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以來,中國南方多省市遭遇特大洪災,湘江多處決堤,農田絕收,房屋被毀。然而中共官媒低調報道災情,同時消極救災。專家分析認為,中共一貫漠視生命,打壓民眾,這也是中共政權終將被人民拋棄的原因。

中共官媒7月14日引述中國水利部官員的說法,中國已有377條河流超過洪水警戒線,比1998年以來同期超警河流數量增加近80%。全國16個省市已發佈1.5萬次山洪災害預警。

湘江衡陽、株洲段多處決堤,衡陽湘江幹堤一片澤國。陸媒報道稱,「湘江下游衡山至湘潭江段發生超過50年一遇特大洪水,其中衡山、株洲和湘潭站分別為80年、100年、200年一遇,流量均超歷史紀錄」。

然而,面對如此罕見的天災,各省消極救災,官媒低調報道,以至很多中國民眾表示不知道中國南方發大水,只知道官媒報道印度洪災和曼哈頓停電。據端傳媒,「7月17日,一名微博用戶發起投票:『湖南省強降雨已造成11人死亡,6人失蹤⋯⋯刷到這條微博前,你知道這件事嗎?』截至19日,參與投票的4.7萬網民中,有78%表示『完全不知道』」

更為蹊蹺的是,中共高層官員也全部不見蹤影。外界不禁追問,「中國發大水,領導人在哪裏?」為甚麼不去親臨洪災現場體恤災民?

漠視災情 一名災民獲救災金3毛錢

中共高層非但不親臨洪災現場,也不見發出慰問表示,救災物資更是少得可憐。中共官場從上到下,一場歷史性的洪災似乎根本就沒發生過。

據人民網7月15日報道,兩次暴雨洪澇災害共造成湖南省14個市州90個縣市區393萬餘人受災,因災死亡(失蹤)17人。直接經濟損失103億元。

然而,「災情發生後,共下撥救災資金120萬元,共下發棉被、棉大衣1000餘套,保障災區群眾生活」。平均一名災民獲救濟只有3毛錢。

6月的江西洪災中,也出現了同樣的局面。中新網6月13日報道,江西省洪澇災害共造成9個設區市80個縣(市、區)298.4萬人受災。「江西省財政廳、應急管理廳下撥省級自然災害生活補助資金600萬元」。

網友發帖表示,江西300萬人受災,政府居然只撥款了600萬賑災款,人均兩元,請問兩塊錢夠買甚麼?連一瓶礦泉水都買不到。中國每年十多萬億稅收有多少用在了民生上?

原籍株洲的民運人士郭勝先生向《大紀元》表示,三峽大壩的洩洪,讓整個長江流域水位上升。株洲地區在並無超過往年降雨的情況下受災,這是自1994年決堤事件來前所未有,政府非但不作為,還限制消息的傳播,明顯在掩蓋事實。

他說,「株洲人民遭受到的是一場政治災難,受災情況、死亡人數無法統計,大家傳播出來的都是零碎信息,災害群眾面臨的不是救援,更別說追責了,而是無情的鎮壓。」

時政評論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領導人在重大災難或事故時 「失蹤」或做戲表演,同時媒體不報或蜻蜓點水報一點進行輿論屏蔽,這是幾十年來中共對待民眾苦難的基本態度。

李天笑分析,中共領導人目前正在北戴河會議前搞調研,好像是為評估政權垮台的嚴重性。

「這正是莫大的諷刺,中共領導人對洪災警報發大水置若罔聞,假裝看不見。對人民生命財產受損冷漠無情、視百姓生命如草芥,這正是中共政權被人民拋棄、政權垮台的原因。」他說。

李天笑認為,媒體不報或轉移視線,是中共極端虛弱和恐懼的表現,因為根本無法面對由於自己無能或失職造成的災難。死到臨頭還在掩蓋。

中共修建水庫防洪能力受質疑

近年來,長江中下游多次爆發洪災,民眾對中共修建包括三峽大壩在內的大型水庫防洪抗災能力表示質疑。

網友指出,「過去流經城邊的河道有現在的三四倍寬,枯水期河道就是沼澤,濕地、灘涂,洪水來了能蓄洪,那些決策者把河道填了建起了高樓大廈,河道變窄了,變沒了,雨水、洪水總要找出路的。」

「未雨綢繆只能在歷史書面出現嗎?」「如果800里洞庭再現,會不會好很多?」

時事評論員趙培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洪災其實是有幾個方面的原因。三峽大壩是一個關鍵的問題,三峽大壩到底有沒有正常的蓄水?到底地殼有沒有受到蓄水影響,還是為了避免蓄水影響沒有管控洪水?

他說,如果是鄉村正常洩洪,還涉及到人員有沒有及時疏散,補助有沒有跟到位,錢哪兒去了?正常洩洪有沒有通知人家?造成了多少人員的傷亡?這個是要追責的。

他指出,共產黨肯定不會為老百姓著想。老百姓得為自己著想,現在推持上只有一些公眾人士在發聲。老百姓不發聲共產黨不會管你。

趙培表示,中共就是一種末世的心態,混一天算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