅定的榜樣。我全力支持你們。最後,就像你們那些在天安門廣場被捕的和平抗議者們一樣,我向你們說一句:法輪大法好!」

汝拉省( Jura)選區法國參議員Sylvie Vermeillet在信中寫道:「今天在巴黎,你們遊行是為了提醒大家中國年輕一代和平、永恆的戰鬥。你們遊行是為了揭開一個政權封殺民主思想自由的陰紗。在這場戰鬥中,你們是為了捍衛人權、抵抗販賣人體、維護自由,我全力支持你們。」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圖為遊行隊伍途經巴黎歌劇院。(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章樂/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章樂/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許多民眾,包括大陸遊客圍觀拍照。(葉蕭斌/大紀元)

「18年前的今天,我被抓」

遊行隊伍中,手舉「世界需要真、善、忍」橫幅的法輪功學員王喆(右)。(關宇寧/大紀元)
遊行隊伍中,手舉「世界需要真、善、忍」橫幅的法輪功學員王喆(右)。(關宇寧/大紀元)

現居住在法國的王喆1997年底時在中國天津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不久原本嚴重的皮膚病就不治而癒,然而7·20這個日子,改變了他原本幸福的人生。「20年前的今天,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18年前的今天,我被抓、被判三年勞教,僅僅因為製作、發放揭露自焚真相的光盤。」王喆說。從此,體罰、電擊、毆打,就成了他不堪回首的遭遇。

2002年在天津雙口勞教所,王喆目睹了同修陳寶亮被活活打死。「親眼目睹這麼善良的老人被打死,當時那種悲憤、那種情緒,我從出生20幾年來從未經歷過。」王喆雙眼含淚、哽咽失語,如今回憶起來,都讓他十分心痛,「就像人的靈魂深處被挨了一刀,但是那一刀到現在都沒有癒合。」

在被轉到青泊窪勞教所後,王喆開始了一個多月的絕食抗議。他被惡警用8根電棍同時電擊手心、腳心、後背、脖子等敏感部位,「我能聞到自己被燒焦的味道。」長時間的電擊,使他的後背生出膿包,虛弱的他又被查出肺結核,生命垂危。勞教所不想擔責任,才讓他保外就醫。

回到家後,膿包的擴大導致王喆高位截癱,一截脊椎骨被腐蝕掉,當時的他感到一分一秒都是熬過來的。「當時我就想,我真希望看到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那一天。18年後的今天,在法國巴黎參加7·20的遊行,我看到了!」「對於我的生命而言,7·20是一個太重要、太百感交集的日子。」

2005年,在兩次無法全麻的痛苦手術之後,王喆快速恢復。「出院後的第一次複查,我是走著上樓的,我的主治醫生都覺得不可思義,一輩子沒見過。」王喆從勞教所回到家後就恢復了學法,能站起來的時候,他就開始煉功。「大法是我生命的支柱,是我生命力的來源。我自己就是大法奇蹟的見證。」此後,王喆恢復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鄰居們也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想用音樂的方式告訴人們迫害真相

法輪功學員劉巍是歐洲天國樂團的中音薩克斯風手。(關宇寧/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劉巍是歐洲天國樂團的中音薩克斯風手。(關宇寧/大紀元)

德國學員劉巍是歐洲天國樂團的中音薩克斯風手,1995年她在中國開始修煉法輪功。2001年至2003年,她被北京女子勞教所關押了16個月,「當時勞教所裏70-80%被關押的都是法輪功學員,我認識的最年輕的18歲,最年長的74歲。」「我被強制洗腦、不讓睡覺、被關黑屋、坐小板凳,還被做驗血等檢查,懷疑被用作活摘器官的儲備。」

2004年來到德國後,她常向德國民眾講述自己遭受迫害的經歷,2007年她參加了天國樂團,想用音樂的方式告訴人們迫害的真相。「當吹奏到《法輪聖王》的時候,我自己都會掉眼淚,彷彿看到那一幕:天空忽然晴朗,法輪聖王來到人間,幫助世人脫離苦海。」

能參加反迫害20周年遊行,她的心情既沈重又充滿希望,「今天我的心情很沈重,20年了,時間不短,我從一名青年大法弟子變成中年。在真相點,看到很多華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豎著大拇指表示支持我們,我感到迫害會很快結束了。」

「無論中共怎麼迫害,我都要跟師父走到最後」

法輪功學員陳豔華在歐洲天國樂團裏吹奏單簧管。(關宇寧/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陳豔華在歐洲天國樂團裏吹奏單簧管。(關宇寧/大紀元)

荷蘭學員陳豔華在天國樂團裏吹奏單簧管,1997年她在長春開始修煉,2012年來到荷蘭。修煉之前,她患有糖尿病、心臟病、風濕、失眠等疾病,覺得人生沒有了意義,很絕望。後來從親戚那裏得知了法輪大法,她的人生就改變了。「一看大法書才知道,原來這是修煉哪!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呀!我決心要修煉下去。」很快,陳女士的各種病痛就神奇般的消失了。

99年7·20迫害開始後,8月7日陳女士到北京上訪,後被抓到看守所。「我被判一年勞教,後來又被加期三個月,因為不放棄信仰。」「在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拳打腳踢是習以為常的事,我每天被迫做十三四個小時的繁重體力活。」「我自己遭受過電棍電擊,有的同修被綁死人床、在零下的溫度裏被扒光衣服關在小屋裏。」

有一種力量支撐她挺過那段艱難的歲月,「我就是有一念:無論中共怎麼迫害,我都要跟師父走到最後。」說到這,陳女士有一些哽咽,雙眼濕潤。

在今天的遊行過程中,陳女士看到這麼多世人可以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能夠明白真相,她很高興,但想到中國大陸的迫害還在繼續,她的心情又很沈重,「我身邊的七八個朋友,都被迫害死了,想到這些,我的心裏真的很難過。」陳女士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我找到了我的路,不會變」

法國西人學員Helene Tong。(關宇寧/大紀元)
法國西人學員Helene Tong。(關宇寧/大紀元)

對於法國西人學員Helene Tong來說,1999年7月20日這一天是她嶄新人生的開始。「我是99年7·20那一天得法的。」Helene當時在加拿大,她一直在尋找一種功法。「一天一位朋友給了我一份材料,上面介紹了免費的中國古老功法,我對中國文化很感興趣,就想去學。這一天就是99年7月20日,這個古老功法就是法輪大法。」

後來她得知,這一天也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日子。「當時我的想法是:如果這個功法是被共產黨迫害的,肯定是好的。」了解到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和五套功法,Helene決定修煉下去,「我當時馬上就感到,我是被救度的。我在本子上寫下:法輪大法救了我。我找到了我的路,不會變的。」

2001年,Helene與其他35位西人法輪功學員一起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展開「真、善、忍」橫幅,「我們想讓中國人知道:我們也是大法弟子,你們不要擔心,我們會幫助你們。我們也想告訴中(共)國政府:我們反對你們在做的,而且會向全世界揭露你們的罪行。」

「今天,我很想感謝師父給予了我們那麼多,因為法輪大法對我們的幫助非常非常大。我們也希望能夠幫助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早日結束迫害。」

學員們通過不同形式展現大法的美好

身穿傳統服飾的德國法輪功學員安盈。(關宇寧/大紀元)
身穿傳統服飾的德國法輪功學員安盈。(關宇寧/大紀元)

19歲的美麗少女安盈從德國來,參加了中國傳統服飾與舞蹈表演的方陣。「我從11歲起就跟著媽媽一起修煉了。」她說,「今天我參加這個大遊行,紀念反迫害20周年,並且想要展現法輪大法修煉的美好。希望迫害能馬上結束。」

參加腰鼓方陣的法輪功學員陳女士(中)。(關宇寧/大紀元)
參加腰鼓方陣的法輪功學員陳女士(中)。(關宇寧/大紀元)

參加腰鼓方陣的陳女士神采奕奕地說:「腰鼓隊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部份,我們想讓華人們知道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很偉大,我們應該恢復傳統文化,讓人類的道德提升,使我們的國家繁榮昌盛。」

法輪大法是一種古老的佛家修煉功法,流傳了千萬年,也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部份。「法輪功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在國外我們都能自由地修煉,但是在國內的大法弟子卻還在遭受著迫害。」陳女士說,「希望各國正義人士能夠支持我們,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舞龍團隊在遊行終點羅浮宮旁合照。(關宇寧/大紀元)
舞龍團隊在遊行終點羅浮宮旁合照。(關宇寧/大紀元)

身穿中式服裝的波蘭法輪功學員Paweł Kluz。(關宇寧/大紀元)
身穿中式服裝的波蘭法輪功學員Paweł Kluz。(關宇寧/大紀元)

遊行中一個亮眼的方陣是身穿中式服裝的西人舞龍方陣,他們來自波蘭。領隊舞龍頭的Paweł Kluz是一名軟件工程師,2012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我在尋找對一些問題的答案,卻在別的哲理、宗教中都找不到。」於是他在網上搜索到一篇有關法輪功在中國的文章,得知通過這種功法可以提升自我並開發自己體內超常的一面,他還了解到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

「我想到,哇!這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功法,才引來中共迫害他。功法又是完全免費的,所以肯定很好,我一看就知道。」Paweł說。

修煉法輪大法後,Paweł有了很大的身心變化,「我改掉了我的壞習慣,如飲酒、吸大麻等。我變得更加平和,身體也獲得了健康。」

Paweł很喜歡中國龍,希望通過舞龍表演給觀看遊行的人們留下深刻印象,從而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不過,他表示舞龍可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的,「這是一種很幸苦的活動,而且需要耐心,在團隊合作中需要寬容和忍耐,所以我們需要在心性上下功夫。」

法輪功學員的遊行吸引了很多行人觀看、喝采。一家運輸公司老闆Frederic支持道:「我覺得這種和平又豐富多彩的遊行非常好。能讓法國人和在法國的華人知道在中國存在的這些人權問題。只有告訴更多的人,才能讓這些問題有所改善。」#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市民接過傳單,了解法輪功遭到中共迫害的真相。(葉蕭斌/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來自歐洲十幾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法國巴黎舉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大遊行。沿途市民接過傳單,了解法輪功遭到中共迫害的真相。(葉蕭斌/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