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初,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在 「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節目中,對路易‧戈莫特(Louie Gohmert)進行了專訪。自2005年開始,戈莫特就是德克薩斯州第1選舉區的眾議院議員。

近日,秘密調查「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 影片顯示,谷歌通過訓練人工智能(AI) 算法來影響搜索結果,進而影響總統大選。戈莫特就相關問題做了解答,並提出如何限制谷歌的意見。下面是採訪內容(進行了編輯):

記者:我們今天要談一些非常熱門的話題。我知道對於「真相工程」拍攝的有關谷歌的臥底影片,您有所了解。(註:「真相工程」秘密拍攝的影片顯示,谷歌決心阻止特朗普在2020年競選連任,谷歌高管金奈(Jen Gennai)在影片中討論,谷歌會如何阻止2016年的選舉結果再次發生。)現在谷歌已經將影片刪除。

戈莫特:他們在影片中,非常清楚的表述了自己的觀點。事後谷歌說別人對他們的影片斷章取義,但是事實上他們的觀點非常明確,那就是—–谷歌和它旗下的YouTube顯然是不打算讓特朗普總統、或者跟特朗普差不多的人當選。

不幸的是,他們現在確實擁有那麼大的力量(來左右民意)。現在很多人依靠谷歌來了解世界。當你在谷歌搜索一些信息的時候,它就會給你顯現出它想讓你知道的東西,屏蔽掉它不想讓你知道的東西,所以現實情況非常可怕。

Project Veritas所做的25分鐘的影片非常棒,大家都應該看看。(谷歌的)威脅比其它威脅要大得多,俄羅斯對我們上一次選舉進行了破壞,我們的情報部門也證明中共對希拉莉的服務器進行了攻擊,但是這些都遠遠不能跟谷歌的破壞性相比。在聽證會上我們知道,俄羅斯才花了4,500美元來影響選舉的「民意」,相比之下谷歌和YouTube有更大的權力影響我們的選舉。從影片中所說的內容來看,谷歌表示,他們寧可選一個俄羅斯支持的人,也不選美國人民支持的人(特朗普),多可怕。

記者:谷歌和YouTube以涉嫌侵犯(影片裏有幾個谷歌員工)為理由刪除了影片。您怎麼看?

戈莫特:我認為,這進一步證明,谷歌不應該享有根據第230條的豁免權(註:科技公司依據《通信規範法》(CDA)第230條,擁有獲得用戶發佈內容的責任豁免權)。谷歌自己宣稱的立場是「一個平台」,就像一個城鎮廣場一樣,任何人都可以進入這個城鎮廣場或平台,想說甚麼就說甚麼,谷歌不對內容進行編輯。

記者:是的。

戈莫特:嗯,我們現在知道這根本不是真的。他們(對內容)進行編輯,進行挑選。他們故意建立起過濾傳統思想、強烈基督教思想的電腦程式,他們把這個國家變得更糟,並通過操縱電腦程式限制了人們的言論自由。

我跟谷歌、YouTube以及其互聯網提供商提到這些問題, 其中一人在聽證會上說,我們希望被跟霍士新聞一樣對待。我就說,我確實希望你像霍士新聞一樣被對待,因為他們如果做了錯誤或虛假陳述,就被起訴的,所以你們的「免責條款」也需要被取消。

雖然我不贊成(政府)使用很多法規來監管市場,但我認為現在是美國司法部調查(谷歌)壟斷行為的時候了。正如我們所看到的,如果其他人開闢了另一個好的搜索引擎,谷歌會把他們排擠破產,如果不能擠垮,就收購他們,所以事實上他們已壟斷了這個行業,他們嚴加控制,其他人無法插足,現在是打破他們壟斷的時候了。

我們不應該讓一個公司如此強大,以至於他們自己可以決定誰當選總統,這很可怕。

記者:谷歌和臉書的這種做法,改變了遊戲規則了對嗎?

戈莫特:如果他們不對用戶內容進行編輯,那是可以的。如果人們可以到他們的平台,自由發表言論,那是可以的。但是現在他們可以決定讓甚麼人發聲,甚麼人不發聲,那就不行了。所以我們需要對他們進行監管,現在這種情況太危險了。

記者:那麼如何打破這些社交媒體巨頭的壟斷呢? 

戈莫特:這根本不難,我們只需在眾議院和參議院通過法案就可以了,我一直也在推動這一點,那就是取消第230條對他們的豁免權。

我們只要把豁免權去掉,他們就沒有這個(編輯用戶內容的)權力了。你知道「鑽石和絲綢」(Diamond & Silk)吧(美國的一對非裔「網紅」姐妹,她們以支持特朗普著稱)?她們說,她們付費提高自己的網絡排名,但是後來發現,她們的信息實際上被壓制了。如果沒有「免責」的話,谷歌的做法在現實世界中就可以構成欺詐。

如果我們去掉了谷歌和YouTube等的豁免權,他們可能會面對集體訴訟,那些像「寶石與絲綢」姐妹這樣被欺詐的用戶就會起訴他們,這些用戶給谷歌付了錢,但是得到的服務卻正好相反。

上次我見到「寶石與絲綢」姐妹,問她們現在情況如何,她們說,「哦,現在我們只要提到特朗普總統的時候,就要花了好幾個小時試圖證明自己不是俄羅斯機械人,我們必須回答所有這些問題,才能保持在線狀態。」所以現在谷歌變得非常離譜,從起初是一個很好的幫助搜索信息的平台,變為現在可以用操縱選舉的壟斷者。

記者:讓我想起羅伯特‧愛潑斯坦(Robert Epstein)的研究結果,即通過一些電腦程式,可以巧妙地操縱搜索引擎的結果。(註:美國心理學家 Robert Epstein提出,指出Google的搜尋方式可能影響美國總統的選舉結果)對於那些想觀看「真相工程」影片的人來說,你可以在《大紀元》網站上觀看。

戈莫特:既然YouTube已經刪除,我們為了確保人們能夠獲得準確的信息,也把這個影片放到我們的網站上,和我的推特(@replouiegohmert)上。人們需要看看這個25分鐘的影片,人們需要知道(谷歌企圖操作選舉)的真相,而谷歌和YouTube無法將其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