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2009年起發動「大外宣」計劃,當年就投入450億人民幣的資金,企圖在國際間「奪回話語權」。時間過去十年,全球媒體的報道方向逐漸赤化,此現象已引起各國政府嚴重關注。

美國政府今年初強化「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將紅媒從新聞領域剔除,以「外國代理人」為紅媒作定位與監管。台灣緊鄰中國,是中共「大外宣」計劃的重災區,台灣媒體赤化已是台灣民眾無法不正視的一項議題。

台灣立法委員黃國昌與知名的網絡社群紅人「館長」陳之漢,在6月23日發起「拒絕紅色媒體 守護台灣民主」集會活動,訴求企盼台灣政府強化法規管理紅色媒體。據主辦單位「時代力量」黨團統計,這場活動有超過10萬名以上的民眾到場參與,顯示台灣媒體染紅的現象已引起台灣民眾的重視。

該活動的一名參加者林先生對本報記者表示,他的父親長期收看遭赤化的電視媒體,在與父親溝通時,發現他的觀念與價值觀出現轉變,在面對香港反送中或兩岸議題時,想法變得親中共與自私,遺忘了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參加活動的台灣群眾裏,類似林先生的案例不只一例。

台媒赤化加深社會對立 威脅國安

紅色輿論正在逐漸改變台灣社會,轉變台灣民眾的意識形態與新聞工作模式,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發起人及諮議委員胡元輝分析,紅媒持續發展下去,將對台灣造成四種更不利的影響,包括威脅國安、造成社會的對立、破壞媒體生態,以及破壞新聞內部專業制度等。

不利影響一:威脅國安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旗下的記者透露,中共國台辦每天致電他們報社,介入兩岸議題的報道方向,同時他們也有權力干涉報紙首頁的編排。一名中天電視台的記者也表示,中共官員會藉由向駐中台媒記者指定新聞內容和社論立場,影響針對中國的報道。

台灣監管媒體的政府單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表示,對此已啟動行政調查,必要的話,也會依法處理。

胡元輝說,紅媒代表的立場與意識形態,對台灣的國家安全具有威脅,過去被稱為藍媒與綠媒的媒體,雖然在國家認同的問題上具有差異,但這樣的差異仍在台灣的國家安全之下,不會影響國安。但是紅色媒體遵循著中共的立場,這將形成對國家認同的挑戰,對國安的威脅更大。

不利影響二:造成社會對立

胡元輝說,傳達假的事實最大的影響是製造對立與矛盾,民主國家的運作機制裏,能讓人民間競爭,尚有遊戲規則可加以制衡。但這樣的媒體刻意拉大社會的縫隙,加深族群間的對立與矛盾,並讓這樣的衝突升高至無法控制的地步。

胡元輝說,「紅媒傳遞中共的意識形態是嚴重的問題,但更嚴重的是達到讓社會無法達成基本的運作共識,這將破壞社會運作的模式。」

不利影響三:破壞媒體生態

胡元輝說,被閱聽人稱為「紅媒」者,常有混淆事實與虛構事實的狀態。這樣的媒體已把媒體傳遞事實、揭露真相的基本職責拋棄了。紅媒可以因為意識形態的左右、受親中立場的影響,棄真實狀況於不顧。這將讓媒體的運作章法大亂,紅媒如果漸漸地失去堅守第四權的責任,也會影響到其它媒體,對新聞生態的傷害相當大。

不利影響四:破壞新聞內部專業制度

胡元輝說,紅媒不只迷惑外部的閱聽人,在新聞界內部也造成相當大的衝擊。新聞內部具有一定的新聞自主,具不同程度的自主空間。但紅媒的運作是在經營者的一聲令下,所有新聞從業人員得接受其指令處理新聞,尤其媒體老闆將媒體當作中共的宣傳工具時,強制要求記者寫出與事實不符的報道,這將把媒體內部、專業新聞的最低底線給破壞掉。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說,台灣需要有更多民眾,去認識中共銳實力對全球普世價值的傷害。中共持續在摧毀人性的善良面,破壞傳統文化與價值觀,媒體因遭到中共控制,不對真相進行更多的報道,選擇沉默或是曲解事實,那社會將面臨可怕的處境,「(對)自由(的)最大危害是善良人的沉默。」

目前台灣法規與相關研究對紅色媒體仍沒有明確的監管標準與定義。那麼又該以甚麼標準判定、檢視媒體染紅與否?

辨別媒體是否被染紅 可從三方面檢視

可以從三個面向觀察,包括報道內容自我審查;不報道中共負面新聞;壓制報道內容及負面解讀與中共立場相左的人與事物等。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發起人及諮議委員胡元輝說,「媒體之所以被用顏色稱呼,是因為該媒體已代表強烈的立場,具有鮮明的意識形態。」台灣社會稱報道立場較傾民進黨的媒體為綠色媒體,稱親國民黨的媒體為藍色媒體。而紅色媒體泛指立場親中共的媒體。

紅色媒體在台灣相關監管法規上,沒有被明確的定義。其實,紅媒並不難被辨別,可透過該媒體報道時的公正與客觀性,以及面對中共敏感議題時,包括:法輪功、六四事件、香港反送中事件等,看其報道角度是否與中共立場一致,加以判斷其立場是否傾向中共、是否屬於紅色媒體。

報道自我審查

中共滲透台灣傳媒界,而疑遭到赤化的媒體最被人們熟知的特殊現象之一是「自我審查」,這樣的媒體在報道時,常避開特定敏感字詞,或是有意地進行字詞轉換,目的是轉變觀眾的意識形態。

資深媒體人、長期應邀擔任電視節目財經評論員的徐嶔煌,接受本報採訪時透露,台灣部份電視台確實存在自我審查的現象,在兩岸新聞的處理上,有電視台會自動將「中國」轉換成「大陸」。這已傳達出在兩岸議題上的立場是沒有中國與台灣之分,意即不存在國家與國家間的對等區別,而是台灣跟大陸的地區上的區別。

徐嶔煌說,「多數台灣人認為台灣應該是獨立存在的政體,並不想被中共統一,但在台灣這樣的媒體環境下,許多媒體人感到相當的無奈,他們的新聞必須符合公司的方向,所以要自我審查新聞題目,尤其是在處理兩岸議題時,這樣的現象特別明顯。」

不報道中共的負面新聞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表示,中共從沒想過平衡報道,其所滲透的媒體也有這樣的狀態,只要是與中共相關的負面新聞,紅媒幾乎不會報道,甚至是反面報道。她舉例,今年6月底百萬港民走上街頭遊行,抗議香港政府的《送中條例》修訂,該事件備受全球各大主流媒體重視,但在台灣,與中共關係相當密切的特定媒體,對相關新聞卻全無報道。

具親中共立場的媒體,在節目製作的方向上,也要求避開特定議題。徐嶔煌說,去年中共十九大時,幾個立場被視為與中共親善的媒體,幾乎都收到關切,被要求不可報道十九大的內幕。另外,2015年中國的半導體公司紫光要併購台灣的科技公司聯發科,該併購案被視為具有犧牲台灣的國家利益的疑慮,許多台灣人並不贊成,但有電視台要求節目評論員,不能談論這項當時影響台灣經濟的關鍵議題。

他也透露,「台灣的部份談話節目甚至會主動要求媒體人,正面去談論中國的高鐵、發明等議題,儘量講中國好的部份。」

徐嶔煌說,「現在的媒體在做談話性節目時,對岸(中共)已可以介入關切談論的主題,可以嚴重干預節目取向,這樣的現象日復一日地在台灣真實上演,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有這樣的現象令人匪夷所思。」

壓制報道內容和負面解讀反共人士

張錦華表示,部份立場鮮明的紅媒,在報道時會對不利於中共的新聞進行負面解讀,以香港民眾抗議《送中條例》修訂的反送中遊行為例,有紅媒稱參加遊行的抗議群眾為暴徒,破壞社會安定。嚴重時,紅媒甚至會對不利中共的新聞進行造謠或嫁禍。紅媒處理法輪功議題時就有這樣的現象,紅媒對法輪功新聞幾乎選擇不報道,但一報道便會以全面污衊化的報道角度去詮釋。#