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逢九必亂」令中共驚恐,近期一口氣撤了4部暑期檔電影,當各方猜測北京敏感時期會排「紅宣電影」時,卻傳來放映荷里活大片《蜘蛛俠》補空檔的消息,讓外界驚詫。

《蜘蛛俠-英雄遠征》(Spiderman:Far From Home)6月28日在中國大陸公映,首個周末,票房近一億美元,創下驚人的票房佳績。

美國媒體分析,主要原因是,本來可以跟《蜘蛛俠》一拼票房高低的中國大片《八佰》被中共宣傳部槍斃,從上海國際電影節及暑期電影檔被撤下。

「這就給了荷里活大片一個機會。」南加州大學政治學教授駱思典(Stanley Rosen)告訴《美國之音》,「當你把自己的大片撤下後,唯一留下的就是荷里活大片了。」

四部暑期檔電影突然撤檔

近期,中國已撤掉了4部暑期檔電影。

7月15日,電影《刀背藏身》官方微博帳號發佈消息稱,「由於市場原因」,取消原定19日的公映安排。這部電影由徐浩峰編劇及導演,時代背景是對日抗戰,從1933年長城會戰(1933年日滿勢力向關內擴張,圍繞長城一線發生的數場戰役)中的「長城刀法」展開愛恨糾葛。

7月5日,電影《小小的願望》傳出撤檔消息。「由於製作原因無法在7月18日上映,具體上映日期將延期再定。」該片原名《偉大的願望》,翻拍自南韓同名電影,講述18歲男生高遠因身患絕症時日無多,好友得知噩耗後決定幫他圓夢的故事。

6月25日,原定於7月5日公映、由管虎執導,講述國軍進行四行倉庫保衛戰的戰爭題材片《八佰》也正式宣佈撤檔。「八佰」講述八百壯士堅守上海四行倉庫,表現國民黨英勇抗戰。

6月24日《少年的你》,在原定上映日期前三天撤檔。該片本是暑期檔青春題材的重點影片,由金馬影后周冬雨和人氣偶像易烊千璽主演。

至於都是甚麼原因撤檔,外界不得而知,多是猜測:《八百》多次出現國民黨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少年的你》因內容涉及高考制度和校園霸凌?或者「你懂的」原因撤檔?

不少網民在相關新聞下方留言,熱烈討論這幾部遭撤檔的影片,感嘆「想看的都撤了」。

今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中共在言論和創作管制上更加嚴格。上述電影已經通過了一定的審查,或拿到龍標(公映許可證),但又突然取消公映。分析認為,自年初起,網絡廣傳「逢九必亂」,一連串的敏感日,中共官方風聲鶴唳,網民表示,暑期檔也變得「兵荒馬亂」了?

中共的控制已嚴厲到不可理喻

中共的控制已經嚴厲到不可理喻的地步,南加州大學美中學院院長杜克雷(Clayton Dube)對《美國之音》說,北京鞏固對媒體、電影電視業的控制,將其置於黨的直接領導之下。

中共也認為現在是最敏感時刻,杜克雷說,經濟放緩、貿易戰、一系列紀念日——五四100周年、六四鎮壓30周年,最重要的是建政70周年。中共的控制已經嚴厲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今年2月到4月,三部參加柏林和康城影展的中國電影以「技術原因」撤展,其中包括張藝謀的文革故事片《一秒》2月從柏林電影節退展。

《荷里活報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7月16日說,中共當局的內容審查使中國電影票房市場更加惡化,「中國電影市場正在經歷十多年來最大的跌落,但是北京的電影監管人員明確表示,他們另有當務之急。」

自從去年,中國電影審批權從國務院下屬的廣播電影電視部轉移到中共宣傳部後,改變了過去暑期檔電影「只放國片不放外片」的做法,讓《蜘蛛俠》這類電影大舉進入中國院線放映。

中宣部的帳究竟是怎麼算的?

《美國之音》質疑,抵制西方意識形態滲透是中共嚴控中國社會的重要方面,允許荷里活大片在中國夏季電影市場賺得不亦樂乎,是因為荷里活大片不再具有西方意識形態特徵了,還是北京當局另有考慮?中宣部的帳究竟是怎麼算的?

「放行像《蜘蛛俠》這樣確實是非政治性的,而且根本不會影響中國政治的電影,封殺與中共(編造的)歷史不一致的、展現中國1930年代的中國電影。你必須在矛盾中根據『兩害相權取其輕』作決定,那就是取荷里活大片了。」南加大政治學教授駱思典對此回答。

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認為,其實荷里活一直跟北京合作,這跟其政治傾向有關,「所以這個帳不是算經濟帳,而是要算政治帳」。

不過,杜克雷認為:「他們允許荷里活電影進去,是因為他們希望中國電影院有人去看。很多中國電影院債務纏身,他們需要錢還債;中國經濟在放緩,政府仍希望鼓勵消費。」

此外,中共極力想推的「紅宣劇」,自己都知道沒人喜歡,如何賺錢?

2019上半年,大陸至少有50%的影視公司陷入虧損 ,其中很多公司在「寒冬」中步履維艱,業績虧損持續擴大。

「如果廣電部審查還會專業化一點,如果是中宣部審查那是會稀奇古怪,經常會有一些只有他們自己才會明白的政治考慮。」何清漣說,中宣部算的政治帳是「曲裏拐彎的」。

暑期是中國電影市場一年中的黃金票房期之一,「往年暑期檔電影,未必好,但是一定火。可惜,今年的暑期檔電影只能送一首涼涼。」《天天快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