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於大陸各宗教團體打壓無孔不入。7月17日,商丘市基督教兩會(中國基督教協會與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主席、會長宋永生因壓力跳樓自殺,有牧師認為在大陸信仰空間在縮小。

據《蘋果日報》報道,7月17日上午11時許,54歲的宋永生像以往一樣來到教堂,與一名教友見面後上了辦公室,結果從五樓一躍而下。他的遺體在7月19日匆匆火化,當局禁止舉辦公開追悼會,並且限制每個教會只能派兩人參加告別式,不允場內的人拍攝。

在推特上有一名認識宋永生的教友發消息稱,打電話得知,宋永生從五樓跳下,脖子、背脊、腿全部摔斷,耳朵出血,當場死亡。大紀元記者聯繫上這名推友,他表示,他所了解的情況就是貼文裏的內容,「我不想說,其實也就是見過他,沒有私底下了解。」

大紀元記者多次撥打宋永生的妻子與女兒的電話,妻子接電話後說話聲沙啞,可以感受到她悲痛的心情,她說:「我現在說不出話來了,不想提這事了。」他的女兒接聽記者電話後也是以「現在很忙,不了解情況」為由掛斷電話。

宋永生在生前留下了一份「面見市委統戰部匯報材料」,材料中稱現在的商丘市基督教兩會已「四不像」,即「不像教會、不像機關、不像社團、不像公司」。

他在材料中還透露,教會受到來自中共統戰等部門逼迫,他也不被上級信任,這令作為負責人的他心靈壓力重大,有筋疲力盡之感。他連用「心都快累死了」、「我的心在流浪」等形容他的無奈無助。

材料中還透露,宋永生一直在為申請經費、處理交通問題,以及為商丘市基督教兩會申請登記證未過年審等問題心力交瘁。

他還提到,自己在商丘工作23年,深感基督教基層宗教團體的艱難。「想用自己的信仰和人格魅力協調好內部和政府之間的關係,現在看來已經失敗了。」他最後表示,「我願意做第一個殉道者。」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長老徐永海聽聞此事後向記者表示,對宋永生牧師自殺的結局非常遺憾,雖然可以理解他的那種無奈,但是不應該選擇這條道路,「如果在三自教會壓力大,你可以離開三自教會,中國大多數基督徒都不在三自教會,都在家庭教會,我也知道有很多三自教會的牧師離開,到家庭教來,不用去自殺。」

徐永海認為,中共對於家庭教會打壓得更為嚴酷,直接是坐牢或者罰款,對於三自教會是通過管制進行打壓,傳道受限制,教堂要掛國旗、拆十字架等等,牧師很難傳真正的福音。因此,多年來許多牧師寧可選擇坐牢的風險,也要以家庭教會的方式進行傳福音。

徐永海還表示,這個現象也說明目前大陸整個教會的空間、民眾信仰的空間在縮小。

中共對於任何宗教團體都是進行打壓,據《蘋果日報》報道,7月18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及國務卿蓬佩奧在第二屆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上,先後猛烈抨擊中共對維吾爾人、基督教徒、法輪功團體等的迫害,蓬佩奧則指摘中共恫嚇一些國家,不讓他們參加這場國際會議,而「中國是我們這個時代人權危機最嚴峻地方之一,這是不折不扣的世紀污點」。

中共的迫害還包括株連九族,日前,大紀元記者獲悉,北京錫安教會主任金明日牧師的女兒2019年2月份回國後,3月份出國時被北京公安行政限制,使其8月份的美國讀博士夢想也被斷送。

金明日說:「北京出入境說我女兒可能威脅國家安全。但是我女兒十幾年都在國外,就回來看我不到1個月,哪有甚麼事情。」

金明日在的教會於2018年9月9日遭到當局取締,後來他還發現自己的房地產也被非法限制,讓他大受損失,而且一切都是暗中操作。目前當事人非常無奈,只能利用媒體向外界發出呼籲,關注中共對宗教人士的迫害、打壓。

美國華人基督徒公義團契創辦人劉貽牧師認為,中共不僅對家庭教會嚴酷鎮壓,對三自官方教會也是嚴厲管制,中共獨裁政權對任何人來說,都是絞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